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
都叫你阿钟
连历任美国总统
和我这个三流诗人
你的长诗很长
总长有198964页
每页都有冤魂在哭诉

你的短诗很短
总共有1949行
每行都是沦陷日的恨
……

今夜的上海
己经没海了
只有一盏孤灯
立在秋风中的浦江畔
照映我疲惫的归航……

我一直想着你
……

不知哪天我才能泊向
你的岸海
不再漂泊

2015年於立多顿小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