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中央艾未未其它有争议的说法都好解释,基本属于见仁见智,只是在《南德意志报》採访中最后那句——"我没有解决方案,为什么要去谈论问题呢?"太扯,也是自打耳光,把他自己之前所谈的无论什么问题也都否定了,因为如果他真是这么想,开始就会说这话,拒绝在采访中谈他明确表示了无解的那些问题。因此,也难怪外媒的推论是,他不象是个自由的人,毕竟没人相伩他真那么浅薄无知。

不过,艾未未在本质上也只是个艺术家,而艺术的真实和虚构在艺术家的心目中,本来就是非常主观的东东,难以常人的真假标准和逻辑去判断。因此,无论是过去很多人因其表现无畏而把他奉为英雄偶像,还是现在因其回归庸俗而把他斥作懦夫典型,其实都是忽略了他的本质。他在坐牢前的那些无畏言行,其实更大程度上只是一种行为艺术,本来就是真假难分,甚至不可分。总的来说,他可以算是个犬儒的艺术典型,是古典和现代犬儒的混合——既愤世嫉俗,也玩世不恭;只是不同时期在两方面有不同的突出表现而已,被追捧为英雄时以前者形象为主,之前和现在以后者形象突出。

其实,我个人印象最深且最欣赏的,就是那个"挡中央"的造型创意,他以往的其它作品或言行在记忆中早已淡出,现在的言行也没改变什么。这个造型也最能代表他本人的艺术形像,含有很多受众可以自由解读的寓意,但都可以归结为其核心隐喻。我真希望将来什么时候能将此作为一大型塑像树立在天安门广场,取代那个所谓"人民英雄纪念碑"。只是现在其玩世不恭的形象再现,使这种希望的实现变得更渺茫了!

挡中央腾飞不忘挡中央(网络图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