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学文:红三代的不同选择

Share on Google+

上周大陆收视率很高的《中国好声音》舞台上,自称来自香港的音乐组合Robynn and Kendy闪亮登场,一夜成名。后来媒体爆料证实,组合中的Robynn是叶剑英的孙女,中共元老孙辈的红三代成为娱乐舞台的明星,一时成为各大网站和社交媒体竞相评说的焦点新闻。

除了看足球赛一般不开电视的我那天正好看到了这期节目,就我的感觉而言,那天台上的几位表演者中,这对来自香港的组合,她们靓丽的外形,表演时流露出的自信、国际范和对音乐的自由挥洒都让人感觉才艺不凡。客观而言,那晚她们的胜出让我这个普通观众并没有感觉背后有什么猫腻。然而这个叶家三代的登台亮相却引爆了红三代这个话题,并持续发酵为之后几天的媒体谈资。

与叶家第三代热衷於娱乐表演不同的是,去年5月,年仅28岁的邓小平之孙邓卓棣出任广西百色平果县副县长的新闻,曾载於大陆各大新闻网站显要位置,一石激起千层浪,让人看到红三代开始登陆政治舞台并显山露水。而在戏剧性的薄熙来事件之前,薄家第三代薄瓜瓜频繁高调出境,各种花边新闻的背后,让人看到强势政治人物已在试图着力打造其未来统治的继承人,明星般的团队造势和政治营销已经锋芒毕露,一时之间给人产生红三代似乎已经磨刀霍霍准备抢滩政治舞台的错觉。

与红二代普遍经历上山下乡、文革冲击和后文革时代获利的风雨磨洗不同的是,红三代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幸运儿,他们普遍有着在海外名校的求学背景,有着频频出席各种国际性时尚、文化交际舞台的机会,他们利用祖辈和父辈们的权力资源,获得远超於平民子弟的成长空间,红三代的这种国际性成长背景多少会影响他们对祖辈和父辈固化的权力人生路径的不同选择。而且随着中共权力场的残酷性和斗争性越来越尖锐化,随着各个红色家族权力位置的此消彼长,不仅已经边缘化的红色家族后代会主动规避权力场,即使是目前还在台面上的红色家族后代也会越来越式微於政治舞台,从红三代目前显露不多的几个人物身上就很清楚的看到这一点.他们的人生兴趣主动或被动的偏离政治权力,多元化的选择路径正在他们那里开始发酵。

早前有学者研究认为:家族政治是东亚政治的魔咒。观察近几十年来东亚政治舞台上翻云覆雨的那些人物,确实呈现出家族世代掌权或者隔代掌权的现象,最不堪者是沦为全世界笑柄的朝鲜金家,绵延三世而号称白头山血统,赤裸裸的独裁政治血统论。而印尼的苏加诺家族、新加坡的李光耀家族、菲律宾的阿基诺家族,都是影响政治变迁显着的家族。政治家族的形成依赖於政治强人的历史地位及后续影响,也受制於政体的结构和社会转型的国内外背景。有的政治家族会在民主转型中依赖其家族地位和个人力量成就正面历史效应,如台湾蒋家;有的为会成为家族权力垄断的魔咒,阴魂不散,将国家权力家族化私有化,如李光耀家族。其实西方也有政治家族,如美国有名的肯迪尼家族、布什家族,与大多数东亚政治家族世袭垄断的特点不同的是,欧美政治家族是通过民主框架内的合法选举而上台的阳光政治,其影响依赖於长期政治博弈能力和世代经营累积而成,具有无可争议的合法性。

中国二千年的皇权专制秉承家族血缘统治,如梁启超在《中国史界革命案》中所言:“二十四史非史也,二十四姓之家谱而已。”中共夺取政权以来,沿袭的依然是过去的打天下坐天下模式。毛时代,统治者都是打下江山的人;邓时代,残存的打江山的老人左右政局,平民出身的技术官僚获得晋升,太子党和红二代也开始崭露头角;江时代,真假太子都开始回归,佔据要津,红二代到处开花;胡时代,技术官僚扳回一城,在地方和基层,平民出身的官僚各显神通,与此同时,太子党集团开始剧烈分化,各种小集团成为政治斗争与小道消息的谈资来源,直到薄习争位,斗争白热化,矛盾公开化,撕裂显现化,红色统治集团的核心层开始裂变。

在邓的时代,就有海外媒体和研究者爆料,红色统治集团内部为各个红色家族的政治利益分配建立起潜规则,即所谓每个家族一人从政,由此开启太子党势力的崛起。由於档案未曾公布,难断真假,但这种红色政治分赃体制在后来的政治布局中,从各家族及代理人竞相登台、此消彼长中确可窥见端倪。

65年来,中共统治的极权模式虽然至今未变,但红色统治集团的成员角色来源却越来越面目模糊,从打江山的元老到头角峥嵘的太子党红二代再到如今还模糊不清的红三代,统治集团的红色成分越来越稀薄,集团的分裂和不断的清洗变异,使得红色江山被动的被稀释,随着民间社会的壮大与世界对中国影响的加深,中共已经成为一个没有意识形态的利益党,依赖於暂时利益的结盟,也将随着利益的分化而分化,由此可以预料的是,未来不管政治变局如何发生,留个红三代的舞台几乎已经不存在,也就是说,未来政治舞台将不会有红三代。

我曾在文章中说过:政治本如厕所,不过是人类正常社会活动的中的一种,人人得而上之,然在专制国家,通往厕所的门偏偏有人拿着刺刀站岗,只让他们挑选的人上厕所,把很多想上厕所的人活生生的拦在门外,憋坏肛门,任屎尿横流民怨沸腾也在所不惜。专制政体下的家族政治是一种垄断特权,是黑箱操作的分赃游戏,是没有任何合法性的血统论政治的极权怪胎。这种垄断可以得逞一时,但终究会破产。

来源:东网

阅读次数:8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