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及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多元互动

对于个人而言,人类的文明史源远流长,奔腾不息。

对于宇宙这一寥廓的时空区间而言,人类的文明进程只如白驹过隙之瞬时。

在这长与短之间,人类文明的思想巅峰,历历在目,屈指数尽。而更多那些让我们景仰的大师,只是在将人类文明的成果点化给我们这些尚在愚顽的肉身。等而下之的制作,是在于将这种感悟与人交流、分享。

我不是说它的作用浅淡,相反,我们有理由认为,正是这种工作,使文明薪火相传。

朋友陈卫先生,为中国社会的转型数囚秦城,其余兹扰,烦难算计。强加于他身上的改造结果,是使他更坚定、沉稳而睿智,是使他对于中国民主化进程,有了更让人信服的理解和表述。奈何述而不著,金埋沙砾,感慨之余,冒昧操笔,作“沙石理论,相容模式——兼及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多元互动”。对于这种鄙俗的“贪污盗窃”行为,首先要坦白而后求原宥。

相邻关系的物质具有相互运动、相互渗透的特点。我们把这种关系和特点的总和叫做相容模式。

这种模式告诉我们:物质之间的相容是绝对的,不相容是相对的。

所谓某物质不相容于另一物质,它包括两层意思:该物质与另一物质因自身结构特点,导致相容的速度低下,数量不大,可以视为不相容;在当下背景(比如温度、速度等),该物质与另一物质几乎不相容,如果条件发生变化,相容即可发生,但在当下背景中,我们也可以说该物质与另一物质不相容。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为有相邻关系的物质、物体建立三种结构模型:

(1)结构:对于容器A,20个B型卵石(下7,中6,上7)是最大容量,5个C容量的容器及其细沙粒不能与20个B型卵石盛入容器A,这时,卵石与细沙粒不相容。

(2)结构:对于容器A,20个B型卵石和5个单位(C容器的容量)的细沙粒是最大容量,这时,卵石与细沙粒相容。

(3)结构:对于容器A,20个B型卵石因第三因素的作用变成20个B*型卵石和2个单位的细沙粒,这时,20个B*型卵石与7个单位的细沙粒相容。

综上所述:卵石与细沙粒因自身的结构和其他特征以及第三因素的作用,存在互动和相容的关系。我们把自然界中物与物之间的这种关系称为“沙石理论,相容模式”。

就社会生活而言,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政治诉求、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利益团体、不同地域和不同性别之间的冲突是相对的,而妥协、互动、相容是普遍而绝对的。

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的梦想一经表述,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壁垒就会成为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如今,白人和黑人的孩子手拉手,还谈情说爱论婚嫁——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墓前跪下,犹太人和日耳曼人成为平等友爱的姊妹兄弟。

我们正张嘴喊“打倒美帝野心狼!”尼克松总统的手却伸过太平洋,周恩来和毛泽东迫不急待地抓住摇过不停……我们的嘴……嘿嘿……

阶级仇恨和阶级斗争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随柏林墙的拆除和苏、东的崩解臭名昭彰,我们告别了冷战的阴森铁幕和核战的无底恐惧。

“敬爱的米洛舍维奇”在追光灯下消失,“亲爱的金正日同志”浮出水面,蜕去他“隐士”的外衣。

阿拉法特仍穿着军装,脑子里打着和平的主意。

萨达姆在开会前对空放枪,而今……

以此而言,“沙石理论,相容模式”在社会生活、社会科学领域同样具有其独特而普遍的意义。

中国传统政治学说中缺少多元、相容的基因。在这种文化系统中,有的只是“君权神授”、“奉天承运”、“家天下”和“替天行道”、“造反有理”、“打土豪分田地”的对立、冲突。出自一个模子的思维——为绝对的权柄和绝对的利益作不共戴天、你死我活的争夺。二十多部史典,载不尽你死我活的杀伐声响和散发不尽被夺去性命者的尸味——疆域无论大小,朝廷无论寿夭,为屠宰人的场地。

鸦片战争前后,异域而异质的文化渗透、吸纳,中国的文化有了新的方向,然后生出“君主立宪”之念,有了“咸与维新”之议,形成“共和”之说,发出“科学和民主”之声。奈何两次世界大战,打翻了欧美文化中囚禁极端专制主义的两只“潘多拉”魔盒,放出“法西斯主义”和“阶级专政、阶级斗争”恶兽妖魅,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罪恶幽灵有尸可借而还魂,并生出三头六臂,颇具空前绝后的杀伤力!

但是,任何一种文化,任何一个人类群体,当他(们)不能自外于世界文明和人类大家庭时,他(们)必然上演多元互动、相容的欢喜剧。

从组织安排的性交到自由的爱恋、合离;

从诛心到因梦获罪到因言治罪到局部的自由言说;

从“打土豪分田地”到“公有财产不可侵犯”至“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到“我们也是人”至“高薪养廉”;

从“人相食”到“温饱”至“一部小康少数香车美宅”;

从“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温良恭俭让”到“马克思主义的异化”至“社会主义人权价值观”;

从蒸发储安平、虐杀张志新到重判魏京生至放逐方励之、王丹、徐文立、王有才境外治病兼关押胡石根、刘贤斌、秦永敏、吴义龙……等人权民运人士和反对党人;

从密谋颠覆到与体制内开明派眉来眼去到承认“江核心”、鼓励“胡温新政”而主张双赢格局;

从“全国山河一片红”到“一国两制、一国良制”到“联邦”、“邦联”的遐想;

从体制内外的二元思维到体制内的多元和体制外的多元的认识飞跃;

……

这不是谁的恩赐!这不是某一种势力唯一局部的努力!

这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全部意义!

和平的人权民主事业已经成为我们人民生活中普遍的事实需要!

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政治述求、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理区域、不同利益团体、不同人权和主权观念的人们,也包括“国际上那些妄图搞和平演变反华仇华贼心不死的敌对势力”,以从未有过的热情和努力,遏制着中共的红色暂时不再如从前的淋淋漓漓和腥气熏人。

多元渐成,互动、相容生出嫩嫩的角。

我们的民族和文化已经走在民主化的道路上。

但……是,“假洋鬼子”“不准革命”的狭窄阴暗心理,阿Q式的革命理想和革命情怀可能复活、泛滥,是“咸与维新”的强力腐蚀剂,对于浸淫过太多太多东、西方专制、集权文化毒液的国度的人们,我们,一直稳妥地走在这道路上还存在一些问题。

新世纪、新世界的脚步响起、近了,感觉已踩在我心上,以“沙石理论,相容模式——兼及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多元互动”,祝福域内域外、狱内狱外、体制内体制外的努力着的人们!

《议报》第208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