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巡视组进驻乌拉特中旗后,有冤情的牧民纷纷前往驻地递材料。听说十月中旬巡视组将离去,所以我答应帮网民SL女士写的申诉材料今日完稿。本来SL女士想亲自来我家取,考虑到上次她因来我家被公安多次恐吓,便于下午前往她在包头郊区租住的简陋平房将材料送上。绵绵阴雨中,她在公交车站接到了我,当然跟踪我的国保也如影随形……

我怕中途有不测。早早把材料发到她的微信上。纸写的材料与电脑等随身携带。进屋后发现有好几个陌生男子也在屋内。有些警觉。她解释道,都是前后排住的邻居。后来聊开了才发现,原来他们都有类似的遭遇,有的人还因土地被占维权被拘留过……原来他们和SL女士一家一样,也是因失地而流离失所四处漂泊的打工族!我估计他们也想借机向我咨询些事儿,此况下我更需主次分明,以防万一,先把申诉稿的事摆平再说其他。

先与SL女士斟酌申诉稿,修改了个别有出入的内容后定了稿,而后打开电脑欲翻墙想找到自由亚洲台对她们维权事件的报道。他们想听听自己的声音,结果发现附近的信号已被屏蔽,窗外也见陌生人影来回晃动。我估计公安可能会采取措施,马上进入嘎查牧民维权的话题。因此事牧民们也希望我帮忙写份申诉材料,以便于近日上交巡视。 SL女士随即拿出一份有不少牧民签名的材料,还没等我细看,屋内突然闯进来一堆便衣警察。

我到达SL女士家时已过下午三点半,我们紧着谈事儿,还没到一个时辰,警察便闯入,说让SL女士跟他走一趟。家里的人七嘴八舌,责问谴责一片喧嚣,趁乱我赶快把定稿的材料转到其他处备份,待我关上电脑抬头看时,一屋子人都已不见了。我也迅速追了出去,闲言少叙,当一位着装WZ0313警号的警察野蛮命令围观的群众删除拍下的视频和照片时,现场对立的气氛骤然。我正责问警察时,突然几个便衣把我绑架进了一辆无牌号的小车里,在我之前SL女士早已被塞进另一辆警车里了。

我被塞进车里逗留了很长时间,围观的人和警察还聚在原地人一片。雨水打湿了车窗,看不清外面,估计还是逼围观的群众删手机视频照片呢!车子开出泥泞坑洼的村子时。我留意到时间是5:13分。淫雨霏霏。路上堵车。我被一男一女夹在中间动弹不得,车子开到包头市公安局青山分局,天色已暗,时针已过6点。门口早有人在等待,我马上被带进一个审讯室:屋内空荡荡 中间一个大长条桌子,放了几把折叠椅,我对面的一个便衣男子,自我介绍是包头公安局青山分局的陈姓局长。

陈姓局长估计是刑警出身,上来就是一通高分贝的恐吓。看年龄比我小几岁,从做派上看像是行伍之人,我和公安已打了二十年交道,阅人无数。陈的路数实属下策,且正和我此时的心绪,我也提高声音的分贝,唇枪舌剑一番。为何说下策呢?厉声恐吓对方一般是给犯罪嫌疑人的下马威,我又没犯罪,而恰恰是公安在违法,我根本不吃这套!而且陈在高分贝快速训斥易出现破绽,而我经多年的理性思维训练反应也不慢,恰可对陈的无理一一反驳,直到他闭嘴。

陈喊道:你以后没好日子过!我接应:我以前的二十年也没过多好,但如果中国真正依法治国,我会有好日子的!陈还耍泼说:以后你和谁接触我们就收拾谁!我也告诉他:诬陷我儿子“非法持有毒品”的那个公安局长就是犯罪的直接责任人,早晚要绳之以法!我不过是趁机宣泄一番,和陈姓局长也没啥恩怨,只是不解陈的粗暴为哪般? 无道的口舌之快图个啥?其实,近年来国保系统都知道自己理亏,一般不太嚣张的。

陈姓局长一上来,就自己上手抢走我的电脑,还说不出所以然,让出具文字扣押清单也不写,叫喊了二十多分钟口干舌燥后,怏怏离去……随后便是长时间的等待,估计在等内蒙古公安厅的所谓“指示”呢吧! 此时此刻,我突然觉得公安部近期出台的新规太英明了(即:审讯中要求全程录像视频),如果今晚陈姓局长恐吓我的一堆,经不起法律推敲的话,记录在案的话,哪天翻出来都是可以说事儿的。好的制度确实可以约束人性的弱点,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上,方可时时克制恶的肆意妄为。

晚上8点半左右,终于有了回音:电脑可以还给,但帮牧民写的申诉材料全部没收,并马上放我回家!回到家时已是晚上8:45分,老母正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我……与SL女士联系,得知她被拉到派出所后,也训话后不久获释,心中顿释然。

帮牧民写个申诉材料,何罪之有?还明目张胆地扬言,以后继续恐吓与我来往之人,也不怕被世人耻笑?传言习近平有可能要驱散国保系统,有一定道理。在周永康的多年扩张下,中国国保的所谓“维稳” ,大多都干着违法的勾当,比方今天对我的拘留。

(新娜写于2015,9,29深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