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人有关的问题他都感兴趣

金无怠和第二任妻子周谨予
金无怠和第二任妻子周谨予。后来因为金无怠在外面女人不断,两人的关系并不融洽。

张茂林是金无怠30多年的好友。他们的人生轨迹有不少交集。1951年,金无怠在韩国釜山审问中国战俘时,张茂林也考取了联合国军的翻译,被派往朝鲜半岛担任战俘审问官,只不过那时他驻守在朝鲜春川附近,与金无怠还不相识。

离开朝鲜后,张茂林加入了在日本东京的联合国军之声。去朝鲜前,张茂林供职台湾中国广播公司。他的同事中有一位名叫周谨予的女主播。朝鲜战争期间,周谨予也投身联合国军之声电台,化名“黎明”,向战俘营里的志愿军战俘广播,号召他们放弃返回中国大陆,投奔“自由世界”台湾。

1957年,联合国军之声迁往冲绳,张茂林和周谨予一同前往,而考取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外国广播情报处的金无怠已经先他们一步来到冲绳。

李肃:“在冲绳的时候,您跟他有什么样的交往?”

张茂林:“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在美军的Base(基地)上面,工作和生活都很接近,常常在一起参加什么Party(聚会)啊,或者有的时候打打牌啊,常常在一起玩儿就是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平常社交的范围也很小。主要就是跟像我在联合国军之声,他FBIS,等于两个地方的中国人就常常在一起,工作之余,常常在一起消遣,所以那个时候彼此就变得很熟。”

李肃:“那个时候您的印象,金无怠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茂林:“当时给我的印象,金无怠是很能干的。他一方面工作做得很好,另一方面,平时我们来往,他也很活跃,常常约我们去跳舞啊,也不光是和周谨予了,反正给我的印象就是很能干,很活泼的一个人。”

大约是在1959年前后,金无怠和周谨予开启了一段冲绳之恋。尽管金无怠当时有自己的妻子,周谨予也有自己的丈夫,而且两人各有三名子女,不过这并没有阻止他们两人的结合,并在60年代初移居美国加州。

 

1969年,张茂林也离开冲绳,移民美国。他的第一个落脚点同样是加州,一度还住在金无怠家里。后来他也搬到华盛顿,多年的老相识自然让他又成了金家的常客,打牌、吃饭,常常在一起聊得海阔天高。

 

张茂林:“他平常最喜欢跟我谈风花雪月。”

李肃:“他喜欢谈女人吗?”

张茂林:“喜欢啊,跟女人有关的问题他都很有兴趣。”

金无怠和周谨予的关系后来并不融洽,因为金无怠在外面女人不断,甚至对妻子周谨予暴力相加。

张茂林: “大概在金无怠出事之前,至少有两三年吧,他们的感情就有一点问题。比如有一次,他约我去拉斯维加斯。到了之后才发现他跟他的前妻约好了在家里见面。我说,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因为他的前妻还带了另外一个女朋友。后来他说,你也不要讲了,因为说了周谨予又不高兴了。他跟前妻就见面了,后来他又跟别的女朋友来往,这我都知道。”

联邦调查局在监听金无怠的电话期间,也发现了他极度沉湎于女色的特征。

IC·史密斯:“他和纽约的一名年轻女子通电话。谈话当然都是中文,我们自然也找了懂中文的人来听。他在谈话中一直说,别忘了带那个‘玩艺儿’。我问,这个‘玩艺儿’是什么意思?他们说,这是他们能给出的最好的英文翻译。因为他一直说,别忘了带那个‘玩艺儿’,我们就一直在想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会不会是什么信号装置?是和他们收集情报有关的吗?”

金无怠和这名女子约定在华盛顿机场附近的一间酒店会面。联邦调查局在机场检查了这名女子的行李。

IC·史密斯:“我们发现这个‘玩艺儿’原来是一个装电池的成人玩具,和情报收集、信号装置没有半点关系。”

联邦调查局采取了一个在当年看来尚属“前卫”的举动:请行为学家对金无怠做一个全面的人格分析。

IC·史密斯:“分析结果中的一点是,金无怠似乎不能也不愿和任何人发展亲密的关系。他与那些女人的关系是纯肉体的,与感情毫不相关。”

而这或许正是一个好间谍所应具备的。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