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主席写诗,还属于勤于本份的好干部。只是在文联那一亩三分地上,他就是皇帝,没有人告诉他,你那诗不叫诗,就是垃圾。说不定还有人捧,说他比李白也不差。于是,就出来显摆,于是,就出事了。

新鲜事儿年年有,今年也不少。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在本地网站上晒了若干首自己做的诗,遭遇网友恶评,他觉得是网站搞的鬼,于是,带领几个人怒砸网站。砸完了,还留下一个字条,上面写着:“熊艾春恕灿社区电脑。2015年7月3日熊艾春。”(标点符号,是笔者加的)“灿”字后来又划掉了,因为他问了网站的工作人员,“砸”字怎么写,人家告诉他了,遂改成了“砸”。八个字的便条,错别字从两个,减少了到了一个,只把“怒”,错成了“恕”,但怒气和胆气,真的都相当的大。

砸人家电脑,连砸字都不会写的人,居然还写诗,写诗也就罢了,还有勇气发表,发表了之后,读者给了差评,就敢砸网站。如果这事儿,是一个山沟里不怎么识字的痞子干的,倒也就罢了,没想到,居然是文联主席。刚刚在手机上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文盲联合会主席呢?回到家一查,没有这样的联合会。只有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简称文联,从上面的全国文联,到下面各省市县的分支。这位老兄,就是耒阳市正牌的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正科级干部。

报道这个消息的媒体,不厌其烦地把这位老兄的诗作,刊登了一堆,附在报道后面。有人说,看了之后,要吐。我没这感觉,看了以后,只想笑,而且是狂笑。文革的时候,江青弄出一个小靳庄农民写诗的典型,那儿的诗,都比他强一万倍。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写做鬼也幸福,人家毕竟还知道个词牌叫“江城子”,长短比划起来,跟词牌是一样的。可熊主席写的是什么东西呢?如果这也叫诗,那小时候隔壁老王的儿子,吃饱了在村头唱的,某某某,大傻瓜,被窝里吃,被窝里拉。肯定是也诗,至少,人家还押韵,而熊主席的诗,连韵都没有。本打算也录几首在下面,转念一想,读者不见得都有我这般好胃口,万一看了之后,真的大吐特吐,吐出胆汁来,影响人民群众身体健康,还是算了吧。有胆量的,新闻摆在哪儿,自己看。

读罢这段新闻,真的不能不佩服这位文联主席的胆气。天下的官儿那么多,你干嘛要做文联主席呢?当了主席也就罢了,干嘛还要写诗,写了诗,自己关门欣赏,或者抄出来分赠友好也就罢了,非要发表,发表之后,还不许读者给差评,见了差评,认定不是读者的事儿(这样的好诗,人民群众一定喜欢),肯定是网站搞鬼,于是怒砸网站,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写下字条认账。就像当年的武二郎,杀完人之后,写上,杀人者,打虎武松是也。

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能有这样的胆儿吗?反过来说,一个精神病人,又怎么可能做上文联主席呢?天底下自我感觉好的人很多,但是,明明是文盲,却偏偏自我感觉是文豪的,估计不会太多。熊主席,就是一个。

其实,耒阳出一个熊主席,不算出丑。像文联、作协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地方上安置干部的。省里的,就是厅级,低级市的,就是处级,像耒阳这样县级市的,就是科级。管你是谁,识字不识字,需要安置,这些岗位,就是安置的好去处。有级别,没事干。熊主席写诗,还属于勤于本份的好干部。只是在文联那一亩三分地上,他就是皇帝,没有人告诉他,你那诗不叫诗,就是垃圾。说不定还有人捧,说他比李白也不差。于是,就出来显摆,于是,就出事了。

一个县级市的文联主席,报纸也得罪得起,于是,全国人民就都知道了。

来源:大千世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