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接余:为什么中国成年人后来都成了酒鬼

Share on Google+

全称判断,是的。所有的中年人。除非身体有病。

三十年来,一万天不眠之夜,原来是杯中物帮助我不至于坐牢,没捆进精神病院,逃躲过拘留,圈套,能忍非人的遭逢?一个无名作家,也就是有良知的学人,因为酔生梦死而得以苟活,得遥祝阮籍前辈的避世幻术:酒。

网览:“最近获得解禁的英国文件纪录显示,中共总理周恩来在1958年1月30号会见英国代表团时说,”中共希望香港目前的殖民地位继续不变“,并警告英国不得给予香港民主自治,否则不惜提早解放香港。”

据外媒报导,英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孔诰烽称,到1960、1970年代,英国推动香港去殖民地化、建立代议制政府的進一步尝试,也同样遭到中共的类似威胁。

事实证明,英国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还推出过几项实现香港民主化的措施,但都被中共废除。

吾不信,于是酒乡长梦。拾荒的早起,也成了淘金。

作家的使命应该就是防止人民圣殿教式的闹剧再次重复!他本该去研究人,不是参与政治:他参与政治,是因为时代出了毛病,充其量为金圣叹,人们记住了他的评注《水浒》,忘了举才学潮中被砍了头,为郭沫若,沉缅于专注具体的小技,或为维权死磕,忘了过去时代民间秀才的声扬民意,开廓言路,为民先锋的本义。

阿列克谢耶维奇被公认为是记录苏联解体的一位伟大的编年史作家、一名勇敢的启蒙者。她以自己的写作手法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文学体裁——文献性的“口述小说”。

曾经的记者身份,工作中的她形成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一种文学风格:她作采访,然后以文学手法将采访记录升华。俄语作家的背景也塑造了她关注的题材。接受采访时她强调说,能加入像帕斯捷尔纳克这样的伟大作家的行列,对她是一份怎样的荣誉!

陈接余(梦雁)

2015.10.16

阅读次数:8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