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做间谍弄鼓了他的腰包

赌神
金无怠喜欢在人前营造“赌神”形象。他还在全美各地购买了30多处房产。

IC·史密斯(前联邦调查局探员):“从很多方面看,金无怠是一个完美的间谍。他不受意识形态的约束。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钱。”

李肃:“如果我们现在反过来看,您现在知道他被抓了,他是间谍,他基本上也承认了他有间谍的行动。还有没有其它的事情,您能回想起来的,就是说能对上号的,他可能是不一样,他是做了什么秘密的事情?”

张茂林(金无怠密友): “这当然就是事后想了。有一次他就问我,有没有人需要贷款?我们有2000万可以贷。他说,如果做成了的话呢,当然我们可以拿Commission(佣金)。当然这个事情也没成了。后来我就想,一般像我们这种人,就是公务员,好像我们认识的,谁能拿出2000万美金来贷款?所以后来我就有一点怀疑,我好像还跟周谨予提过,我说,这个背景是什么?谁幕后有2000万贷款?我说,是不是中国政府啊,有这个钱可以拿出来,或者至少中国政府的官员有这么大的财力,有2000万的美金贷给别人。”

李肃:金无怠的财务问题也正是检方取证的一个重点。检方证实,从1952年到1985年,金无怠总共收接受了中国情报机构约18万美元。这些钱分别存在香港的华侨银行和汇丰银行,包括现金账户和一个价值10万美元左右的黄金账户。

1982年,金无怠要求中国情报官员帮助他在美国发展生意,经营房地产。在我身后的这栋公寓楼里,他曾经买下五个单元。在华盛顿周边和内华达州,他总共利用贷款购置了31处房产作为出租房,总价值70多万美元。

除了经营房地产外,金无怠还热衷赌博,是拉斯维加斯等地各大赌场的常客。

李肃:“他在赌场玩什么?”

张茂林:“就是打 Black Jack。”

李肃:“就是21点?”

张茂林:“嗯。”

李肃:“他自称玩得很好是吗?”

张茂林:“对。”

李肃:“也就是说他每次都能赢钱吗?”

张茂林:“他说每次都能赢钱,不过我不相信每次都赢。他可能赢多输少,不可能每次都赢。”

经常陪他一起出入赌场的妻子周谨予回忆说,金无怠赌博很有一套,基本上是“九赢一输”。

然而他的财务记录所显示的却恰恰相反。金无怠的会计师后来在法庭作证时说,从1976年到1982年,金无怠给各大赌场开具的支票总额为9万6700美元。

在人前营造“赌神”形象,实则债务缠身,这个谎言的背后可能有着怎样的隐情?

约瑟夫·亚若尼卡(前联邦助理检察官):“他想通过赌博来洗钱。”

李肃:“怎么做?”

约瑟夫·亚若尼卡:“如果他赢了钱,至少在他看来,这些是干净的钱,因为从香港来的钱和那些他赌赢了以后放入当地银行的钱之间没有直接关联。”

和赌博时输得豪爽相反,在日常生活中,金无怠却非常节省。

张茂林:“他节省到什么地步啊,他的衣服啊,甚至鞋、袜都是到 Yard Sale (庭院旧货卖场) 去买。他从来没有到百货店给自己买一件新的衣服,没有。”

李肃:“一直这样?”

张茂林:“是啊,我为什么很清楚呢?因为周谨予有一次跟我说,她说,金无怠的生日,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买过新的衣服,所以周谨予说,想送他一件西装,在他生日的时候。就让我陪她去挑选,到百货公司去挑一套西装送给金无怠。而且他在美国这么多年,没有买过新的汽车,他都是开旧的车。”

IC·史密斯:“最成功的间谍是那些表面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人。他们从不惹人注意,不开豪车,要知道,007那样的间谍其实并不是那么有效。”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