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找到一篇五年前的旧文,重发。】

2011年4月8日一早,按照前一天浦东公安分局国保X某的约定,来到罗山派出所。在派出所二楼的会议室里,两位分局的国保和罗山派出所的副所长接待了我,谈话的气氛一开始还算融洽。因为都是老熟人,副所长看我自己拿着茶杯还跟我开玩笑说:“老戴,连让我给你泡茶的机会都不留。”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副所长离席出去了,直到谈话结束,副所长除了进来加过两次水,送过一次午餐,没有再参与谈话的过程。

我到派出所的时候,大概是上午9点15.谈话围绕我推上的几条推文展开,主要与去林昭墓祭奠有关。在三月底的推文中,我曾发推说“清明和429都应该去祭奠林昭。”在有推友问:“去祭奠林昭会不会被抓?”的时候,我曾回推:“抓吧,我早就做好进去的准备了!”这两条推文被指鼓动、召集非法集会。

我说:“第一、从推文里丝毫看不出鼓动和召集的意味;第二,去祭奠亡人,怎么会算是集会?而且是非法集会?”

国保说,第一句话就是召集,第二句话就是鼓动。至于非法集会的定义,指定时间、指定地点的三人以上未经批准的集会就是非法集会。至于为什么一起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祭奠毛泽东不算非法集会,而去苏州灵岩山祭奠林昭就算非法集会的问题,国保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他说,领导说了,这就是非法集会。并不断告诫我,在推上发言要注意底线,不要给他们找麻烦。

我说,我一直都是有底线的,我的底线就是宪法和法律,我不认为自己的任何推文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当然了,法律已经不是挡箭牌了,那好,你们应该先告诉我一下,除了法律之外到底什么是底线,你告诉我了,我就会注意一下。你一方面不告诉什么是底线,一方面又要我注意底线,这不是很荒唐吗?

国保看着话题谈不下去,又把话题转移到艾未未被抓的事情上,那意思分明是“艾未未这样的高干子弟、太子党都能抓,何况你一个小平民”的意味。

我说,自从冉云飞这样一个理性、平和的知识分子被抓并被指控煽动颠覆之后,我想,每一个愿意独立思考的人都应该做好坐牢的准备。

国保又把话题转移到我马上中考的儿子和刚出生三个月不到的女儿身上。不带恐吓字眼的恐吓……

就这样,话题一直没法集中,但我听出来他们其实就是来打前哨的,主要是市国保的人今天要找我。

大约10:30的时候,市国保的人到了。市国保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领队的(下面称他国保W)曾经带人去我公司找过我谈话,并在老虎(冯正虎)和滕彪吃饭被冲散那次在饭店大堂拦住了我,也算是老相识吧。

他们进来后分头坐下,会议室里,五个国保,一个我。然后发生了“挨打事件”。

国保W坐在我对面,他的第一句话:“戴欣东,最近过的怎样?”

我笑着说:“挺好啊!”

国保W:“怎么个好法?”

我:“工作还算顺利,女儿也越长越可爱。工作生活都挺好啊!”

在这寒暄的过程中,好像还互相递烟、点烟,一副和谐的景象。

国保W问:“听说你做好了进去的准备了?”

我答:“是啊,做好了!”

国保W:“你想清楚再这么说!”

我:“想清楚了,我做好进去的准备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两只手伸出去,做了个戴手铐的动作。

国保W楞了两三秒钟,突然把眼前的装满茶水的一次性水杯抓起来朝我脸上扔过来。猝不及防,我的头上、脸上、衣服上全是茶水。我楞了一下,当我也抓起自己的杯子准备扔过去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一位浦东国保伸手按住了我的手和杯子。并且说:“老戴,冷静点!”我挣扎着说:“你们都看到了,是我不冷静吗?”

国保W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绕过桌子,冲到我身边,夺过我的杯子,把水浇到我身上,然后用巴掌和拳头打我的脸、头和肩膀。他一边殴打,一边叫喊:“叫你做好准备了!叫你做好准备了!”。在一开始打算用杯子还击的冲动过后,我就已经做好了不还手的准备。那也是在一刹那间我明白过来的,我一旦动手,我就输了,因为殴打就会变成斗殴。

大概是看我一直不还手,他打着也没什么劲了。旁边的国保也就顺势把我拉开。

我趁机撒泼,喊道:“老子就是做好进去的准备了,有本事你今天打死我!不打死我,你就不是人养的!”

我冲着往他面前去挨打,他也作出冲过来继续打的样子,但两个人都有人拉着,这打就算是这么挨完了。一点都不精彩。

就在这时,国保W说了一句:“要进去,就得做好挨打的准备。进去的人都得打!今天这点打算什么?”

听了这句话,我马上意识到,刘晓波和他,一定有一个在撒谎。

在双方继续咆哮了一阵之后(咆哮的过程中,有木有用过有木有这个词?不记得了!),被拉着、劝着、按着,又坐回桌子边,继续喝茶。

喝茶的过程很无聊,还是那些车轱辘道理,你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你。他比我有优势的地方是,他可以恐吓我,而我没有办法恐吓他。如此而已。

喝茶大约是在下午三点半左右结束的。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