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声音 《你可曾听到人民的声音》,是电影《悲惨世界》的主题曲,这首追寻自由颇具反抗精神的歌曲在这国曾火了一段时间,不少人纷纷学唱,在关注拐卖儿童这件事上,他们也发出了‌‌‌‌“人民的声音‌‌‌‌”,不是在广场,不是在大会堂,是在微信朋友圈,不过都演绎成了《你可曾听到人民的呻吟》,不是无病呻吟,是有病呻吟,他们觉得在微信朋友圈整齐划一的发声,呼吁政府判人贩子死刑,就不会再有贩卖儿童的情况出现了,这种想法用一位长者的话说就是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无数例子证明死刑是没用的,抓了那么多贪官枪毙,依然还有那么多贪官,刘胡兰也曾说过:共产党员是抓不完的。拿你身边的例子来说,每年夏天都有大量的小龙虾被判死刑,麻辣死,椒盐死,五香死,但每年夏天都还有那么多小龙虾。

在国产抗战剧风行之前,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港台影视作品,其中有不少作品都曾教给我们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喊破喉咙也没用。剧情是这样的:皇帝微服私访,来到了最能真实反映底层民众疾苦的地方:青楼,青楼里有一绝色女子,皇帝见了这女子皇恩开始浩荡,决定深入裙中交流一番,女子坚贞不屈大喊:‌‌‌‌“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皇帝贱贱地说:‌‌‌‌“你喊呀,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用‌‌‌‌”,有些剧集的编剧更过分,还多了一句台词:你喊得越大声,我越兴奋。是啊,看你们在朋友圈呼吁得越起劲,我也越兴奋。这时是不是该有‌‌‌‌“人民‌‌‌‌”出来质问我了:你还有人性吗?你难道没有孩子吗?得知我没有孩子后,‌‌‌‌“人民‌‌‌‌”应该说:你这样的人怎么能生出孩子;要是我有孩子他们又会说:早晚有一天你的孩子也会被人贩子抓走。我真的很痛心,也很不明白,为什么经常合掌、点蜡烛、祈愿、祝福、爱说‌‌‌‌“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痛苦‌‌‌‌”的‌‌‌‌“人民‌‌‌‌”会这么恶狠狠,为什么这么深爱孩子的‌‌‌‌“人民‌‌‌‌”会允许自己的孩子整天生活在雾霾中和权力的阴影下。

有一种爱叫秀恩爱,刷存在。我以前以为这只是成年人之间的把戏,现在‌‌‌‌“爱孩子‌‌‌‌”也被成年人当成刷存在的工具了,发个朋友圈呼吁判人贩子死刑,搞得好像很爱孩子一样,就像以前给农业户口划出几个重点大学的名额,搞得好像政府很重视农村教育一样;公安部打拐办陈主任在微博上转发打拐信息,搞得好像打拐很尽力一样;法学专家纷纷解读为什么不能判人贩子死刑,搞得好像有人要听取民意一样;学者们在网上呼吁废除死刑,搞得好像法治春天已经来临了一样。贺卫方老师说‌‌‌‌“为什么我坚持要废除死刑,越是司法不独立的地方,越应该先废除死刑。因为司法不独立就意味着司法会受到各种力量的干预……‌‌‌‌”,非常理解贺老师的用心良苦和难言之隐,只是我觉得越是司法不独立的地方,越是应该先废除干扰司法独立的力量吧。

有人说朋友圈呼吁判处人贩死刑是‌‌‌‌“多数人的暴政‌‌‌‌”,还担心‌‌‌‌“二次文革‌‌‌‌”的到来,这就跟太监担心自己会让宫女怀孕一样可笑,没有背后的权力做支撑,你以为那些‌‌‌‌“革命小将‌‌‌‌”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况且,所谓的多数人暴政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会产生。担心狗咬人没问题,但更应该注意的是牵狗绳的那个人。那些呼吁判死狂热的刷着朋友圈的人,那些认真地解释为什么不能判死刑的人,其实他们都是坐在一张桌子上的人,一群衣衫褴褛几天没有吃饭的人,他们一本正经地坐在饭桌前讨论为什么吃炸鸡腿是不健康的。

读到这是不是有一种虚无感?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总有一种无力感,对于这片土地上每天都在受着伤害的儿童,我们得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能理解你们那种‌‌‌‌“总得做点什么‌‌‌‌”的心情,只是千万别夸大自己的作用。关于该怎么做,有很多人应该都看到了朋友圈那篇‌‌‌‌“当一名儿童在美国失踪‌‌‌‌”的文章,三名不幸的失踪儿童,使美国出台了《失踪儿童法案》,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解决儿童失踪问题的轨道,其影响之深远,从一组数字便可以看出:‌‌‌‌“1990年时,全美只有62%的失踪儿童可以被找回,而如今,这一比例已经变为97.7%‌‌‌‌”,当然,法案我们也可以出台,你需要几个我出台几个,只是到了执行层面……,文章中有两句话挺棒,‌‌‌‌“先贤虽并没有为美国社会构建万无一失的制度体系,却留下了更宝贵的、可简称为‌‌‌‌”危机-反思-进步‌‌‌‌“的自体更新模式。‌‌‌‌”,还有一句是‌‌‌‌“一个能发射航天飞机并让它回到地球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为失踪儿童设立的信息搜集和服务中心?‌‌‌‌”,思考一下,如果你有时间和脑力的话。这个文章中还有一句话我是持反对意见的,‌‌‌‌“记住,你的参与能改变一切‌‌‌‌”!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有些时候不仅仅你的呼吁改变不了任何东西,连你的参与也改变不了,有些时候被改变的只是你自己:三聚氰胺毒奶粉案件赵连海参与了,被抓;教育平权事件许志永参与了,被抓。

这国对于官员的管教可谓严厉,不仅有国法有党纪还有抑郁症,但依然遍地是违法的官员,不是法纪不够震慑,而是没有人去执行,换句话说,即便如了你的意,贩卖儿童要判死刑,可没人去抓人贩子,然并卵,要是抓人贩子的力度像监管网络言论那么强的话,我想即便是判人贩子半年不准刷朋友圈也足以震慑他们了。还记得‌‌‌‌“邵氏孤儿‌‌‌‌”吗?湖南邵阳计生部门为收取社会抚养费,将‌‌‌‌“非法‌‌‌‌”婴幼儿强行抱走,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并与人贩子互相勾结,收买婴幼儿,并将其变为‌‌‌‌“弃婴‌‌‌‌”,送入涉外收养渠道,从中牟利。计生部门变成了人贩子,这是典型的吃纳税人的饭,砸纳税人的锅,还卖纳税人的孩子。问题出在哪?该怎么解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只是当我们真的要往下谈时,你又该说我只会把责任推给政府了,所以我知道,说再多,然并屌。

买卖孩子,肯定不是因为爱,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也不存在‌‌‌‌“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计划生育、社会养老、社会收养等才是贩卖儿童背后的提线。我知道,一说到这你就感觉很难理解了,感到枯燥无聊了,也感到不适合抒情了,而且晚上你还有饭局赶时间,于是就默默地点了右下角的‌‌‌‌“举报‌‌‌‌”按钮。

来源:博谈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