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

二十二年来,每年的今天,在中国,许多受害者、同情者和八九民运的参与者都会流下无声的泪水,但在专制强权之下,他们的声音被长期压制,正因为如此,我们站在这里,向全世界呼吁给六四受难者以长久亏欠的公道和正义。

二十二年前的六月三日、六月四日和此后的几天,无数中国人赤手空拳站在北京的街道上面对枪口、阻挡坦克,他们希望以热血唤醒专制者最后的良知和理性,但是迎接他们的却是罪恶的子弹,时至今日,历史仍被扭曲,那些高贵的中国人的灵魂仍无法安息,我们仍然无法说出所有天安门英雄的名字。二十二年来,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良知的力量一次次呼吁以真相代替谎言,以和解代替仇恨、以理性代替对立,但是她们的呼吁在中国成为空谷绝音,她们面对的是长期的漠视与压制。二十二年来,黑发已成白发,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强权仍在傲慢地挑战人类的良知、常识和基本正义。

在六四面前,对于享受着自由的人来说,沉默是一种耻辱;同时,我们为六四死难者的呼吁,也是对中国未来的祈祷。六四镇压之后,以赤裸裸的暴力为后盾的官权体系肆无忌惮地蚕食中国的每一寸土地,权力不受制约导致民众权利被广泛剥夺和侵犯,我不想否定中国在过去二十二年的全部,也愿意看到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够为每一个中国人带来福祉,但谁能否定广泛的人权侵犯、法治的缺失、环境的恶化、道德的沦丧、恶性两极分化已成为中国社会的常态化现实?而这一切的源头、或者说当代中国的原罪,我们只能从“六四”这两个字里去寻找。没有面对“六四”死难者的赎罪,中国就没有真正的未来。由于这个缘故,对于六四的纪念和呼吁不应只是民间的声音,希望中国政府官员及体制内人士也能以对现实和未来负责的态度,甩掉历史包袱,轻装上阵,与民间一起创造和解与和谐的基础。

今天,在这里,悼念的同时,我们向联合国提出审查中国人权状况、制裁侵权者的要求,绝不是哗众取宠的炒作。我相信,当世界上仍然存在严重的不义时,任何人都无法独享内心的安宁;审视中国目前存在的诸多问题和困境,我们必须回到法律、制度和道德的原点来向全世界提出我们的基本意见和要求。我们要强调的是,六四并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在六四屠杀之后的二十二年中,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人权的侵犯,中国的监狱里一天都没有缺少良心犯。我们深知中国作为一个国土面积辽阔、人口众多的主权国家在联合国的影响力,但是我们更要强调的是,联合国不能因为成员国的实力强弱而采取不同的人权审查标准,联合国必须坚持其基本的理念和原则,因此,联合国应该毫不含糊地对中国政府长期的人权侵犯说不,联合国应该清清楚楚地让中国的人权受害者看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公道和正义的力量。我深信,对于中国的人权援助将会帮助联合国提高其道德信誉,并最终促使中国发生积极的变化,使中国成为世界人权的促进力量,而中国人的参与也将会使世界变得更为和平和富有希望。

各位朋友,逝者无言,但我们不能沉默,希望对六四的悼念能够触动我们的记忆和担当,使我们更好地工作,让更多的人来关心和支持中国的人权进步,让更多的人牢记为民主中国的梦想而献出生命的六四死难者。

我提议,为二十二年前逝去的中国英雄们默哀一分钟。

2011年6月4日

(本文系作者六月四日在联合国广场六四纪念活动上的演讲稿)

文章来源: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