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参与 作者:辛云

temp_15081122012237(参与2015年8月11日讯)参与获悉,8月9日从合肥义城监狱获释的李化平,当天被送到湖南株洲。湖南公民欧彪峰收到李化平发出的信息后,随后见到李化平。

欧彪峰收到李化平的消息:“非常感谢所有的朋友们。为朋友们祷告。8月9日早上4点多,我被拷着双手,由一帮人强行抬出去的。扔到一铁笼子样的囚车里,5个警察押我,12小时后到湖南株洲,下车才打开手拷,期间我一直禁食,也为他们祷告。后来特别困,也没有任何人的联系方式,也无法买到手机卡,因为没证件,身上只有从监狱穿出来的早上涂红的公民衫。。。。我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就睡,昨晚才醒来,联系到我侄子!”

李化平狱中与妻书

temp_15081122016184(按) 这是李化平在2015年元月4日,在合肥第一看守所被羁押期间,写给其远在异国它乡的夫人Loutes的明信片。通过18个月不懈的争取,看守所允许公民李化平给外界写几张明信片。迟致今日,其夫人才读到本信。

Dear Loutes:

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心田;想你时你在脑海………

昨夜又梦见你,梦见欢子。追呀追,怎么也追不上。一路狂奔到机场,过不了安检,牵不到你手。咫尺之遥,怎么也够不着。挥手,你也看不见。唯有背影,渐渐远去…….

伊萨卡的冬天,雪很深,开车需谨慎。冬日寒潮,颈椎还痛吗?阳光明媚的秋日,松鼠跃进厨房,怡然自得。这样的影像,温馨动人…….

“旺仔馒小头”的相片早已收到,张雪忠律师送进来的。雪忠兄一次次跑合肥,帮我买书、替我配眼镜…..吴鹏彬律师、尹春博士、小银姊妹…..这是一串长长的名单。许许多多相识不相识的公民朋友,持续不断的关注我、支持我,为我提供了方方面面的帮助。感谢主,基于对自由的共同向往,我们守望相助。

记忆中的小脚丫,已是阳光青年。时间都去哪儿了?欢崽学业加增,有压力属正常,你可不要跟着急。游泳一直坚持否?钢琴慈善演出继续吗?周日去教堂很幸福,神的恩典够我们用的。欢子愿学医,救助野生动物,算是顺理成章。无论选择什么专业、从事何样职业,都由孩子自己决定。重要的是,秉持“服务、担当、放下”这一理念,“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远离仇恨。

多么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生活在自由的国度:享用安全的食物;呼吸清新的空气;接受正常的教育。而不是被冼脑、被打残智力;而不是被奴役、被制造成奴役他人的工具。“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样的要求算不算高?

“执子之手,与子皆老”与践行“自由、公义、爱”并不矛盾。换句话说:将公民的身份当真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公民,与当一个尽职的老公都只是尽本分,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问题。悲哀的是,在我们热爱的这片苦难土地上,却成了“鱼与熊掌”的关系。这,正是我要改变的。遗憾的是:活了大半辈子,为你、为孩子、为社会,我做得太少、太少……..

513天了,天天和二十几个人一起被关在20平方的监舍里,大部分人只能侧着身子睡;放风的院子才10个平方米,4米的高墙吃掉了大部分阳光;我们并不是天天都放风的…..感谢主,虽然我的身体是不自由的,而我的心却是自由的。读书、研习圣经;锻练身体、每天坚持洗冷水澡(下雪结冰也从不例外哈。)—从去年(2014年)7月18日我第一次开庭那天开始,合肥第一看守所中止了我们所有在押人员的每日生产劳动,这七个月来整日读书,系统恶补宪法学、法理学(聪明的,我记得你说过,监狱是个读书的好地方。监狱我不知道,目前这间看守所算得上。)亲爱的,你最清楚,在学问上我并无跟基,这次算是打了点基础。

祷告的时候,我不住的感谢神,感谢神拣选我这个卑微渺小的罪人。主改变了我,释放了我,让我成了一个新造的人。我坚信: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推进“新公民运动”,就是背起十字架跟从我主耶稣基督。

替我亲亲欢子。告诉她,Dad爱她,灰常灰常滴爱。

愿健康、平安、喜乐与莲莲、欢子同在!

生日快乐。

Yours Li Huaping

01-04-20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