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阅兵7大阅兵7九三阅兵时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中共首脑, 左起:江泽民, 胡锦涛, 李克强(视频截图)

9月3日,习近平北京大阅兵,招来赞叹也引来骂声,好不热闹,与其比较,总理李克强寂寞得要命,仿佛在纪念抗战70周年的阅兵式上,他仅仅是一个主持人,一 个司仪,一个报幕员,一件摆当,不过,既便如此,还是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嫉妒得要死,他一脸憔悴和愁容,被央视的镜头蜻蜓点水般地掠过,还不如一身骚的曾庆红,于是,前不久弥漫于网上的谎言文字,立即成了笑料,曾几何时,有人发文力挺韩正,声称他将接替股市引导不利的李克强,出任新总理,并列举了不少理 由,但至少目前看,他还是干瞪眼。那么,上海滩怎么了,韩正还能正多久?

按理说,习近平大阅兵,能把老江和老胡捏在一起,一左一右地做自己的陪衬,说明习在眼下,已维持了中南海内部各大派系的平衡,由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 郭伯雄和令计划都被踢出局,各派的裂变有点动摇了统治基础,因此,如此规模的阅兵活动出笼前,中央政治局一定是有共识的,做为政治局委员的韩正,是应当全 力配合的,但狡猾的他,一手玩“踩踏事故”后的“厚黑学”,一手玩股市做空后的“阴阳术”,把习李玩得有苦难言,韩正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皮笑肉不笑地眯眯 着细眼,闪动着狡诈的神情,流露着心底的波澜,他想像着下一步要走的棋子,假如挤走了李克强,他就是新总理了,而“共青团派”恰恰因“小令子”的倒台而势 力挫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于 是,精彩的一幕出现了:9月3日上午10时许,上海老访民郭龙英和胡建国母子,在北京建国门南红绿灯路口,等待了很久,当看见阅兵的前导摩托车队及警车驶 来时,胡肩负四个大包猛然斜穿马路,冲到中间,一边高喊“打倒韩正,沙海林”,一边使劲地抛撒包中的“冤情”传单,未及翻过铁制隔离带,即被6名急奔过来 的警察按倒在马路中间,接着6名武警和二名年长警察将胡建国围在中间,并将其抬离到高架桥下制服。郭龙英则在路边,拿出印有三位亲人的蒙冤照片及标语向路 人展示。公安、武警4部摄像机对着郭龙英,胡建国母子拍摄,并且询问上访原因及诉求,随后被警车送到北京站派出所关押,晚上又被转送至北京南站,据悉,北 京接济中心当天关押上海访民约200人。可见,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功劳有多大。

也许韩正根本不知道郭龙英和胡建国母子,与此事件没有直接联系,但查看以往有关上海访民的报道,不能不是五花八门,连篇累牍,也就是说,韩与此事有间接的联 系。在上海,每月底的周五,访民集体上访国务院、中纪委信访办,投诉、反映、控告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不作为、乱作为,不依法化解老百姓的信访问题, 成了北京街头一景,归纳他们的诉求主题不外乎是“维权”和“反腐”,由于韩正领导的政府官员,借经济开发建设而谋取私利,大搞动迁,不依法补偿,也不认真 做思想工作,任凭各大利益集团公开掠夺老百姓的利益,有的流离失所,有的家破人亡,致使许多人倾家荡产常年上访,这足以证明老百姓不反国家和政府,只是对 韩正及地方政府不满,尽管如此,韩领导的下的公检法司还是徇私枉法,抓捕访民,给他们强加各种罪名,造成上海官民,警民矛盾势同水火,而上述冲击阅兵车队 就是例证,可能它是9月3日具有代表性的一个。

