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纪念谢韬逝世五周年聚餐遭当局阻挠

Share on Google+

谢韬资料图片: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百度百科)

北京知识界数十位学者原打算本周二(8月25日)在市内一处饭店聚餐,遭到市安全局人员阻挠。中央党校退休教授杜光本周五告诉本台,聚餐当天是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的逝世五周年纪念日,聚餐将以纪念谢谢韬为主题。谢老的女儿谢小玲更被官方人员上岗监控。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杜光本周四在海外参与网发文抗议安全部门禁止老人聚餐。文章称,8月25日是我们一些老人原定聚餐的日子。老人们聚在一起,无非是见见面,喝喝茶,聊一会儿天,吃一顿饭,然后握手道别,各自回家。就这么平淡无奇的小事,却遭到安全部门的干涉。几天来,散住各处的许多朋友分别被约谈,被告诫不得参加25日的聚会,有的当天还被上门阻拦;聚餐的饭店被警告不得接待我们就餐,三、四个便衣就地监守。一件合情、合理、合法的小事,却要动员大量警力来干涉、禁止,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给一个起码的说法,反映了某些安全部门目无法纪、肆意横行的野蛮作风。一方面是剥夺我们这些老人的人身自由,连走到一起吃饭的权利都被禁止;另一方面是践踏宪法和法律,以维稳之名,行专政之实,推行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路线。作为被剥夺了聚餐自由的当事人,我对北京市安全部门这种倒行逆施的非法行径,提出强烈的抗议。

杜光本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本周二,他们事先约定的饭店,虽然被取消预定,但仍有约二十多在饭店附近的一家面馆聚餐:“有些事先劝告他们不要来的人,后来他们还是辗转来了,后来我们到了(饭店)附近的一个小面馆,有些人已经走了,剩下的二十来个人谈论一会。原来组织的谢小林被国安带走了。她承诺不开会了。所以有些人就走了。剩下的一些朋友感觉到好不容易来一次,见一次面,还是找一个地方聊天喝茶。大概有二十来个人”。

记者:原计划多少人?
回答:没有什么计划,人多的时候五、六十人,少的时候二、三十人。

杜光说,他们二十来人中,大部分是中青年学者,而在往年,除了冬季,几乎每一个月都会聚餐,但多次遭到禁止。而此次聚餐受阻,估计与“9.3”阅兵有关:“春夏秋三季,每个月见一次面”。

记者:这次是不是主要因为这本书《五年来》?
回答:跟书不一定有关系,因为我们这类聚会多次遭到禁止。特别是有关的友谊饭店,我们原来在那里已经有十多次都在那个饭店,可是突然派出所(跟饭店)说,上面有指令,你们不可以接待他们,已经有五六次。

记者:是不是主题让他们觉得敏感?
回答:我估计与“9.3”阅兵等等有些关系。

杜光说,几年来,他们每次聚会屡受干涉,被迫临时另觅聚会场所;有些参加聚餐的朋友,多次被告诫不得参加。8月25日是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谢韬的逝世五周年纪念日。谢老的女儿谢小玲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经过两三个月的奋战,编印了一本图文并茂的纪念集《五年来》。本想这次聚餐就以纪念谢韬为主题,给大家分发此书,不料却遭遇了有关部门的打压。安全部门三度告诫谢小玲,不许她参加聚餐,她24日晚不得不关掉手机,睡到朋友家里,第二天来到聚餐地点,却见饭店门口站立着四五个便衣,其中就有对她监控已久的安全人员。此人催逼谢小玲回家,她无奈地上了车。

一位未参加聚会的学者称,此次聚餐:“是谢韬的女儿组织的,涉及到她编写的《五年来》这本书,我估计当局禁止他们聚会的缘由之一,至于有哪些老人不清楚”。

杜光称,近期,谢小玲被公安看得很紧:“好像比过去严,她家门口有几个便衣。过去就是预定的饭店不接待就完了,这次她家门口还有四、五个便衣。我们也不是一个组织,就是大家凑在一起聊天”。

杜光表示,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谈到依法治国要“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他不知道十个月来这些承诺有没有落实,落实了多少。对于阻挠他们聚会,请北京市的公安部门就此给一个明确的说法,保证今后的聚会不受安全部门干扰。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申铧

来源:RFA

阅读次数:9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