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上下五千年

永康,别哭,同命相怜,你若哭泣,全国人民都将放声痛哭!

永康,我知道,你被他们抛弃了,心里难受。但是,别哭。我相信,你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坏人,你是一条铁打的汉子。我深深的相信你。​

从小道听来的消息,说你贪了很多、占了很多、也曾有过很多女人。这不是问题,人之常情嘛。面对金钱美色,谁真不想要呢,顺不顺手而已。但是,不能因此就说你是坏人。

他们又说,你暴力维稳、破坏法治,整了很多好人、干了很多坏事,让整个国家法治倒退、道德沦丧。这个,更不是问题。贵档是集体领导、是民主集中制,你个人的意志,管个鸟用?不能因此就把你当作坏人呀,恰恰相反,说明你对贵档的忠贞不渝,工作是那么的坚强有力。

他们又说,你参与政变,期望夺取最高权力。这算什么事呀?对贵档来说,完全是正当途径、公平竞争。造反、政变、倾人、取位,是贵档的一贯传统,从陈独秀到王明、李立三、向忠发、瞿秋白,一直到毛、刘、林、华、邓、胡、赵,贵档家事,历来如此。毛就明确的说过:“所谓政治,就是你死我活、你下我上”,毛氏深许“造反有理”呢。稍微有点档史常识的人就会知道,你的想法、做法,一点没有错。成王败寇,切莫悲伤

又有人说,你谋杀前妻。这一点,超乎我的想象。不过,按照贵档传统,似乎也还没有突破祖制,无非下手狠了点。毛氏当年丢下杨氏不管,何尚又非借刀杀人?革命时期,这种事情,比比皆是。为了自己理想,哪管家人死活?刚刚生下的儿女都可变卖换钱,何况已经不再耐看、并且挡了自家大好前途的糟妻?

永康,别哭。你不是坏人,只是一个倒楣的受害者。

要怪就怪,你遇着了一个不仗义的团队。几十年为之打拼,临到最后,硬生生被他们抛弃。他们岂止是抛弃,简单是要用你来祭旗。你说,大观园里,哪个不是你这样子?“不是一家人,不上一家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永康,你与撕咬你的先生们,曾经长期朝夕相处、同朝共事。你的每一步提拔,都有组织的认真考察、反复打量,最终认定“你我同心同志”,“是一路人”,才得以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坐镇中枢,挥斥方猷。现在,他们居然翻脸不认人,把你斩断手足,咬得奄奄一息,丢出墙外,供我等观赏。这让我说什么好呢。

最可恶的是那帮媒体记者,成天摇唇鼓舌,揭你老底。从你入职石油事业,一直到任职四川、执掌公安、出任常委,好像从来都只干坏事,一坏到底。他妈的这帮婊子,当年你在位的时候,一切错漏,他们不仅不披露、不报道,还积极的帮助掩饰,“化腐朽为神奇”、歌功颂德,让你飘飘其然,忘乎所以,以为自己天纵英明、一切皆可搞定。最终,越走越远,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现在,你老一不小心,败走麦城,他们却又急不可耐的充当正神。这些家伙,没有一个不是狗娘养的!永康,别哭,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比站在墙内的那批哥们儿仗义。看看,你的一个个大秘、一个个弟兄,都紧随你倒下。没人反水,这就是一个奇迹。人家,都认你,是条汉子。

我相信你比那批媒体人更残存有良知。他们就是一群立了牌坊的婊子。想想看,你的问题刚刚“立案审查”,各路媒体的“案情”报道,就是铺天盖地。这些婊子哪是在做新闻?他们早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你不倒台,他有足够的材料与事实,可劲的歌颂你,向你邀功请赏;如果你一旦倒台,他便狠命的踹你,显示自己的“独家功底”,好向别的主子讨些狗食。

我更相信,你在台上的一言一行,你付出的每一份艰辛、每一份努力,都是为了你深爱的档和国家利益。你对档和人民的忠贞,我深信不疑。当然,你可能确实多贪了一些、多占了一些、多用了一些、多玩了一些。但是,这只是细枝末节的问题,绝不影响主流本质。我相信你心向国家民族、呕心沥血、百折不回。

永康,别哭。你只是一个受害者。

要我说,你真正唯一的错误,是接受了错误的思想、错误的观念、错误的信条、错误的教育。这些错误的东东,全部来自你常常挂在口头的万恶的国外势力。这伙发端于德国、成型于苏俄的国外势力,凶残、暴戾,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灭绝文化、解构社会,它阻碍人的思想、消灭人的理性、淹没人的良知、膨胀人的贪欲、纵容人的残忍。这股势力,曾经横行一时,目前已经被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抛弃。

永康,别哭。你的不幸仅仅在于:你的一生,全心全意委身于这股国外势力。中毒太深,脑子里只装得下唯一的宇宙真理和永远的强权暴力。你的贪腐,毁掉的只是你自己的小小前途。并且,你会悠闲的坐在舒适的小楼里,安享余生。但是,你曾经的忠贞与奉公,毁掉的却是整个国家民族。因为你的忠贞,我们的司法体系近乎空转;因为你的奉公,这个国家天天上演暴力;因为你的英明,中华民族正在丧夫基本的人性;因为你的伟大,这个社会正在迅速崩溃。

因了你是受害者,我们被迫都是受害者。与你老相比,底层民众,没有特权的保护,我们所遭受的不幸,又十倍、百倍、千万倍于你。​

永康,别哭。同病相怜,你若哭泣,全国人民都将放声痛哭……

转自新浪微博,原文在新浪已被河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