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阴谋论在行动

Share on Google+

《揭秘有史以来动荡世界的“超级阴谋”》序言

生活在浮躁喧嚣的21世纪,随着互联网的高速传播,形形色色的阴谋论俯拾皆是。两年前美国《时代》杂志评选出了历史上流传最广、最有影响力的“十大阴谋论”:一、中情局刺杀了肯尼迪总统;二、美国政府制造了“9·11”;三、美国51号地区与外星人;四、秘密社团控制着全世界;五、犹太人大屠杀修正论;六、披头士乐队成员麦卡特尼早已死亡;七、中情局制造并传播艾滋病病毒;八、“阿波罗11号”登月电影;九、爬行外星人才是地球的主人;十、耶稣和抹大拉的玛利亚。其中至少已有一半的话题被拍成了电影,有的还不止一次。

为了娱乐大众,好莱坞常拍一些以狂人试图控制或毁灭世界为主题的阴谋大片,结局总是英雄战胜恶魔,正义战胜邪恶。故事就是故事,绝大部分观众看完电影,哈哈一笑起身走人,不至于把故事当真。这类主题故事如今也钻进了互联网,令网游商家赚到盆满钵满,而深陷其中的网游成瘾者,往往弄假成真无法自拔。他们分不清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区别,随时把自己想象成摧毁阴谋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在日常生活中,这类阴谋论信徒往往会成为被取笑或被救治的对象,但也有巨大的例外,即公众被某个哗众取宠的人耍了。我这个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从记事起,“美帝阴谋”、“右派阴谋”、“苏修阴谋”、“资产阶级阴谋”、“走资派阴谋”等阴谋论,连绵不绝,如雷贯耳。

这本《揭秘有史以来动荡世界的“超级阴谋”》是一本研究西方阴谋论历史的书,作者在学界籍籍无名,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数年间只钻研这一个课题,凭借自身的西文功底,搜集查阅了大量国外资料才完成此书。作者由此在宗教学、犹太学领域扩张了发言权,竟公然挑战近年以揭发检举阴谋论著称的两位学人——何新和宋鸿兵,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在阅读主要章节之后,尽管对书中某些挑战性话语持保留意见,仍迅速向出版人推荐了这部书稿。我的观点是:以往的阴谋论研究过分政治化、主流化,很容易形成一言堂,任何学术领域都应该听到不同的声音。同时也希望相关学者展示雅量,不失风度地唱一出多元学术好戏,以飨读者。

阴谋论品种繁多,不胜枚举。其中一种最具代表性的阴谋论认为,共济会是支配世界的阴谋组织。从法国革命、美国独立,到俄罗斯革命、以色列复国等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由共济会促成的。另一种阴谋论还认为,国际大财团在背后垄断了国家经济以及政治的主导权,为自己图谋暴利。何、宋这两位先生,恰好是上述两种阴谋论在中国的代表人物。

作者的考据癖如同一种强迫症,不刨到最老的根子决不罢休。他在书中指出:何新那些“与国际共济会的阴谋有关”“来源可信,并不是神话”的主要资料,就是直接从国外“卡米洛特工程”等网站上转来的《盎格鲁·撒克逊计划》(“TheAnglo-SaxonMission”)等文章。他还指出:宋鸿兵的《货币战争》的核心内容,转抄了曾在美国流行过的一个视频长片《金钱主人》(TheMoneyMasters)节目。打人不打脸,对盛名之下的学者而言,最忌讳遇到这种斗犬般执著的对手。

读到上述内容的时候,一贯主张价值中立的我,情不自禁地生出“好戏开始了”的恶念(事后亦曾深自忏悔),一边揣想两位学人读到此书时的神态,一边迫不及待地继续阅读。接下来我着实享受了一顿阴谋论的饕餮大餐,从猪流感(甲型H1N1流感)阴谋论,到美联储与肯尼迪之死;从一美元纸币上的共济会符号,到美国开国元勋、历任总统;从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到两次世界大战的政治牌局等,作者将世界史上种种阴谋论的源流、人物、文献、著作一一胪陈,令人目不暇接。据说击败大学者的最佳策略是旁征博引,作者简直是不让人喘气了……

我同意本书的这一论点:阴谋论的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不可证伪性和妖魔化。随手查一下“维基百科”,对于为什么人们会制造并相信阴谋论,有如下解释:

心理学基础:人类倾向于给发生的事情找一个原因来解释,而阴谋论正是简单易懂的理论,“一切都是某某组织的计划”很容易被接受。

政治、社会基础:政治人物的操弄、传媒加速资讯的传播、在人群中受他人影响……

故事性:由于阴谋论常富有戏剧性,许多小说和影视剧会以阴谋作为故事的主题,并时常取材自现有的阴谋论。

作者称,本书是他的另一著作《终结阴谋论》一书的延伸和深化,我不大看好“终结”这个提法:阴谋论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了数千年,你可以通过研究作出阶段性总结,但不大可能借助一本书终结它——千万别高估理性的力量。

阴谋论,绕不开的阴谋论:政治斗争需要它,抹黑宣传需要它,制造新闻需要它,学术作秀需要它,娱乐大众也需要它。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只要有政治,阴谋论就永远在行动……

2011年10月11日北京风雨读书楼

2013年1月22日修订

来源: 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0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