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甫:律师权益2015年10月动态(2015年11月29日发布)

Share on Google+

【律师被司法局长殴打】10月5日,山东王强律师在网上发布消息,称当地司法局长报复、伤害律师,在王律师向中纪委举报司法局收受贿赂后,2015年9月23日夜,微山县司法局局长范计安到他家中打伤了他。

【35名律师联署寄发建议信,质疑各级律师协会的合法性】10月6日,35名律师联名向全国人大、国务院及各省级民政部门寄发建议信,要求全国人大修改、废止违反《宪法》、《社团条例》相关规定的《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要求各级民政部门依法纠正各级律协违反《宪法》、《社团条例》的成立登记制度。《律师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律师、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加入地方律师协会的律师、律师事务所,同时是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建议信中对此提出质疑:律师、律师事务所为什么应当(必须)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呢?律师公民的结社自由何在?这不是公然违宪吗?建议信中还指出,全国所有的律师协会的成立登记严重违反了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之规定,其登记是错误的、无效的。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社会团体,是指中国公民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对此,建议信中说:相当多的律师是不愿参加各级律协的,但是大家均敢怒不敢言,纷纷被裹胁在各级律协当中,否则他们会采取种种手段刁难,使不愿参加各级律协的律师难以执业。

【人权律师之子在缅甸被中国警方跨境抓捕】10月6日中午,人权律师王宇之子包卓轩及其他两名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在缅甸猛拉市的宾馆房间被缅甸警方带走。据悉,当时来了十多名警察,出示缅甸警察证件后搜查了客房,并把三人都带走了。10月8日,维权人士幸清贤的住处随即遭到警方搜查。扣押列表上面显示的警方名称为“内蒙古乌兰浩特兴安盟公安局”,此公安部门亦是包卓轩姥姥家所在城市的公安,警察在搜查时口头告知已经抓获包卓轩。据悉,中国警方在今年7月份抓捕王宇、包龙军夫妇后,为以孩子对他们进行要挟,他们没收了包卓轩的护照,致使包卓轩无法按计划出国读书。此前的三个月内,包卓轩遭受牵连,遭受国保秘密警察长期、持续的骚扰、约谈、恐吓和精神控制,并被警方多次警告:不得为其父母聘请律师,不得对外进行任何声援行动,不得与维权律师联络。

【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人权律师之子被抓事件】10月9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关注组)紧急呼吁中国政府及国际社会立即关注自2015年10月6日起于缅甸失踪的北京著名人权律师王宇的16岁儿子包卓轩及两名维权人士唐志顺和幸清贤,并要求中国政府调查并确认三人的失踪状况,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三人人身安全,同时保障包卓轩作为未成年人享有的一切合法权益。

【李和平的辩护律师要求了解案件,天津警方相互推诿】10月10日,李和平律师的辩护律师马连顺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要求介绍案情、强制措施、办案人员、要求会见,支队队长赵旭称“我不知道。这个案件分局各单位都参加办案了,大部分单位在分局,他们比我们这边掌握的情况多,你去问问他们。”但河西分局其他部门拒绝接待。

【中国律师发布关于人权律师之子被抓捕的紧急声明】10月11日,68名中国律师发出《关于包卓轩等人在缅甸失踪的紧急声明》。声明中表示:10月6日,包卓轩与其父母的朋友幸清贤和唐志顺在缅甸境内靠近中国的区域被强迫失踪。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警方对包卓轩等三人的失踪具有无法推卸的责任。为此,中国律师现提出如下要求:1、中国政府作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应保障包卓轩等人的人身安全,协同缅甸政府及时查找他们的下落,并告知他们的亲属或监护人;2、中国警方作为包卓轩等人失踪的责任方之一,相关责任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3、中国警方应立即停止对包卓轩及其他709事件被失踪律师家属的骚扰,停止阻拦中国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及其家人出境的非法行为,保障中国公民的出国权和回国权;4、联合国及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人权机构应对包卓轩等人失踪事件予以高度关注,切实履行国际义务,保护包卓轩等人在缅甸境内及其离境后的人身自由及安全,避免遭受不法侵害。

