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囧4这年头有些人还没玩女人的肚子就大了,另一些人玩什么一玩就大独女人的肚子玩不大,那些个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老男人的女诗女词和非诗非词的粉黛们,那些个在黑灯瞎火中进进岀出貌似文艺其实文不文艺无人知晓的算是半老艺男们。

江南正虎视眈眈的等我的四批港囧以决雌雄,殊不知男人和男人无论输赢都是非雌都当仁不让的即雄,阿钟没精打采的翻阅着我的酒批雄文连夜大呼既生钟苍天何又生酒于是连夜狂草九月的诗情,怀昭闭目养神口中念念有词内心水墨干戈的等待老酒葫芦下一支艳曲引爆红尘。

二十年前的小半个初吻他是在慌不择路中狂书速写,为这风雨如洗的下半个吻清风徐来等了二十年。港囧港囧,眼前的风景凝固,当初的夜晚但现,沿着旧日的弧度和优雅的脚步,似火的烈唇等待画圆。

只是走了那么远却已难续初吻的轨迹,等了那么久,当梦里无数次惊鸿回闪的老情人咫尺即怀,陈年的热望和静静的粉唇差之毫厘但却失之千里,一颗颗滾烫的泪珠回流到各自的心里。

一部轻松的让人备觉沉重的喜剧铺展在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进一步烈火焚心退一步久闻的涛声真能依旧如烟吗,一如《廊桥遗梦》中的罗伯特·金凯和弗朗西丝卡,他们真回到了各自的当初吗?

所谓《为你钟情》也只是唱唱至多也就是《饿狼传说》的意淫版罢了,风情万种的《倩女幽魂》也只能在梦中摇曳的《当年情》中默念《一生所爱》,即便真唱出《偏偏喜欢你》也只能在《沧海一声笑》中问天问地问自己《谁可改变》,即便是梦里萦绕心中默念二十年的老《情人》。

即便象老酒葫芦这般时而让人心醉又时而让人心碎的《真的汉子》也只能 《拒绝再玩》,何况芸芸众须眉中的清风徐来一小枚,即便是《忘情桑巴舞》一曲高烧,我们的当家花旦依然是:《万里长城永不倒》。

2015-09-29凌晨/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