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阅兵蓝简史

Share on Google+

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终于过去,以极端行政手段控制大气污染再一次获得预期的成功。据中国媒体报导,北京和邻近省份约有1万家工厂停产限产,4万个建筑工地临时停工,该市的500万辆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相关措施于8月底开始生效,随后15天空气相对清洁。 《洛杉矶时报》说:阅兵那天,北京居民和游客享受了“阅兵蓝”。北京的空气品质指数为17。 PM2.5浓度曾连续8天降至创纪录的最低水平。 《中国日报》说:北京的空气质量连续15天达到一级优水平,相当于伦敦、巴黎、新加坡、莫斯科等世界发达国家大城市水平。但是,“阅兵蓝”是政治特供品,阅兵式一结束,当日午夜一切开始恢复常态,第二天,9月4日,空气品质指数升至近160,雾霾卷土重来。

北京的空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严重污染的呢?具体的数据恐怕不好查,但可以肯定,这仅仅是在一代人时间内发生的事情。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初,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梁思成说,毛主席希望将来从这里望去,要看到处处是烟囱。既然活着的上帝如此说了,事情就如此成了。十几年之后,烟囱的成效开始显现。文革前夕,1966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周恩来在西郊玉泉山散步,被誉为“红墙里的摄影师”的杜修贤抓拍了一张周恩来愁眉远眺的照片,他觉得那表情十分特别,便按下了快门。后来,这张照片成了他“最得意之作”。杜当时随口问了一句:“您刚才看什么呢?”周恩来答道:“你没看见吗?北京上空污染很严重啊!”杜修贤顺着周先生指的方向看,“越过黄秃秃的山坡和一簇簇干枯的树林,远远看见北京上空灰蒙蒙一片,好像有许多浮云盖在城市的上面。”

文革结束后,北京的大气污染已经越来越严重,到确立邓小平领袖地位的1984年大阅兵时,天空已是一片晦暗,看不见阅兵式上的飞机了。起飞的时刻,8架战斗机所在的天津杨村机场,能见度只有4公里。轰炸机所在的北京南苑机场能见度仅有1公里。据飞行员李秋回忆,一起飞,“耳机里的声音都乱套了,只听见这架飞机说看不见那架飞机,谁都看不见谁。”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时,他只看到了雾海中浮出来的几个大气球。由于能见度太低,导航设备落后,许多飞机不能返回起飞机场,而是直接飞回了自己部队的老机场。 “直到下午4时,指挥部才搜集齐所有飞机的信息,确认大家都已安全落地。”那一天虽然没看见飞机,但听见了轰鸣声,人们还是无比激动震撼。

虽然连飞机都看不见了,但空气污染仍然是一个禁忌的话题。随后产生了许多可笑的争论,略去不提。
15年过去,到了即将举行中共建政50周年大阅兵前夕,争论大致可以结束了。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冒火了:“你们让我多活两年吧!”到北京参加“人大”、“政协”会议的代表们也抱怨:“北京外边这么黑,怎么出门?”有些代表委员则宣称,“这样下去只有把首都迁出北京了。”为了让人们看得见从低空列队飞过的飞机,别像上次大阅兵那样,只听见声音,令人扫兴,当局下令首都钢铁公司、焦化厂、热电厂等25家大型企业,在阅兵十天之前开始减产、停产。这一下终于见了效果,往日灰蒙蒙的天空“突然”见了太阳,虽然阳光还算不上明媚,空气还算不上透明,但飞机总算是看见了。

1999年看到了飞机的盛大阅兵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转折:它权威地向全世界宣告,极权政治可以在一瞬间释放出巨大的控制力,使一个重度污染的城市神奇地恢复蓝天红日。在此之后,使用同样的政治控制手段,中国政府成功地复制出2008年的“奥运蓝”、2014年的“APEC蓝”、以及这一次的“阅兵蓝”。网上有人说,“所谓的阅兵蓝,根本是’法西斯蓝’!”“通过这轮对反法西斯的纪念,大家对法西斯的理解更深了。”这是一个有启发性的比喻,但对当年的老法西斯似乎有点冤枉:他们对社会生活的控制,从来没有达到我们今天这种严密之程度。过去的几次“蓝”,不过是涉及了几十家大型企业,停驶北京及河北的近200万辆汽车。这一次“阅兵蓝”涉及到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7省区市,约有1万家工厂停产限产,4万个建筑工地临时停工,北京市500万辆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个政权有能力为一次阅兵强制实行了停工、停产、停拆、停建、停飞、停股、限号、限行、限停、停烧烤、限饭、限邮、限娱乐等等强制措施。中国做到了。那位以预言极权主义而闻名于世的奥威尔应该自愧弗如,《1984》的卓越想像力被一举超越。中国掀开了极权主义的新一页!多么令人骄傲自豪!

一位网友写道:这次阅兵的恐怖气氛,“让人怀疑究竟是庆祝反法西斯胜利,还是庆祝法西斯胜利?”朋友,请相信自己的感觉,不必怀疑。

在上一次“法西斯蓝”出现的时候,就有一位网友写了下面一段文字:

于是我开始怀疑人生,如果把单双号制度推而广之,不管干什么都分单双,会是啥样呢?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单数日上街,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双数日上街,可让北京的人口“减少”将近一半。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单数日上网,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双数日上网,可以缓解网络拥堵。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单数日吃猪肉,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双数日吃猪肉,你看猪肉还涨不涨价?
单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单数日上班,双号出生的公民只能在双数日上班。
单号的时候大家只能去东单西单,双号的时候大家只能去双井双桥。
为了节约能源,单号只能单数楼层通电,双号只能双数楼层通电。
单号电影院只能放《千里走单骑》,双数号只能播放《双峰镇》。
中国移动在单号的时候单向收费,双号的时候双向收费。
领导干部单号跟大奶在一起,双号跟二奶在一起。

——我不认为这仅仅是调侃。我们亲身经历过的种种,一再证实一个基本真理:极权主义的创造性永远超过人类的想像力。

来源:纵览中国

阅读次数:7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