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主席没文化,网站上面把诗发,得了差评砸电脑,还想敲诈九万八!

“文联主席”这个陈腐的旧词能够回光返照,要感谢这起疑似策划的网络事件:7月4日,湖南耒阳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熊艾春因自己的作品遭网友差评,而到当地耒阳社区网站砸坏了一台办公电脑,并留下“熊艾春怒砸社区电脑”的字条。熊主席写字条时把“怒”字写成了“恕”,还问对方“砸”字怎么写。也是醉了。

对于网站负责人提出赔偿损毁电脑的要求,熊艾春回答,“你的电脑只有2000元,你网站发出了对我名誉有损毁的内容,要赔偿我10万元,扣除那个2000元,你再补我98000元。”于是网民也写了首“诗”:文联主席没文化,网站上面把诗发,得了差评砸电脑,还想敲诈九万八!

由于这个事情集中了太多槽点、戏剧性超强,一上网就是头条。我承认,当“文联”映入眼帘的时候,仿佛穿越到了上个世纪,我闻到了历史和泥土的味道,于是立刻脑补了一下电影《黄金时代》中有关萧军和萧红那贫病的生活场景。所以当熊主席带着历史的泥巴穿越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他一定是惊呆了:我贵为文联主席,你们居然敢给我差评,你们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想必大家也是见识了熊主席的文采了。比如“今日高兴洗脚后,明日健步去爬山”之类。说啥好呢,在网上看见这种“诗”,想言辞不激烈也是比蜀道还难啊。虽说烂诗污辱了诗歌,但也要承认,烂诗也是有生存权的,人人都有意淫诗歌的权利。写烂诗是需要勇气的,晒烂诗尤其如此。历史上很多处在权力巅峰的帝王将相也有附庸风雅的一面,他们的烂诗那也海了去了,其在位时,满朝文武的点赞那也疯狂,这种“风雅”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嗯,风雅是有比权力更迷人的地方。

据转述,熊说“网站工作人员骂我神经病,才摔电脑”。据说现场的对话是这样的:工作人员问他“为何摔东西”,熊回答说“你骂我神经病”。熊主席是不是“神经病”?据说熊疑因工作压力大,文联要举办全国文学大奖赛,因为缺钱,熊主席很捉急,以至于精神亢奋和躁狂,目前熊艾春已前往长沙某医院进行封闭式治疗。熊的妻子说,他“患有躁狂症,这属于精神病的一种”。

在中国,“神经病”有两种,一是骂辞,一是疾病,骂辞能引起冲突,疾病有时能避免惩罚。

就这令人捉急的智商和情商,组织上说他是神经病恐怕是给予了不少关怀了。然而连神经病都能当文联主席,让人情何以堪?而神经病都能当主席的文联,如今看来也是一个活化石了。不过话说回来,人们以为文联主席理所应当会写诗文,那恐怕也是误解。有些文联主席一旦上位之后,也同样产生了某种神经质般的错觉,认为自己随便吐点什么都是象牙。其实吧,文联主席在地方上就是个官职,或者是官员被边缘化之后的一个去处,跟文艺什么的并无关系。他的一位同事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熊艾春“平时不怎么写诗,他是学农出身。”熊艾春此前任耒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后转任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成了正科级干部。组织上任命他当文联主席,并没有真的指望他繁荣文艺。所以,网民们一厢情愿地以为他就该是个文人雅士,不也是醉了吗?

观其口水作品和率性行为,熊主席固然不是什么好“诗人”,恐怕也不是个好干部。不过,他倒没有说要关掉这家网站,吊销网站的营业执照,追诉网站寻衅滋事啊诽谤啊啥的——你知道这样的事情那也多了。熊主席只是砸了电脑,并没有拔掉网线,所以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似乎没有动用公权力去报私仇。但是,丝毫没把常识和法律放在眼里的肉身“维权”,也堪称路漫漫其修远,效果不咋地,网上的差评恐怕还是没有抹掉。麻烦的是,一经媒体报道,天哪,差评更加多了,电脑已经是砸不尽了。

俱往矣,祝熊主席休假快乐。不许笑,再笑连你也砸。

来源:团结湖参考Talkpark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