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梦成真,看到了伊力哈木教授被起诉的消息!

罪名依然是老套的分裂指控。凡是追求公平、正义的维吾尔人,不管是如伊力哈木教授及其学生,以温和手段要求中国政府兑现《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中所承诺、给予维吾尔人的基本权利;还是以强力手段反抗中国殖民政权,要求实现民族自由、独立的维吾尔自由战士;只要是追求公平、正义的维吾尔人,被抓捕后,被指控的罪名基本上大同小异;伊力哈木教授也没有例外。

指控罪名基本相同,审判程序以及最后的判决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秘密地快审、快判是殖民政权的要求;就算李方平律师被准许出庭辩护,判决书早已写好的伊力哈木教授案,不会有峰回路转的可能;对维吾尔人来说,这一切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包括伊力哈木教授在内的、生活在东突厥斯坦及中国境内的维吾尔人仁人志士也都对此非常熟悉,所以伊力哈木教授在半年前就已经为今天做了些准备。

遗憾的是,伊力哈木教授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不知此山真面目’,还天真地对中共所谓的‘法制’抱了一丝希望;因此,伊力哈木教授在其留下的书面声明中,要妻儿找中国良心律师为其辩护;按此要求,伊力哈木教授善良的妻子找了李方平律师。

李方平律师踌躇满志,以为能做些什么,毕竟李方平律师及其他中国良心律师还未曾在东突厥斯坦为维吾尔仁人志士辩护过!他们以为东突厥斯坦的情况和中国的情况一样。

然而,李方平律师早前为要见伊力哈木教授,在乌鲁木齐市监狱及检察院的遭遇,应该是一剂清醒剂!那故事,对我们维吾尔人来说太熟悉了;可惜,李方平律师不熟悉。

所以,李方平律师还继续非常幼稚地发出了今天的微博:“刚刚从网上新华社消息看到伊力哈木案移送法院。真是太突兀了,乌鲁木齐检察院一直没有恢复律师多次口头、一次书面要求复制视听资料的正当合法要求,更没有听取律师意见,也未依规定通知律师就将伊力哈木∙土赫提分裂国家案移送起诉,我对乌检不尊重律师辩护权感到十分震惊。”

李方平律师的不开窍倒是有点令我惊讶,李方平律师在经历、见证了那么多对良心律师的非法羁押、殴打、阻挠后,又在乌鲁木齐历经磨难,才得一见伊力哈木教授后;还对中国的法制心存侥幸,还对东突厥斯坦殖民政府的‘法制’抱一丝希望,还心存侥幸,以为能以法为伊力哈木教授做无罪辩护!?说李方平律师愚蠢,我于心不忍;但,我还是忍不住,要指责李方平律师太幼稚、单纯!

不管中国政府嘴上怎么强调法制、法治,不管良心律师、中国公民运动及民主人士怎么往好里去理解,中国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一直是殖民占领!而且,中国政府一直就在蛮横地用一例又一例的、类似伊力哈木教授案的审判,在告诉世人:中国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是占领政策,这里没有法律可言!

伊力哈木教授以牺牲自己的自由,在一次告诉人们、告诉世人、告诉世界,在东突厥斯坦没有法律,只有占领政策!东突厥斯坦殖民政权是一个吞噬维吾尔人仁人志士的罪恶黑洞!

周永康倒台了,中国有一大批人欢天喜地,包括一些民主人士、公民运动人士、良心律师;他们以为周永康的被正式羁押,将使维稳体制出现松动、改变;他们却没有看到,周永康倒台是因为他不是红二代,不是共产党正统!

且周永康的靠边站始自共产党的18大,而其后,自习近平上台以来至今,被抓捕的民运、公运、‘死磕’律师成千上万,维稳体制正在以更恐怖的方式向法西斯专政体制靠拢;至于现在的东突厥斯坦,那更是血流成河!

星期一宣布周永康彻底出局,星期三宣布起诉伊力哈木教授,这是习二政权在告诉中国人、告诉世界,在中国只有他习二说了算,只有共产党红二代说了算!东突厥斯坦是中国的殖民地,那里没有法律,没有法制,也没有法治,有的只是殖民政策,当地殖民政权可以为所欲为、横行无忌!

重判伊力哈木教授已是既定事实!民族间的和解之路已被堵死,这将使维吾尔人的反抗更为极端。

实际上,东突厥斯坦已经成为了巴勒斯坦,这是事实!7月28号,开斋节日,莎车维吾尔人的誓死抗争;昨天早上,民族败类、伊斯兰学者的耻辱,喀什噶尔艾提尕尔清真寺大阿訇、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主席居马∙塔依尔(JumeTayir)的被暗杀,预示着维吾尔人已经进入了全面反抗中国殖民政权游击战的前期阶段。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