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之后,女人见了人便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女人逢人便说,邻居和单位的人,全觉得她疯了。于是她休了病假。女人继续在她的不足七平米的棚户房子里煎熬。

女人的住处要拆迁,风声放出来好多年了,就是还没拆迁到她的破棚户片区处。她出门便是一片低洼地,遇到了下雨天,棚户外面便是一片泥泞。她的邻居们全在煎熬中等待着拆迁。

女人总要出门的,她出了门便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那句话成了她必说的。也成了她见人便说的。一个字不少。语气和神态也一模一样。很悲苦,很无助,很伤感,很神经质。

事情缘起全国人民都知道。各大媒体和网络上报导的一模一样。悲苦,无助,伤感,神经质。

她男人是三十五岁时娶了她。她长相并不耐看,穷,有些抑郁症。两人疙疙瘩瘩地过了一年多。生下了女儿四个多月大。

男人某日去歌厅唱歌也和小姐们搂抱着玩儿。

一直玩到了半夜。

女人抱着女儿在外面守候。见男人终于出来,上前苦求男人再别来这类脏地方。

男人喝大了,觉得他失了面子,冲上去便暴打女人。

这样的挨打是常事。女人只要遇了挨打总是惨叫并对男人詈骂,也逃跑躲避。两人之间的詈骂赤裸裸的,全是比歌厅更脏的话语,国骂,且唾沫星子直喷对方脸上。

女人那次是在街上挨打,便紧搂着女儿不撒手,让男人打。女人让打倒在地,仍死死地抱住女儿没撒手。嘴里的詈骂声更狠更凶。

再之后女人爬起来逃跑,让男人追上去又一顿暴打,此时女人跑到了一辆停放在停车场的面包车旁边。

男人把女人的头发揪住,连着往面包车上碰撞。女人已经血流满面,仍是抱着女儿没撒手。但是在碰撞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女儿的头咣地一声,撞在了面包车角上。

面包车的那一角是钢铁柱子支撑,那一角最硬。

女儿的头便流血了。

此前女儿一直哇哇乱哭,被撞了之后再不哭了。女儿声音喑哑,闭上了眼睛。

再之后女人抱着女儿继续逃跑。跑的路上发现女儿一头的血迹,她也是一身的伤头上也有血迹。她报了警。

极快来了警车。

警察们发现她晕倒在路上,而怀里的女儿已经没有了呼吸。警察们紧着把这对母女送到了医院,诊断时证实,女儿已经死亡。

警察向醒来的女人了解了案情,女人叙述的断断续续,但是真实可信。

之后警察紧急返回,立即抓捕了男人。

调出了那段女人一直被男人暴打的视频,警察们觉得这是一起典型的刑事案件。

之后这段视频不知道让哪个放在了网上。网上立即转发,成了国人全知道的一段无耻暴力致亲生女儿死亡的视频。

在公检法三方连续审讯男人的时候,男人一直笑。冷笑、大笑及神经质的笑。只说一句话,活腻了。

问到了他有没有后悔,他仍是说,活腻了。我活腻了,就这话。

当问到了他女儿已经死亡,他是什么心情时,他仍是笑。他也仍是答,活腻了,死呗。

一家报社派了个女记者跟踪报导。问他为什么笑?他只是说,活腻了。他就这一句话。

记者又问,他不应该给死去的女儿一个道歉么?

他说,活腻了。早死早托生。说了之后他仍是笑,冷笑,神经质地笑。

此罪犯被极快判处死刑。

宣布判决的时候,他仍是冷笑。他仍是说他活腻了。

直到枪毙这个家伙的时候,他一直冷笑。

当这位跟踪报导的女记者采访女人的时候,女人只是痴呆地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记者又问到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当时为什么挨了打?

女人仍是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记者一时无言。

记者一直记着,从采访女人开始,到跟踪采访,女人只是说这一句话。一个字不少,语气和神态也一模一样。悲苦,无助,伤感,神经质。

而记者也调看了当时事件的视频,发现男人和一伙哥们朋友一块儿出了歌厅,男人的哥们朋友们,没有一个上来劝解一下。任男人暴打女人也追打女人。这伙子人全是一脸麻木神态。没有一个人脸上产生些许惊讶。但是,仔细看了,有人笑,有人还在议论的神态,是议论刚刚搂抱过的小姐还是议论什么事情?听不清也不知道。这伙哥们弟兄全觉得男人打女人,和他们没一毛钱的关系。

记者觉得这样的画面看了,只看一遍,便觉得恶心想吐。而这样的画面让记者联想无端,产生了太多的悲苦,无助,伤感,神经质。

记者的跟踪报导发了好几篇,总是让栏目主任不满意。但是如此的新闻,还算新闻,发了,就发了。

再之后这位女记者夜里做了个梦,她怎么一下回到了近百年前的世事?

近百年前,鲁迅先生写过一个故事,是祥林嫂的生存状态,那是个悲剧。女人怎么和近百年前的生活状态,如此相似更有些残酷?她觉得如此的悲苦,无助,伤感,神经质的故事或者叫做事件,还在延续……它比之近百年前的世事,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女记者想把跟踪报导写的些许不一样,把这个梦境加进了报导文字中。却让栏目主任训斥了一番,说新闻事件和通讯报导,只是生动及鲜活,把梦境也写上么?你这样的主题意念,想表述什么?拿回去改!

这个女记者的文章改来改去,再没有了生动及鲜活。只是和所有报刊文字一样的印刷垃圾品。这样的文字垃圾会被收破烂的以公斤称了买去再转卖给造纸厂也会进了化浆池成为新的印刷垃圾字体的纸张。这样的报刊垃圾文字,也立即会被更为猛烈爆发的故事或者是事件所淹没……

但时代仍是前进,发展,网络上的文字垃圾、无耻视频、暴戾情绪、詈骂声音更多。

那之后,女人仍是逢人便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而邻居和单位的同事们,见了她便躲避,也在背后悄悄地议论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

议论后大家悄悄地笑,笑声总是在厕所里、单位的拐角、散漫的一隅或猛烈或黯然地荡漾开去……

女人在一家超市里干推销糕点的员工。那之后再上班,领导就让女人干了保洁员。她当了保洁员,仍总是发呆,总是说那句话,就让辞退了。

女人没有了生活来源,就一家一家再应聘,想再上班挣钱活命。但是女人总不会忘记她嘴边的那句话,总是向招聘的人们叙说,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

每当她说到了这句话,招聘人员会隐隐乎乎地想起来,哦?是她?一个受虐狂么?一个太可怜的女人?是她么?不能要。

没有哪里会再要这样的女人。哪怕让她再当个保洁员工,也可能……可能会给单位惹来是非甚至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件。

女人没了饭吃,抑郁症加剧,女人便跳楼自杀了。

自杀之前,有警察上去抢救,她仍是说着那句话,看,这怂货死了,死了?算了。我有啥办法,他死了么。那句话成了她必说的。也成了她见人便说的。一个字不少。语气和神态也一模一样。悲苦,无助,伤感,神经质。

之后,她从一座三十一层的高楼上跳了下去……

当时这座高楼四周有上万人群围观,当有人看见一个黑影——或者是黑点儿,从空中急剧坠落的时候,有人发出了尖叫声,有人捂住了眼睛,有人在数钞钟后扫视了一眼被摔成血肉模糊状的女人,落下了泪水……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