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可语冰雪。感谢神,人世间还有比喻。我很恐惧用文字表达某个意思,甚至恐惧与人说话,因为我总是辞不达意,而听者又总是对我的话语任意歪曲。

自从遇到K大师以后,我就肆无忌惮了。他向我宣扬:“我即良知。我即宇宙!”他说:“人创造了一切,包括上帝。”他说:“我即万物的尺度。”他说:“众生平等,皆可成神。”他说了很多。我都很信服。

瞧,我并不想探讨这么深奥的哲学问题,至少现在是这样。我只是随心所欲地生活。能指导我生活,让我更加自由的就是好东西。长时间来,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知道怎么弄的,一天早晨醒来,我没有变成一只卡夫卡的甲壳虫,也没有变成一只庄子的夏虫,我变成了一只六条腿,两个触角的昆虫——我花费了很大的劲才明白自己是一只蚂蚁。

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我连一个同伴都没有。我怎么交流啊?身上的器官也不会用。头上的触角用来做什么?发射信号,还是用来探路?我步履蹒跚,内心恐惧。我原来住的是五百平米的别墅,还有大草坪,二个车库,外带一个露天游泳池。这对我的国家的人民来说简直和天堂无异了。这些现在于一只蚂蚁来讲,真是掉进了一个没有底的地狱。我跌跌撞撞,走得像只螃蟹。

我决定要去寻找K大师。他见多识广聪明智慧,仙风道骨。他就像是指导我人生的神。大师是我请到家里来的。我找啊找,却始终找不到他。整个世界全变了。还好,我残留了一些人类的智慧,外加蚂蚁的本能,在找不到大师——我的神的情况下,我依然混进了一个蚁群。生存问题是不存在了,像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一样。我是一只倒霉的工蚁,每天都得全心全意为我的王后服务——那可不是我作为人类时候他们宣传的那样。

有一天,我爬上了一座高山,应该是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吧。鬼知道我爬那么高做什么。也许是想像一个虚无的哲人那样体验下山高人为峰的孤独吧。也许还心有不死,想找到K大师,让他来解决我的问题——大师的话语带着能力。我即宇宙。我只是一只蚂蚁,而且是一只工蚁。

我找到了肉类,正在犹豫像一个聪明的人那样偷吃一点呢,还是像一只尽职的工蚁赶快回去报信。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天外来了一片肉色的云,把我给搓得成了泥。在被搓成泥以前,我终于没喊大师救救我吧,而是喊:“上帝啊,救救我吧!”上帝像一道光,一道真光。我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原来大师在餐桌的盘子上发现我正在偷吃冷肉,于是就把我给掐死了,而我漂亮的太太就坐在桌旁,大师的左边。我正要问上帝:“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世界不见了,连同那大师和蚂蚁。

2015年12月3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