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黑蛋也打来了电话,问这些货弄啥名堂?

猫娃说他们闲得蛋疼,来这里玩儿呐。在别墅里卖服装,已经好几天了,村子里连个问价的也没。

黑蛋觉得事情太蹊跷,在电话也咕哝了那句话,是让狗又日了一回?在咱村儿能卖名牌时装?

而那些有钱人盖了别墅全租了出去的村民们,纷纷打来电话,让猫娃把合同藏紧,拿到手的钱,不能让人家再反悔,退钱的话题坚决不接受,也坚决不行。

猫娃也说,那不可能。退钱,除非把我拉出去枪毙。咱咬死了也不给。再说了是在咱村的地盘上,这事儿不可能发生。

但是一周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在一个双休日。村里突然来了十来辆小车。小车的主人们下了车便直奔别墅中买时装了。

猫娃也跟着去看,发现那些经营服装的浙江人个个一脸的鬼鬼祟祟,和搞价的买服装的人全是悄声说话。

再之后猫娃便见到了买卖极快成交。

有从小车里下来的高雅女士,见了时装且全是世界名牌,一件一件地挑选,试穿,之后便一人提溜了好几个时装袋子,直接上了小车。

猫娃觉得出了鬼,真有城里人开车跑这么远来买时装,西安城难道这些时装还少?遍地全是!

那这些人脑子进水了?开车跑这么远买时装?

他把情况给黑蛋及几个租了别墅的有钱人乡亲们便汇报了,说真有人开车来买服装,一买就是好几个手提袋子,手提袋子漂亮得不行,成交量一天下来不小啊?

黑蛋有些斩钉截铁地说,那不可能!猫娃你编瞎话,买时装?咱村儿能出世界名牌时装?那真格是让狗日了!

猫娃说,黑蛋哥,黑哥呀,你要不信你回来看看?抽个闲空儿回来一趟?

黑蛋说他忙完了一个工程,他一准回去看看,出了鬼了!

但是黑蛋没有忙完他的工程,他竟然回村了。他把那几处租了别墅的有钱村民们全叫回来了,说上当受骗又一回!也不对,是人家浙江人给咱们上了一堂大课呀乡亲们!

几人摆了酒席,边吃边听黑蛋说,黑蛋说,咱村在省城的浙江村里出了大名气,是贼村啦!人家在批发市场贴了无数小广告,说咱村是偷时装偷世界名牌时装的专业村,一个村子的人全是贼,神偷神贼啊!让广大喜爱世界名牌时装的人士,来村里看一下,会吓着你的!还有几句广告导语,是神偷神贼,只偷世界名牌,价格便宜得吓人,给钱就卖!

几人听了个个惊呆。

黑蛋说他是听说的,不信。但是去了那个极大的批发市场,才发现这样的小广告满了,假话说十遍就成了真话,真话再说十遍就成了神话,对不对?这他妈的,是个炒作的点子,咱村的时装全是浙江人生产的,他们在城里的生意不好做,他们想到了这个策划?我操,不是人家让狗日了,是咱们这些人让狗日了!人家这一个点子,可以让村民们暴富!

猫娃听了也傻了,说咱村成了贼村,个个是贼?还是神偷神贼?那不是毁了村子的名声?

黑蛋说猫娃你还太嫩,扯鸡巴蛋去,咱村子的名声本来就没有,咱村有名声么?名声只有一个字,穷!穷成怂了!人家这是想了个绝妙的招术挣大钱!得快行动起来,把手上的闲钱全用上,也租了村民们的房子,咱们跟风搭车就挣钱。咱们从浙江人手上批发现货时装,得跟上这趟快车道,老子要回来呀,挣包工头的钱那累死啦,干得全是苦活儿重活儿,我给几个说实话,我干得最累的时候是拉土方,城里只让夜里跑车拉土车,我累成了怂,累成了开着大货车打睏儿睡着了,我曾经有过一天两夜没睡觉的记录,咱挣的全是血汗钱,可人家浙江人挣的是住在别墅里,泡着温泉就把大钱挣下了。

那一顿大酒喝完,这些有钱人便全体行动,把村子里能租下来的老屋全租了下来。

他们联合起来和浙江人谈判,让他们当村民们的后盾,也挣些小钱。

浙江人的一个头儿说,好说,这事情好商量,我们把时装拉过来,给你们底价,你们村民们愿意咋卖是你们的事情。

这个村子不到几个月功夫,成了火爆的一座市场。

贼村的名声越传越广,而城里人全觉得双休日开车来休闲一趟,吃一顿农家乐,买上几件“偷”来的时装,那也不为过。

黑蛋进城干了几年,有了脑子,立即对猫娃下了命令说,收进村儿的门票,少收点儿,是个意思就成。停车费一辆五块钱,随便停不计时。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只要是开车来的人,不在乎一张门票十块钱,更不在乎一辆车停车费五块。用这笔额外收入给村民们办实事。让村民们家家户户买一辆三轮摩托车,大家一块儿发财致富。

