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凶手三年前那颗消失的子弹终于在三天准时登陆,从而引发故事中的善男信女们由于弯曲的阴谋或血淋淋的暗示一个个从高处纵身一跃落地开花,一如这天午后疯狂暴跌的中国股市,飞流遥指落日,消失的凶手没有痕迹。

于是我们去电影中寻找股市的阴谋和爱情,于是我们去股市寻找电影里的一凶手,曲终人散我们去满天雾霾的风中寻找凶手,这一对贼心不死的老男人离不开艳遇。

当三个月前斯瓦辛格风中的那一把老拳终于砸出上证指数2850的弥天窟窿,我知道三年前那颗子弹早晩会来。就在上周五的11月27日午后,消失的子弹雨如期而至,于是我们集体卧倒,于是凶手消失。

一个冷血警官赴约那位刚越狱的女人,究竟把她揖捕归案还是成就美人复仇的梦想,面对眼前这脉脉含情的女子,一种死亡游戏的意象飘过,女人闪烁的眼神挑逗未来。

一个女人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这个女人一脸无辜,一个男人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要么此女人击败彼女人,要么两个女人联合起来击垮男人。

千百年来所谓英雄救美从来都是没有原则可言的,比如当年冲冠一怒的吴三桂和这部电影里策马楼道的英雄美人。

当美人忽明忽暗的粉腿摇曳在黄昏的屋顶,倾斜中的红颜为天下男人指了一条天堂之路,男人的眼神离不开女人闪烁的大腿一如女人都渴望唱死在英雄的怀抱。

那个淹淹一息的美人无欲无求的睡在这个男人的肩上,明天会不会醒来,漫天飞舞的歌声通往天国,这一场死亡游戏是不是依然继续?

2015-12-1(上海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