郫县篇

庆丰N年月日,领秀幸临川西坝子之郫县。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光照,领秀兴致勃勃游览了水乡三道堰,在农家乐发源地友爱农科花丛草圃中留连;旋至望丛祠凭吊望帝、丛帝。然后在县委礼堂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餐前讲话。领秀说:

郫县真是一个好地方,我在延安梁家河当大队书记时就很向往,借歧山同志打老虎拍苍蝇帮我理了一鸡之机,我到郫县一游,了确前愿,真是不虚此行。梁家河博览众书时,我对望帝杜宇、丛帝开明两位古代伟大的政治家很熟悉,对他们的治国理念也进行过深入的研究,那时我就握紧拳头发誓:男儿枉然不称帝,称帝当作望、丛帝。

郫县人杰地灵,汉扬雄之赋,用词华丽壮阔,不输相如;宋人张俞,其诗虽然留传后世不多,然一首《蚕妇》,已足以奠定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我对他们两位的作品都很熟悉。祖籍郫县的华裔女作家韩素英的作品,我更是如数家珍,她的那本《瑰宝》,我青年时代就爱不释手。

你们郫县的后起之秀、著名的网络作家张明在微信、微博上连载的《阿明流亡札记》和《狱中手记》,写得荡气回肠,我更是每期必读。尽管我偏好周小平、花千芳的文风,但张明的文采比周小平、花千芳不知高了多少个档次。他文中的两句诗“昨天你在谁的床上撒欢,今夜又在谁的身下呻吟”,道尽了一个男人的无奈和失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对了,我还让秘书给他打赏了200元,略表敬意。

同志们,共产主义的实现,需要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共产主义文化建设需要有主旋律,我对张明先生的阅读心得只讲这一次,大家不要外传,要宣传就宣传周小平、花千芳同志!

祝郫县人民快乐健康!

祝郫县文化永远健康!

 

汪洋篇

树上喜鹊叫喳喳,今日领秀到我家。

9月27日,领秀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西南重镇,国际大都市四川省仁寿县汪洋镇,兴致勃游览了汪家场和杨汝岱的故居,再到铁佛寺烧高香,然后在汪洋广场街堆垃圾的高坎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讲得激动处,白泡子直溅。领秀说:汪洋真是一个好地方,我从小就很向往,此次忙里偷闲到汪洋一游,真是不虚此行。我对汪洋镇汪洋乡红旗大队建设五小队队长朱富贵的治社治队理念深表赞同,他认为,中国人,尤其中国农民,就需要治,这是一句经典名言。我回到中央以后,要在常委会上宣讲这一理念,并逐步在全国、全世界、全宇宙推广;同时,我对朱富贵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出的不平凡的业绩深表敬意,这样的人才,应该重用、应该提拔。

汪洋物产丰富,人杰地灵,上街子的豆花儿饭,做工考究精致,别有风味,比北京的豆腐脑好吃89倍;下街子的烂饼子,横街子的干巴牛肉都是好东西,这次来,我还特意叫秘书准备了一些,带回北京给麻麻品一品。

汪洋人才辈出,人文璀璨,尤其东少的文章《岩坎上的屙屎狗》,足以奠定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我对汪洋其它文豪的作品也相当熟悉,爱不释手,比如张三麻子的《牛背上的童年》,光滑绳的《我与那条狗的爱情》,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他们的文采比周小平、花千芳不知高了多少个档次。他文中的两句诗“白花花的大腿,水淋淋的屄,这么好的地方都留不住你”,质朴、热烈、浪漫,可以成为每一个男人的撸管神句,这些,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对了,我还让秘书给他打赏了200元,略表敬意。

来源:微信凌江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