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前来报告,说又有官员自杀。

我问:“谁干的?”

王岐山回答:“那个忧郁症干的。”

我当即下达命令:“把忧郁症抓起来。”

王岐山感叹道:“难啊!”

我奇怪:“还有难倒你王岐山的事情?”

王岐山犯愁:“这玩意太抽象,抽象的东西比较难搞。”

我笑了,三个自信忍不住掉下来:“岐山,我们党就是专搞抽象的党。明白吗?”

王岐山理论水平差,茫然摇头。

我得意地:“自毛主席起,革命、解放、人民,是不是抽象?站起来、阶级斗争、现代化,是不是抽象?小平同志改革开放、先富起来、摸石头过河,是不是抽象?我的伟大复兴、中国梦,是不是抽象?我们共产党人就是搞抽象嘛。不搞抽象搞具体,大炼钢铁、亩产万斤,就会露馅。”

王岐山提出反方意见:“三十年改革开放经济腾飞伟大成果,高楼林立,城市发展,外汇储备,赚得盆满钵满,难道还不够具体?”

我幽默应对:“请反方同学注意,给我十年时间,我把那些钱都折腾光。你信不信?”

王岐山大惊:“请正方同学手下留情,留点给我花花。”

(2015/08/08 发表)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