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黔明这是鲍黔明老师,我的恩师,但不幸的是他几天前因病去世……

1986年的春天,中央戏剧学院非常偶然的在重庆设考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在超龄、无专业背景的情况下给中戏教务处写了一封自荐信,罗列自己的几条过人之处,希望中戏网开一面能让我参加这次在家门口的考试。中戏善意十足,破例答应了我的报考要求。

我当时填写的报考专业是戏剧文学系,觉得当了几天记者还是会舞文弄墨。

考试地点设在市少年宫,到场一看,考生几乎全部来自附近省、市的专业团体,那架势让我在初试之后,差点连去看复试名单榜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我进入了复试。在复试的说明会上,我的几句言辞引起了鲍老师的注意,在接下去的专业考试中我可能发挥正常,鲍老师找到我,问:你怎么不报考导演系?我回答那活儿咱真的不会玩呀。鲍老师鼓励我说,你行的。并立即叫我改报导演系。最后的故事是我经过全国统考,被中戏

导演系录取。而据小道消息说,如果我坚持考文学系,估计专业分数不够。

所以说鲍老师是发现我有导演天赋的人,那次去北京读书,也成为我人生重要的拐点之一。

随后的校园生活中,我与鲍老师之间也有过很多故事,现在回想起来确笑意全无。去年7月,一同学告诉我鲍老师的电话号码,说有时间可以联系。我想了想,无聊地把我与鲍老师通话可能谈及的内容、双方语气都设计出来了,而那样的交流又不是我所希望得到的,就草率的决定暂时不打这个电话。于是暂时就突变成永恒,心痛的感觉就涌了上来。

什么都不说了。鲍老师,一路走好!

——————————————–

鲍黔明(1940-02-28~2015-07-27)——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士生导师、导演系前主任,中国话剧研究会理事,曾荣获话剧研究会导演金狮奖。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