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岁月的诗
放在这只酒杯里
让我倒上苦难的酒
你一喝 脸一红
像你当年初恋时的初吻……
后来
你再也没有初恋和初吻了
别人说
莫淡国事
你说
莫谈女人
再后来
你左手握着酒
右手扶着我(偶尔也醉) 说
有女人才有诗
没女人才有酒
听不懂
我只知道
春风好也比不上女人的笑
秋叶浓也比不上女人的甜
……
那天 你又说
继续喝吧
醉了 女人会在心外
我说 醉与不醉
她一直都会在你的私人花圃里

…………

翻耕你一生的诗种

6一4一2015于丹佛小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