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3世界
到语言的尽头为止
而我们的一生
也就最多能活出几个词

我们最后
把自己的名字
变成墓碑上的钥匙
总是试图去解开
那一首无言的诗

注:在看维特根斯坦期间作
2015年10月24日 于长沙

尾生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