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1我原以为自己能

像一束光照进黑暗

结果,却像一只野兽

闯进了玻璃的栅栏

旷野的先知

和草原上的豹子

被世界关在了同一个房间

人们隔着一层无害的玻璃

观看着透明的表演

草原上奔跑的火焰

被狭小的空间挤进燃烧的梦里

我的强健的四肢,我的看得

更远的眼睛,现在

都成了我的负担

2015年9月30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