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9月23日发社评,题目是《共产主义理想没有欺骗中国》。当天环球时报社评和署名“单仁平” 评论员文章的主笔,也是环球时报总编辑的胡锡进在微视频上解读这篇社评。对此社评点评如下:

环报社评讲“‘共产主义’ 近来成了舆论场的热词。”“网上有些大v则对‘共产主义的说教’ 冷嘲热讽,……这样的争论在中国社会泛起,并不在意料之外”

查建国评:社评讲的大v包括地产界大亨华远地产董事长、北京市政协委员任志强,近来他跟帖表示,自己曾经被共青团“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的口号骗了十几年。任的话引发网上热议。估计任志强下届政协委员有点悬。毕福剑酒桌上骂毛“这个老逼养的,可把我们害惨了。”祸从口出丢了央视主持人饭碗。我今仿老毕话说“共产主义可把我们害惨了” 与环报争鸣。

环报社评讲“实际上中国的民生越做越好,但恰恰是思想上比较乱,西方的那套要改变中国方向的激进主张回流进我们的社会,被一些人指称为中国应有的国家理想。客观说,这是社会不同道路的根本探讨,这种探讨正逐渐积累深远的影响。”

查建国评:民生有好有坏,但人权状况明显恶化。过去邓讲对外“韬光养晦” ,对内“不争论” 。现在好似底气足了,对外气势逼人挑事了,对内要争论姓社还是姓资了。在对毛的评价、中共历史探求、现体制评论、价值观争锋、国进民退等焦点争论外,现又增加了对“共产主义” 的争论。好呀,民众启蒙、民主转型就是在这种种争论中推进。

环报社评讲“……马克思早就论述了共产主义的远景,这代表了人类的长远追求和胸怀。”

查建国评:人类社会的发展是由无数矛盾博奕合力推动的,背后“无形之手” (非神)决定的力量大于少数人的预测与设计。人无能力预测与设计人类终极“理想社会” 的模式。总有人想给人类指出什么是“理想社会” ,并如马恩列斯毛要带领人类走向这“理想社会” ,为此划分出领导阶级、同盟和敌对阶级,顺者昌逆者亡,因此扼杀了人的自由选择天性,故为“大恶” 。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基本特征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人类生产永远是有比例有分工的,各尽所能无法正好与客观需要的分工吻合。人的需求也是无限多样无限量的,新消费品总是由少到多的,少时大家都需如何分?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不能满足“按需分配” 。因此,人的劳动与分配永远都要用物质刺激与贡献挂钩为主要调节手段的,人性是无法改变的。随心所欲干活、想要什么给什么的共产主义社会永远是水中月镜中花。马克思的社会化大生产与私有制不相适应的论断在近百年人类历史面前破产了。

环报社评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共产主义学说,近一个世纪后回首,它没有辜负我们这个民族。”

查建国评:共产主义是一个“理想社会制度” ,也是一个学说、政治派别、政治运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源于圣西门等人的早期共产主义理论,马自称自己的学说是“科学社会主义” ,马创剩余价值论,用虚构的“剥削” 将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矛盾激化敌对,并用阶级斗争无偿剥夺资产者,消灭私有制,建立工人阶级专政(由其先锋队共产党实施此专政)走向共产主义。这个邪恶的学说由一个一个专制的政治集团在一些国家掀起了残暴的革命运动。十月革命给中国送来了列宁斯大林式共产主义的榜样。神化的、空想的、专制残暴的、马克思加秦始皇的中国特色共产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十几年内战和几十年一党专制、公有制,造成了几千万中国人的死亡。近百年了,可把我们害苦了。正因此,以共产主义为宗旨的中共遇到执政危机,邓小平站出来救党。邓不过是把资本主义私有制那一套搬来点,就这一点使中国发生了大变化。面对党内毛派这倒底姓社还是姓资的质疑,邓也只能讲“不争论” ,江泽民也只能讲这是“初级阶段”。 好呀,才用资本主义套数吃饱了饭,就又搬出“共产主义理想” 了,私企主、个体户、单干的农民们警惕啊,总有一天要“共产” 的。

环报社评讲“……这个国家决不可成为面对大历史的精神流浪儿。共产主义是中国社会的集体信念,……”

查建国评: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不以共产主义为本国的集体信念,难道这些国家都成了精神流浪儿?世界民主国家都是多元文化、多元信仰、多元理想、多元宗教并存,并以贯穿这多元之中的底线即平等、自由普世价值为社会集体信念。中国是到告别共产主义回归世界主流、回归人类普世价值这个“集体信念” 的时候了。

北京查建国 9月25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