【余文生律师被抓捕一周年,向15个部门寄发控告信】10月13日,余文生律师被抓捕一周年之际,余律师向向国务院、最高检等15个部门寄发控告信,控告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大兴区看守所等。控告信中讲述:余文生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共被羁押99天。余文生被羁押期间,遭遇酷刑,家和律师事务所均被搜查,物品被抄,被关死囚牢61天,提审近200次,每天经常被提讯十六七个小时,无法保证睡眠,不能见律师。2014年11月1日左右大兴分局成立余文生专案组,对余文生审讯力度加大。专案组十个人三班倒对余文生审讯,从开始的谩骂,到把手余文生背拷在铁椅子上,直到后来给余文生使用酷刑。酷刑的使用,应该在11月2日晚到11月5日凌晨,一共用过三次刑,地点在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

【会见权】10月13日,包龙军的辩护律师黄汉中到河西预审支队要求见赵旭安排会见包龙军,被告知赵旭刚离开去开会。随后,黄律师到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投诉预审支队三项违法(未通知家属、不准予会见、决拒绝介绍案情)。河西公安分局警务督察和信访接待互相推诿,拒绝接受投诉。信访接待负责人称:“这个案件的问题不是河西分局可以回复的问题。”

【张凯的辩护律师要求了解案情被拒】10月14日,张凯律师的辩护律师张磊、李贵生到温州市公安局告知办案部门他们已接受张凯家属的委托为其提供辩护,并向办案部门提出了解张凯案件已查明的主要事实,以便提供辩护意见。温州市公安局接待的陈姓警员明确表示,因张凯所涉案件属于国家安全案件,所以拒绝向辩护律师告知案件情况。

【锋锐律所律师的子女们被限制出境】10月15日,北京刘晓原律师之子在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大厅办理护照时,警察告知,因他参加了反动组织,北京市公安局不允许他办理护照。除刘晓原律师之子外,王宇律师之子、于合金律师之子目前都被限制出境,使他们无法出国继续学业。刘晓原、王宇、于合金三位律师都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执业。

【律师家中遭警方搜查】10月15日上午9时30分到10时,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对上海郑恩宠律师的家进行了搜查。据悉,五名警察进入郑律师家中,搜走台式电脑一台、电脑显示屏一台、电脑连接线两根、手机一部。这是自今年7月9日当局对全国维权律师围剿以来对郑律师家的第五次搜查。

【律师及其子女被限制出境】10月15日,据网络消息不完全统计,“709抓捕律师事件”后已有至少26位律师及其子女和人权捍卫者被禁止出境。有17名律师被限制出境:1张庆方、2梁小军、3蔡瑛、4斯伟江、5李方平、6陈武权、7燕文薪、8葛永喜、9黄思敏、10刘正清、11葛文秀、12王全平、13李国蓓、14陈建刚、15张磊、16李金星、17庞琨。另有9名其他人士:1王宇律师儿子包蒙蒙、2人权捍卫者向莉、3锋锐所于合金律师之子、4李和平律师15岁的儿子、5李和平律师5岁的女儿、6、NGO工作人员苏楠女士、7范燕琼、8冯正虎、9刘晓原律师之子。

【律师家中被搜查】10月16日,半夜近24时到次日凌晨4时30分,温州市公安局警察对张凯位于北京的住所进行搜查,一名女性警员对当时在场的张凯的妹妹说:“你们越在网上发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哥哥在里面日子越不好过!”

【德国人权专员关注中国709律师大抓捕事件】10月16日,德国政府人权政策和人道主义援助专员克里斯托夫·施特雷塞尔于公开表示:过去三个月,中国史无前例逮捕了100多位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我们对上述人士的境况抱持极大的担忧。其中约30人仍被扣押,无法寻求法律援助,亦不能与家人联系。检方尚未对他们提起正式的诉讼。这与中国政府推进依法治国的要求相违背。我因而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在押律师,不继续限制他们执业和为当事人辩护。

【锋锐律所律师转所需专案组同意】从7月10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被抓走后,全所律师处于半停业状况已三个月。如今,全所五十多名律师要转所,转所手续报到北京市司法局一个月,得到的答复是要经过专案组同意。

【控告】10月16日,就河西分局拒绝安排会见一事,王全璋的辩护律师李仲伟到河西检察院提出控告,并向河西分局再次提出书面会见申请、了解案件情况函,并让其转交给全璋的第二封信。

【律师助理生日,其母赴看守所送衣遭拒】10月20日,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的生日,其母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要求给她送衣服和见面,均被拒绝。

【幸清贤的辩护律师无法查到其下落】10月21日,幸清贤的辩护律师冉彤到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兴安盟公安分局寻找幸清贤下落,警方回复称:“幸清贤案是公安部统一指挥,该案公安部已指定移交天津警方。”10月23日冉律师前往天津市公安局河西看守所了解案件,被告知“没有关在这”,在预审支队被告知“没查到该案件”。10月6日,因帮助王宇、包龙军之子离开中国,幸清贤等人在缅甸境内被中国警方跨境抓捕。

