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银枪走天门,长街碾碎未招魂。
宫廷初散社鼠辈,诏狱新囚维权人。
千里遗梓归何处,两地杏坛哭孤坟。
伤心岂独丁老师,天公绵绵泣秋霖。

2015.1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