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不负责任,不会永远不负责任,对不对?

17罪
判决书上写了17个“有罪”。

1986年2月4日,“美利坚合众国诉金无怠案”正式开庭。庭审一共进行了四天。金无怠本人在第三天作证。那次审判的法官说,他从来见过像金无怠这样的人,不仅对自己被控的罪行供认不讳,还找出一套缜密的说辞为自己辩护。

金无怠在自辩中说,他做这一切的动机不是危害美国,而是让美中两国化敌为友。他特别提到1970年,他曾把总统尼克松给国会的一份特别报告交给中国: “报告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说美国将采取行动,与中国建立务实、合作的关系。尼克松的态度转变让我非常惊讶。我想让周恩来看到这份文件。”

直到今天,很多有关金无怠的文章和书籍中仍然会对他1970年传递这份情报大书特书,甚至有人认为他应该被看作是美中建交的功臣。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金无怠作证的两天前,在同一个法庭上,联邦调查局探员马克·强森出庭作证,提到金无怠供词中这样一句话:“从1967年到1976年,我没有接触过任何人。”

金无怠一向在日记中细心记录下自己的每一次行程。而在1968年到1976年这段时间,他的日记中的确是一个空白。

所以,金无怠在1970年真的向中国传递过那份情报吗?更可能的是,这只是他编出来的一个谎言,一个为夸大自己功绩,开脱自己罪行的谎言。

1986年2月7日下午4点,12名陪审员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讨论后裁定,金无怠17项控罪全部成立 (一项共谋间谍罪、一项将中国战俘情报送给中国,对美国国防造成伤害罪、四项非法传递政府机密情报罪、六项未如实申报所得税罪、五项未依法申报外国银行账户罪)。

听到审判结果时,金无怠面色冷峻,而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的周谨予哭得几度昏厥,最后由法警架出法庭。

庭审结束后,金无怠回到拘留所等待3月4日的判刑。在铁窗背后,他依然对中国政府出面营救他抱有希望。尽管他已经从报纸上知道,就在他被捕两天后,美国国务院正式向中国提出抗议,而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回应说:“我们同那个人没有任何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但金无怠还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在一次探视中,他提出要周谨予去一趟北京,设法求见邓小平。他说,“只要邓小平能给里根总统拨通一次电话,有可能得到释放。”

张茂林:“她说,金无怠要她去北京见邓小平,邓小平可以救他。我说,这个绝对不可能,我说那个时候,中国根本不承认他是中国的间谍。他怎么可能接见你呢?所以后来她就没有去。”

1986年2月19日下午,周谨予和往常一样去探视了金无怠。那天晚些时候,金无怠还接待了另一位访客——纽约华文报纸《中报》记者陈国坤。那时的他似乎依然相信,中方对他不会袖手旁观。他说:“至少要做给世界看,是不是?人员出了事情,结果,好,就一句‘我根本不理’,这从人情上说不过去……这个国家不负责任,不会永远不负责任,对不对?”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