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笠诗歌与翻译研讨会
李笠在研讨会上谈诗歌创作与翻译体会。

红网长沙10月23日讯(时刻新闻记者 秦芳 通讯员 耿会芬)近日,“2015桃花潭国际诗歌艺术节”在安徽宣城市泾县桃花潭举行。期间,湖南文艺出版社联合《诗刊》社等主办方召开了“《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索德格朗诗全集》暨李笠诗歌与翻译作品研讨会”,对李笠的诗歌创作和翻译著作《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索德格朗诗全集》进行了研讨。

李笠诗歌与翻译研讨会1
研讨会部分嘉宾合影。

索德格朗被誉为北欧现代主义诗歌的开拓者,名字常常和艾米莉·狄金森、安娜·阿赫玛托娃(苏联俄罗斯女诗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等人相提并论。她的诗歌在芬兰和瑞典家喻户晓,被认为是“瑞典语迄今为止最有力量、最解放的诗歌”。《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索德格朗诗全集》是国内第一部从瑞典语直接翻译成中文的索德格朗诗全集。

李笠作为索德格朗和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特姆斯特罗姆诗作的翻译家,自身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他用双语写作,已经出版了《水中的目光》、《时间的重量》等六本瑞典语诗集,在北欧多次获得诗歌奖项。

研讨会上,周瑟瑟、树才等十多位著名诗人、翻译家针对李笠的诗歌创作和翻译进行了探讨和评论。“他感受直接而尖锐,甚至带着一些故意的粗暴和这个时代发生碰撞,他以一个国际化的视野来看当下中国的世道人心。”诗人、批评家周瑟瑟说,李笠虽然长期在瑞典生活,并且以多语种写作,但他的诗歌具有比本土诗人更加的“中国性”。

“我惊讶一个新的索德格朗的世界打开在我面前,这是一个让人反复阅读并从中通向索德格朗心灵的译本。”周瑟瑟读过李笠翻译的《索德格朗诗全集》,认为他的翻译具有浓重的个人诗歌气质。

关于诗歌翻译,李笠自己说,翻译不是依样画葫芦,翻译诗歌更是如此。“翻译是既做奴隶,又做君主。前提是爱,爱才会激活创造激情和与之俱来的责任性,把别人的东西当做自己的东西。”李笠把翻译工作比作是不同的演奏家对乐谱的独特处理。“当然,演奏家必须理解曲子,具有精湛的演奏技巧。”

研讨会上,湖南文艺出版社“诗苑译林”项目负责人耿会芬女士介绍了“诗苑译林”的整体规划和《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的出版情况。“诗苑译林”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启动,是汉译外国诗歌第一品牌,经典荟萃,名家云集,在读书界和翻译界拥有良好的口碑。2012年,新版的“诗苑译林”重新启动,始终坚持“诗人译诗”的高标准和专业性。继《我必须徒步穿越太阳系》之后,还将陆续推出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诗选上、下集之《世界在门外闪光》和《樱花正值最美时》,以及《庞德诗选》、《安德拉德诗选》、《高桥睦郎诗选》和《达尔维什诗选》等一系列全世界重量级诗人诗作。

索德格朗诗作之《现代女性》

我不是女人。我是中性物。
我是孩子,一个侍从,一项大胆的决定,
我是猩红太阳一缕大笑的光芒……
我是捕捉所有贪婪之鱼的网,
我是装盛女人一切荣耀的碗,
我是迈向偶然和毁灭的脚步,
我是自由和自我的飞跃……
我是男人耳中血液的低语,
我是灵魂的高烧,肉体的渴望和拒绝,
我是新天堂的入口标志。
我是火焰,寻觅与放纵;
我是一汪水,深得敢吞没膝盖,
我是自由条件下以诚相待的水火……

来源:红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