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05日(二)

周永康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政法机关成为权势熏天人人畏惧的“独立王国”,甚至被称“第二中央”。

随着徐才厚,周永康两只“大老虎”的落网,“习王”反腐进入高潮,尤其是周永康一案,是公审“四人帮”三十余年后再次“刑上常委”,反腐力度不可谓不大。

对周案的评论,坊间已堪称汗牛充栋,笔者也来凑凑热闹,认为周永康一案的意义并不限於反腐或政治斗争,它在两个更深层面上昭示一个极端不义时代的结束,预示一个正义翻身年代应该来临.

一是以周案为界,权力垄断正义的时代基本结束,或有可能快结束。周永康是着名的“维稳沙皇”,2007年中共十七大上进入权力核心,任职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一度掌控包括公安、国安、法院、检察、司法行政、武警等在内的政法系统,并任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组长.周永康主政政法这个时期,舆论称法治严重倒退,是“中国法治最黑暗”的时期。

周永康担任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的五年间,不仅继承,而且“发扬光大”了八九年后强权即公理的伦理。这些年里,政法强权上承毛泽东的专政哲学和阶级斗争余威,几乎蛮横地自由进出所有公共领域乃至私人领域,可对所有公共事务还包括相当部分私人事务定义是非对错,同时,全国上下所有政法委一把手全面升格进入常委,部门权力远大於毛泽东年代,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打击邪教”等名义,政法权力扩张到各个领域,通过铁腕维稳这一管道集中权力,同时捞取资源,维稳经费居然超越军费.在具体职能配置上,宪法中没有地位的政法委,不仅事实上拥有与刑罚治安相关领域的立法大权,直接领导公安执法,领导或干预检察院、法院的司法,成集立法、执法、司法三权於一身的巨无霸,而且指挥秘密警察和武装警察部队,并且事实上能让所有宣传舆论工具为己所用,集“刀把子”、“枪桿子”、“血滴子”加“笔桿子”於一身,政法机关成为权势熏天人人畏惧的“独立王国”,甚至被称“第二中央”。在许多政治案件和经济案件中,政法委都以强权的蛮横需要为所谓的“定性”标准,完全无视《宪法》,甚至连自己制订的《刑法》都可以不顾,制造了一出又一出垄断正义、官官相护合谋抢劫人民然后还要掩盖罪行的丑闻,保护了罪恶,害苦了民众,激化了矛盾,同时也给中国在国际上的声誉造成巨大不利影响。在周永康到达权力颠峰的五年里,不计其数的国民用切身感受在网络上讲述人权遭到粗暴践踏的经历,言论思想学术结社游行示威等最基本的人权状况较之江泽民时代还要差。与此形成镜像的是,几乎没有政法委达不到的目的、办不成的事。

周永康的“事业”发展到颠峰后,政法委权力过大的问题日益突出,在国民中激发起越来越多的批评指责和怨愤,被民间舆论视为以维护稳定之名,行破坏稳定之实的“祸乱源头”,在执政党高层也引发尖锐权争。政法委权力过大带来的,不是江山稳定,而是周永康等掌权者私欲急剧膨胀,在坑害民众的同时,还准备坑中共中央的总书记,直至最后也坑掉周永康自己及其追随者。

在民主越来越成为人类共识,限制政府权力越来越受到广泛认可的年代,周永康不断扩张权力的作法,这种以强权垄断正义的“镇压之法”,毫无疑问是反文明的,是向野蛮专制后退。周永康之后,我们即使无可奈何之余必须接受政法委暂且存而不废这个事实,也无法任随政法委继续横行霸道,不能容忍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维稳路线继续存在。为了防范这个过去的所谓专政机器继续为非作歹,不仅应缩小对它的授权范围,而且必须让这个机构剩下的每一项权力都受到正义规范的约束。

几乎无所不能的权势熏天的周永康倒了,伴随他倒下的,还应该有权力不受限制的观念和体制。周永康之后,我们再不希望出现张永康、李永康,必须把所有权力牢牢关进正义的笼子。

