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笔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闻到一些,凭直觉这一场火药味足够窒息日月星辰。本人很少甚至几乎从不去论坛,但我能想像中会是怎样的笔墨硝烟,无论什么原因,我觉得不该这样。

建议各位消除敌意,至少不要人为敌意,我不认为我们同仁中彼此真这么不共戴天。我建议曾经有过的彼此人身攻击(如果可以算人身攻击的话),我真诚希望从现在开始停下,握握手依然是朋友,即便真不能做朋友,起码不要成为敌人。建议各位冷静一下,很多是处世态度和思维方式问题,方式上的问题在华人文化圏中普遍存在,不同见解上升到人格上的对立在精英层面随处都是,否则柏杨先生就不会写《丑陋的中国人了》。

我们的确需要的是改变自己放大他人的缺陷,如果他人真这么问题,阁下敢说自己没问题吗,至少我不敢。我们得承认,我们这一代或二至三代,我们在性格上都是不完整甚至是有重大缺陷的,我们在人格上时不时是公开分裂的,与其放大他人的陋状不如让自己少一点偏激多几分博大和包容,我们需要理性对待不同意见而不是相反,我相信在笔会同仁中不存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我们只能是朋友。
无论如何把一些不同意见推升到对对方人品否定,这样的思维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哪天我写一部《丑陋的中国文人》,不好意思我很不希望在座的各位成为我的灵感源泉,如果是,也请各位不要挥拳,是在座的阁下们成就了我的杰作,或许因为你们,中国文人走上了改邪归正之路。

2015-08-18 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