【会见权】10月22日,吴淦(网名屠夫)的辩护律师燕薪再次到厦门公安局思明分局要求告知吴淦的羁押地点,警方回复称“根据法律规定来办”。同日,辩护律师再次向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提交《会见申请书》,要求立即安排会见吴淦并及时告知案件相关信息。

【律师家中被搜查】10月23日上午,上海郑恩宠律师的家再次被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搜查。警察搜走电脑主机一台、手机一部,离上次10月15日的搜查只有7天。这是自7月9日当局在全国对维权律师围剿以来,上海警方对郑恩宠律师家的第6次搜查。

【王宇辩护律师向预审警察提出六项意见和要求】10月23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李昱函、幸清贤的辩护律师冉彤、唐志顺的辩护律师冯延强和韦良月律师一同前往天津河西分局预审支队,被告知赵旭支队长不在,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等候到下午两点多,诸位律师见到赵旭,李昱函律师当面向赵旭支队长提出六项意见和要求:1、尽快依法安排会见当事人王宇,不要再拿涉嫌煽颠危害国家安全为借口拒绝安排会见;2、相关法律明确规定办案人应当向辩护律师介绍案情,王宇案的办案人或者传达的发言人至今拒不向辩护律师介绍案情明显违法,强烈要求予以纠正并马上介绍案情;3、王宇案的办案人是谁?要求专案组办案人直接与律师对话,不需要幕后操纵提线前台木偶表演,以此搪塞律师;4、王宇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至今已经超过一百天,至今不向家属送达告知书严重违法,希望立即纠正;5、刑诉法虽然规定有监视居住或者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是并非秘密关押,要求立即告知监视居住地点;6、我们从央视播放的视频中看到王宇面相浮肿、言语迟钝,与之前言语犀利精明强干的王宇形成鲜明反差,她受到了怎样的虐待或者酷刑以致身体健康状况如此衰落?我们需要解释。

【会见权】10月23日上午,谢远东的辩护律师张仁到天津河西看守所要求会见。值班警察称预审支队队长赵旭不在,下午再来。张律师下午再来到河西看守所,仍未能见到赵旭。张律师向值班警察提交律师手续,他们拒绝收下。

【滞留美国的人权律师被调查】10月25日,因公开声明退党、滞留美国的前温州中院法官钟锦化,从国内朋友那里得知,当局已启动对他的一系列调查,如他在曾经就职的温州中级法院做过什么事情、出差的费用、住过的宾馆或去过什么酒吧,都在被调查的范围内。

【控告】10月27日,王全璋律师的辩护律师袭祥栋接到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控申处电话通知,他和李仲伟律师对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提出的控告已正式受理,待调查后会依法答复律师。据悉,袭、李两位律师接受王全璋家属委托担任其辩护人后,截至目前,两次会见申请未被准许;两次要求了解案件情况未给答复;两次致信全璋,是否转交不明;中秋王全璋妻子邮寄的月饼被原封不动退回;王全璋的家属至今未接到指定监视居住通知。

【青龙山“洗脑班”死灰复燃,六律师实地调查取证】惊闻已经关停的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死灰复燃,10月28日夜,马卫、冯延强、常伯阳、董前勇、任全牛、许付桂六位律师从哈尔滨驱车7个多小时赶到建三江,休息不到4个小时后又急奔近2个小时,赶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俗称黑监狱、洗脑班),依法进行调查取证工作,主要问题有:1、该基地设立的时间和具体职能;2、该基地关押石孟昌等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3、该基地的组织机构代码、设立依据、人员编制及具体分工。“洗脑班”内一便装男子隔着铁门告知,得有政法委的批准手续才能进来。2014年3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到该地进行调查工作时,被建三江公安局抓捕、关押、殴打、拘留。

【立案权】10月31日,福建邹丽惠律师发出消息,她起诉司法部撤销律师年检考核办法和确认未年检能否以律师身份接受委托两个信息公开案件,已按原诉状内容获北京三中院立案受理。

【限制出境】10月31日,游飞翥律师在北京国际机场被限制出境,机场警察告知,接北京市公安局通知,因游飞翥出国会危害国家安全,禁止出境。游律师要求书出具书面决定及手续,警察予以拒绝。

——律权关注发布

阅读次数:1,3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