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女人当然不能使用暴力(床上除外);女人是需要爱惜的(同样床上除外)。女人本质上是应该享受调戏的,没有深度调戏的女人,无论她怎么芳华如何绝代,她们的生命都是不完整的。谁敢说我们的首席才女张爱玲没在支持调戏,我只能说,此君不懂爱玲张。

谁都知道女人的成就感来自调戏,独中国男人不知,谁都知道要成就男人的贼胆雄姿必先成就女人的被调戏心,独中国男人不会。当一个女人向你扔出洋洋万言的《丑陋的男人》的绝代雌论,你得立马焚香叩拜山呼姑奶奶万福既而反躬自批:奶奶的自己我,今天,我调戏了谁还是一事无成。

当我第一眼看到《丑陋的男人》这一标题,我一拳上去一个拥抱哥们真棒,管你才高八斗还是银样腊枪,能整出这标题先三杯入怀再论宇宙乾坤。却不想一个満怀对方竟是眉清目秀女儿身,吓得我立马想起多年前见一多日不见的邻家女友,本人刚要上前拥抱至死,冷不防她老公远远的幸灾乐祸的看着我们,那一身冷汗至今犹凉。

丑陋的男人本人直觉那《丑陋的男人》得加上“中国”二字方更直观,《丑陋的中国男人》哪个敢不对号入座。女作者在天昏地暗的笔走狭谷时的那种上下数千年之追魂夺魄步步惊心,但却少有纵横万里之荡然轰派,至多我们可爱的女作者也就从叔本华希特勒几个只言片语为佐证,对整个西半球男性世界她浑然不知,所以她的男性批判即便是客观的真实的不容置疑的,也只能是中国式的,与整个男性世界无关,更与宇宙脱节。
不要和我说中国的就是世界的,中国的永远是中国的,就好像男人的只能是男人的,女人的永远是女人的,上帝不批准形而上学的一切跨界包括企图。

一个女人在无人调戏时她的文字都是未完成式,她遭遇什么样的调戏决定她行文走势的未来风向,一个被老酒葫芦全面调戏的女人,她的所有文字皆含香带色,当她高举火把走向落日,所有男人为她欢呼歌唱。

2015-10-03/上海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