虽 然,传说在2014年末,上海市政府曾向中央夸下海口,半年内一定解决“大集访”问题,打不散大集访,韩正主动辞职。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一切如故,海外 媒体报道说,2015年7月31日,又一个星期五,和往常一样,访民上午去中纪委,下午转去国办集访,由于中纪委、国办、人大在同一个胡同,称为“三办” 胡同。上午上海访民陆续来到“三办”胡同前,警察如临大敌,警车、抓捕访民的大巴士排成长队,等候访民“自投罗网”。一共抓了大约有400余人,直至晚上 18时才释放。这次行动由上海市政府联手北京市公安合作进行,说明韩正已经摆平了上级,就像“踩踏事故”死人,股市做空抢钱一样,要追究领导责任,轮不到 狡猾的韩正,因为他既是江派中坚,又是团派骨干,还曾是老习的同僚,如果说别人是脚踏两条船,他是脚踩“三只船”,而三足鼎立永不倒,其中的秘诀,人们从 北京阅兵的电视镜头里可以略寻一二,原来,虽然老江的右脚有点瘸,但毕竟老习还要对其回眸,老胡还要对其强言苦笑,曾庆红还要拉动视线画面握手求情,要知 道,大上海的城市开发项目多,外商投资大,发财机会广,江泽民的儿子圈地也不少,韩正可是送足了人情,而且,他的亲友也捞,他的下级也抢,几乎圈子里人人 有份,也就是说,访民的“大蛋糕”不是被一个人或几个人抢走的,而是一群人,他们的家产成了官商勾结的“甜点”,大家都是和韩正一伙的,因此,访民告谁 啊,找谁诉说?

从 7月28日,于上海虹桥火车站云集的400名访民,到30日的,李惠芳,陈启勇等人在北京出租屋被抓捕;从31日,陆福忠在国办前被警察带走,到徐秋琴在 通州召里久敬庄被警察拘押;从冯正虎接到第36份刑事传唤通知书,到郑恩宠被传唤54小时;从淡凤娣递交起诉上海闵行分局的行政上诉状,到维权律师钟锦化 彻底失望,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从8月31日,张德江在美国遭到上海访民围追堵截,到9月1日,他下榻的华尔道夫酒店门口被上海访民围困一小时,人们不禁 要问:韩正还要脸吗?总之,从市内到市外,从国内到海外,对韩正不满的声音充盈全世界,丢尽了“国脸”,上海访民成了“老大难”,纵观世界,哪个国家是这 样呢?哪个国家的访民这么苦难,哪个国家的法律这么可怜?韩正要逼访民成杨佳吗?

但 是,这一尴尬的局面似乎一点撼动不了老韩的地位,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望着现代化的兵车隆隆走过,腰板挺直的,一脸的迷思和冷漠,访民对他干瞪眼,他对李 克强干瞪眼,前者说明只要国家机器被其利用,访民的造反只能招来杀身之祸;后者说明,他有可能在新一轮的权斗中或因得势而升迁,或因失势而落难。他高升, 国民更苦;他垮台,也许对上海人民是大利。但善良的访民们九死而不悔,还是依稀相信7月18日,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的话,其在天津市主 持召开的信访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各级各部门领导干部要带头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依法规范工作行为,用法律制约公权力,防止因有法不依、滥用权力、作风简单 粗暴等引发信访问题和矛盾纠纷。各级信访部门要坚持以人民利益为重,以人民期盼为念,善于运用法治思维谋划、推动信访工作,善于运用法治方式研究、解决信 访问题,引导群众自觉把法律作为指导和规范自身行动的基本行为准则,以理性合理的方式主张权利、表达诉求、维护权益,让群众在自身权益的有效保障中切身感 受到法律的尊严和公平。

然 而,韩正这样做了吗?在我看来,假如他把镇压访民的心思,金钱,改做用来解决和安抚他们,会非常轻松地化解矛盾,但那样,韩正当官的宗旨就变了,他是为 “人民币”服务,不是为人民服务,而访民误以为上级的大官要清廉于下级的小官,不错,是有人比较廉洁,但这样的官员太少,小官抢钱贿赂大官,访民去找大官 有用吗?拿韩正来说,他不作为怎么办?谁能监督他呢?上海访民第29次大集访时,仍有上千访民赴京喊冤。7月31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还有警察沿用文革 式的,周永康式的“高压维稳”方法处置和应对,而北京阅兵时,又有上海访民喊冤,这足以说明舒晓琴是欺骗,韩正更邪。那么,上海访民的路在何方?难怪阅兵 式成了一场大戏,李克强成了报幕员。

不 过,中国的政坛就是如此诡异而使人兴趣盎然:虽然,李克强太弱,太笨,但在衬托习近平主导的强势舞台上,他恰逢其时,韩正想上位的阻力遭遇少有的羁绊,与 老韩不一样,李的太太是翻译,学者,根本不经商,李也目前尚无贪腐的传闻,而对官员来说,不爱财就如同穿上一件武士的铠甲,老韩心里谋划的利剑找不到李克 强的软肋,一筹莫展,大概这就是他不开心的原因吧,总之,李总理经济上的无能和政治上卑微,管它是自保,还是本性,都是一个道理:韩正“干瞪眼”没辙儿, 成了死鱼。

2015年9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