黑蛋又去了一趟乡政府,求领导批准他干支书和村长,让猫娃当他的下手,他发誓说,我要带领村民们致富啦。

乡政府便批准了黑蛋的请求。

这个村子一下又红火了起来。

乡政府听说了,一行领导来视察也看了那些浙江人的时装,觉得落了个“贼村”的名声是假的,让这个村子暴富起来是真格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管了。

实际来买时装的人,开车跑了一百多公里,发现这里全是高仿货,但是所谓的高仿货比之真货做工质量并不差。也便觉得比城里买便宜,便全觉得上当受骗也值得。

而浙江人觉得这里的房租人工全便宜,税收只是象征性的,只要能挣钱下货快,能走批量,生意成交量便有些飞快。

而去省城进货的整个大西北的批发商们,也开始注意这里。他们也敢包一辆车来眼儿村大批量进货了。

于是,这个村子火得有些太猛,突然会在双休日来数千人甚至上万人,拥挤不堪地买各类时装品牌服装。

村子里一天的门票钱及停车费就吓人,而黑蛋仍是看不上那些钱,让把那些钱当作村子里的公积金,帮穷人村民们翻盖房子。

黑蛋还干了一件实事,他亲自进城把狗娃的媳妇弄回来了,也让孩子就近去乡上的学校念书。

狗娃的媳妇觉得乡亲们现在能帮乡亲们了,便回来把她屋的别墅也经营了服装批发。她一下活得充实了许多。

再之后这里极快发展到了箱包手表名牌鞋甚至有了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劳力士表英纳格表浪琴表什么的全齐了。名牌化妆品也有了。

而这个村能爆发起来,全在于税收和成本及场地租金全低得可叹。浙江人的生意头脑一下把村民们激活。

而村里的空地也太多。浙江人开始建造组装厂,小型作坊式的加工厂等等。

区上领导也带队来了一趟,发现了“真实”情况之后,也顾自笑。说这个村子是咋日鬼的?啊?它就这么不起眼还距离出山十几公里,但是它总能一夜之间暴富?但是如此的“经验”又真格不能普及。

领导不能普及,商人们敢快速普及。他们迅速把周边的村子也包租下来,周边的村子也发展了服装市场。

而贼村的名声成为远近传播的一个大市场。当人们蜂拥而至来买名牌时装各类便宜品牌货的时候,发现这里全是高仿品,也就嬉笑怒骂地买货,当了段子讲。

这里也有了往整个大西北批量发货的车队,全是大卡车,运输服务他合理,敬业认真的。而如此的车队是黑蛋投入了实力和智慧成立起来的,管理扎实司机全是乡亲们,贷款买一辆大卡车只跑上半年就能收回成本,剩下的运输业务全是赚来的纯利润。乡亲们一下觉得奔小康有指望了。有的卡车是兄弟俩上阵,夜里不休息把车直接运到货主们指定的县城或者是二级城市里。

猫娃迅即成了新的人物。他也开上了小车。他也抽上了极品烟喝极品酒。他天天累得贼死,他一下觉得活得真格滋润了太多。

当工商带队来查假货打击假货的时候,仍有村头的岗哨打个电话只响三声挂断,村里的时装摊子便迅即换上真货,把品牌时装全藏了起来,堆放在锁了的房子里。而锁的房子要塌,外面用石块和木头支撑,墙壁刷了标语是:危房请勿靠近,砸伤了人概不负责。那便谁也不敢靠近了。

黑蛋猫娃两人联手,立即把邻近的村子也租下来了不少房子。

他们联合浙江人开辟着一块儿一块儿阵地。

而如此的行动得到了乡政府的大力扶持,说你们搞,需要资金了,乡政府出面给你们办贷款,贴息贷款,只要让那些贫困村脱贫了,一切好商量。

贼村扩张。成为贼乡?

但是乡政府的领导们,觉得一切全是假的,让山村的村民们富起来吃饱住上好房子穿上时装,那才是真格的。

这个乡的村村刷了一条大标语,全是“发展就是硬道理!”且村村全盖起来牌楼,敬着小平同志的画像。但是有村子在小平同志画像旁边敬了关公,那也有意思。

更为奇怪的是一个村子的牌楼两边,一边敬着毛主席,另一边敬了观音菩萨,那让领导们视察看到之后,有些哭笑不得但也觉得不便批评。

(待续)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