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着喝着,觉得我就是一支醇厚的茅台
第一次!
我是世上最古老的文明
接受我!
我敲你的门
苦恋!哦,不尽长江滚滚来
我为什么渴望让你——一个不懂白酒语言的人——来品?
你为什么不开门
我是一片向你倾吐的诗意
等待翻译

入口柔绵,清冽甘爽,回香持久
曾经过九次蒸馏……

我听见黑暗中你门后的低语:“喝
第一口时
才能品出酒的真正味道!”

开门!品我!
没有动静
影片里鬼子进村时的静
我是黄祸?
为什么需要被你确认?为了沟通?交流? 征服? 同乐?

站在黑暗的走廊
仿佛在申请绿卡
喝茅台时你为何边皱眉头,边伸出舌苔
气息刺鼻?

几分钟
我终于重又拖起博大精深的我,返回自己的语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