另一个层面则是物欲横流的时代面临结束。周永康志得意满的年代,刚好也是一个郭美美炫富的年代。在这个年代里,“成功学”、“厚黑学”成了显学,有权有钱就是大腕,醉生梦死才是幸福。用官方的话说叫作“全社会趋利化为最高生存目的,理想道德丧失,为短期利益不在乎手段”。

这个年代有三个显着特徵,一是只重成功的事实,不问成就的来源,“获得”是正义还是不义,在这个年代是无所谓的。包括总书记和政治局常委,以及各级党政官员的权力来路无一经不起追问,依附於权力的政府的财富、国营企业和许多刘汉式民营企业的财富多是背靠枪桿子,巧立名目加巧取豪夺取得的,同样经不起追问。

第二个特徵是欺诈横行不法。号称市场经济,却几乎无人懂得“交换的正义”,欺诈侵入几乎所有的领域,政治上假话连篇,谁不欺上瞒下尔虞我诈,谁在政治上就没有立足之地,商业更是诈骗横行之地,各种虚假宣传铺天盖地,能骗到手就是本事,连每个民众的生活,都处於时刻被“注水肉”、“毒奶粉”、“地沟油”入侵,因而毫无安全感的困境。

第三个特徵是“消费的正义”同样毫无市场。自江泽民开始,到周永康得意的这些年,中国的政治和整个社会都被人民币蒙住了双眼,人们生存的目的意义似乎就只剩下沉醉在满足更多更大更豪华高级的物欲之中。这个迷失的年代,完全可认为是杨朱哲学主导的年代,“且趣生前,奚遑死后”是事实上得到广泛崇奉的哲学.周永康父子的表现堪称这个年代的代表。周永康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力,他却用这些权力消费女人和捞取钱财。网上一篇题为《盘点涉周永康六大传言》的文章称:“周永康睡过约400名女性,既包括汤灿等文工团歌手,也有沈冰、叶迎春等央视主持人,薄熙来之妻谷开来等官场女性,甚至还有餐厅服务生、模特、妓女等等。由於个人生活作风极其糜烂,周永康被称为‘百鸡王’。调查周永康案已没收900亿元财产.”“2014年3月末有报道称,当局已经没收了价值至少900亿元的财产.如果属实,这一数字将打破已披露了中国贪官贪腐的纪录。具体包括:370亿元存款、300处房产、价值约10亿元的古董字画、60辆汽车等等。”

其长子周滨,媒体上曝光其资产价值上万亿.富可敌国的财富,在此子手上,其用途不过就是满足其作为超级动物的消费欲望,就是睡女星,住行宫,吃喝嫖赌,灯红酒绿,到处游乐,以及把钱存在国外银行帐户上去“支援外国”。似乎从来就不知道可以用这些财富造福於中国国民,也不懂得在科技文明方面作出什么创造,更不懂得在价值观和制度等精神文明领域有所建树或追求。这对父子坐拥炙手可热的权势和巨大的财富,权力财富却丝毫不能帮助他们的人格有所上升,没能让他们生命的意义有所体现,相反,这些权力和财富却只让其生命的价值急剧下降,堕落到人渣的地步还洋洋自得。

一个丧失了精神追求,仅剩物欲横流的国家,必定是不断堕落和衰落的国家,表面上的财富增长(增长的数字都值得怀疑),由於既无“获得的正义”,也无“交换的正义”和“消费的正义”,不过像长在肥胖者身上的赘肉,不仅无益,反而由於持续扩大的贫富差距,成为诱发危机的因素。

没有正义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发展。醉生梦死的国家,也是潜伏重重危机的国家。随着周永康,以及依附於强权一夜暴富者的倒台,人们也许会有所警醒,依靠不义之途捞取的无论权力、财富和名声,全都是“毒树之果”。归根结底,最养人的,还是诚实劳动收穫的果实。

一个不义的偶像倒下了,并不一定从此就告别不义,很可能另一个更加不义的偶像又在原地重生。一个不义的时代过去了,接下来的并不一定就是正义的到来。不过,起码,借助於不义的倒下,正义好歹有个翻身的机会。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