否决政改方案之后香港的民主运动将会翻开新的一页。我们要做的是看清全局,再作总结和检讨以便定订今后的行动方向。本篇首先观察中共中央和中联办地下党的动向。

政改表决一役让我察觉到中联办地下工委三个重要党支部的实情,这就是民建联支部、工联会支部和港府支部。本应同属地下党所领导的三个支部一直以来对梁振英上台当特首本已相当不满,对他的执政能力和处事方式时有公开的批评。这次表决事件更暴露三支部各自为政,表功争宠,积怨已深,甚至出现泄密内鬼的大丑闻。一般来说,党支部党员只会直线听命于地下党派出的上级领导的指示没有横向联系,所有协调工作均由上级领导负责。三个支部可能是同一领导人,也可能由二或三人分别领导。这一幕可看到的,是谭耀宗,叶国谦不是曾钰成,陈婉娴的直接领导人,曾、陈临场又没有收到领导人的协调指示,便自行决定行动,不听谭、叶的指挥,不卖他们的账。早前黄国健,王国兴,叶国谦,马逢国及蒋丽云在立法会答问大会上先后向曾钰成提出规程问题,要求曾主席严格执行裁决,引致曾钰成当场发火严厉斥责:“我是负责按议事规则主持会议,不需要大家再提醒规程问题,大家在电视机前面还表现不够吗?”他们互相攻击已经白热化,公开化。所有件事充份看到中联办主任,地下党工委书记张晓明领导不力,无法摆平党内矛盾,也看到中共仍然把党员藏在香港地下的荒谬之处。香港回归之后,笔者一直呼吁中共中央应让地下党浮出水面,注册成为合法政党,明枪明刀全面执政管治香港,不要再用民建联来遮遮掩掩。事件的发生,说明我的意见是相当正确的。

事件中,田北辰责备留下投票的议员无责任意识,即留下是错,田北俊覆述中联办官员赞好,即留下是对。叶刘淑仪为跟了大队而哭,即是跟大队是错。陈婉娴为没跟大队而哭,即是跟大队是对没跟大队是错。笔者有此一问:如果站在共产党的立场,究竟留下投支持票的八人做得对?还是跟大队离场做得对?事关重大将会影响选情,张晓明没有表态,不敢表态也没有资格表态,只能采取模糊对错,以安抚人心为重的对策应付,以便稳定大局。这样下去地下党内矛盾不会解决,中共一定要有一个说法,否则不能服众。

中共常常想象阶级敌人,外国势力的破坏,办事一向严密计划不容疏漏,定要百份百保证,08年奥运天衣无缝的筹划是一个好例子。因此,对中共来说表决甩辘和短讯泄密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不会不处理。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与港府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握手的视频,我看了五、六次之多,觉得与当年江泽民寻找董建华握手极其相似,只是这次不用众里寻他。习近平一踏进会议厅已面向曾俊华先伸出手来,让我感觉他是预先安排了这个握手的动作不是临时巧遇的应酬,而且只握一人便直接走去他的坐位再没有和别人握手,好像完成一个任务似的。这是耐人寻味的。我预测中央会有大动作。

香港许多评论认为这是历史重演,曾俊华将会是2017年被中共钦点的特首候选人,但笔者却另有想法。中联办科长曾说:“有些职位是要党员去做的”,试问特首这职位要不要党员去做?当然是肯定的。自从中共几经艰苦设计布局才捧出一个党员特首,近三年来尝到自己人做特首的无数好处,以后必定要自己党员当特首不会改变,除非大形势有所变化,才会改变政策。这是中共达致全面管治香港的重要体现,比三年前大进一步,若然再回用前朝高官或统战对像就意味着中共的退让妥协,时至今天我未曾看到中共有妥协的趋向。这次政改一役争持得如此厉害理由在此。曾俊华不是党员不会被钦点,加上年龄健康情况,他想做特首的意欲也不高。

然则,这个“习握手”又如何解释?我的推想是:梁振英气数已尽快下台,中央打算由曾俊华像曾荫权那样补上暂代余下任期以求平息民怨,争取时间整顿队伍重新布署2017年特首选举的人选。也许,等待梁振英上京,李慧琼率领民建联队伍上京面圣之后,一切答案自有分晓。

(下回继续)
2015年7月7日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