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斌:你好吗?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5封信了。这封信现在你还看不到,我也只把你作为倾述对象,由我来轻轻述说。但我又仿佛看见你在倾听我的语言,或低头阅读我的文字。可是,你,我的朋友,是黑而且瘦?或者黄夹杂苍白和浮肿?

最近,我一直被困惑压迫着,新一轮政治大迫害后的状况并不同于往常:过去的一轮轮迫害,尽管也伤筋动骨、杀鸡吓猴,但朋友们总是一致默默地承受、恢复。这次则不然,来自内部、边缘和外部的责难和气馁特别多,有时,简直有些幸灾乐祸。还可以看见自我取消的三角旗帜,在晃动的人群中闪烁。我苦苦思索:这是为什么?

站在这些责难、气馁、自我取消和幸灾乐祸的旗帜下的队伍都有些什么思想呢?

专制的终结和民主制度的确立的多重因素有:一个高水准的总体经济富裕;相对平等的收入或财富分配;一个市场经济;经济发展和社会现代化;在社会历史上的某一点出现过封建贵族政治;在社会中没有封建主义;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民主;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高识字率和高水准的教育;一种工具性的、而非大一统的文化;基督新教;低度的社会暴力;低度的政治两极化或政治极端主义;信奉民主的政治领袖;作为英国殖民地的经验;宽容和妥协的传统;被一个亲民主的外国占领;受一个亲民主的外国的影响;精英愿意仿效民主国家;尊重法律和个人权利的传统;对政治和社会价值的认同;经济的崩溃;现代传媒技术的普及……在这多重因素中,民运和民运人士的作用有多大呢?不要夸大民运和民运人士的作用。

不要夸大民运和民运人士的作用!不错……

但我从中解读出两方面的意思:正确估量民运和民运人士的作用;贬低或取消民运及民运人士的作用。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儿什么。

世界在飞速发展,地球在快速滚动,国际、国内形势在剧烈变动,环境在变化,气候在变化,花儿在开放,孩子在长大……好像不错。结论:民运和民运人士存在的基础没有了。该散伙了!回乡种田呗!下海经商呗!年轻的年长的回家抱孩子吧!我似乎又明白了一点儿什么。

民主注定要实现,民主的实现不可逆转:经济在繁荣,市场在疲软;中产阶级在繁衍,中产阶级遭踩扁;工农生活在改善,工农生活在变坏;宗教势力在壮大,宗教势力腿打颤;国际社会在施压,国际形势在缓和宽解;执政党趋向开明,执政党的卫队杀戮有胆;互联网在自由流动,互联网在防火墙下气喘;村民在自治,村民的选票把圈定的人捧上台……为了迎接民主的到来,为了预防滑向政治的边缘,我们、你们必须作好准备。而跨步未来政治圣殿的通行证或优惠卡是什么?金钱、社会关系、学识和鼓惑民心的说辞。准备吧!明日的政治筵宴不会安放今日民运份子的小木凳。下课吧!……我似乎再明白了一点什么。

现代传媒神勇无比啊,信息流动多大、多快,互联网的作用远远超过了民运和民运人士自身的努力。报禁会自动失效,新闻舆论想作喉舌也不能了。在现代高科技的鹅毛扇优雅摇摆中,谈笑间,专制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不错!互联网作用很大。但我也看见过昨日的专制者对收音机、电话、电视和原子弹的一时惊吓。我更看见今日的专制者对收音机、电话、电视和原子弹的深情摸挲!为什么夸大现代传媒的作用?我似乎更明白了一点什么。

还有,把今天的“民运”冠以“革命运动”,把持不同政见者和民主党人吹捧为“革命者”,将这些在民众记忆中留下永恒恶痛的词藻与民运及民运人士穿凿捆绑,阳捧而阴损。把新生的民运力量认定为现执政的宿命的克隆,不是把初生的婴儿说成命定的混蛋的巫术或险恶诅咒,还能是什么?我更明白了一些东西!

每年遭受国际社会批评的人权记录的记录,怎么不能使伟大的人们及其附庸变得聪明一些许呢?我们老家有一句俗话:牛教三次还晓得打转身!不要低估你的对手的智力!你要用人权白皮书打我的白脸,我为什么不可以想到也弄个白皮儿书掷过去呢?你可以谈民运和民运人士的重要作用,我为什么不可以让人情真意切地开导民运和民运人士的作用好小好小或干脆取消呢?至于以什么面目出现,变脸术可是我们自家地里种着的小菜。可我并不把自己朋友的糊涂认识、政治边缘人物怯懦而生的摇摆与第五纵队的阴风、鬼风混为一谈。

新的形势,必要有新的估量,但估量到只有责难、气馁、幸灾乐祸至于自我取消,甚至不分来由,那就危险得太可以了。想到这里,我冒了一阵冷汗。

就说这些吧!可是,贤斌,我仍然看不见你的容颜──黑而且瘦?黄夹杂苍白和浮肿?

2000.3.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