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社会一直政教合一,实际上很难想象政教不合一的穆斯林社会是什么样的。简单地说伊斯兰世界有几方面特殊。

自古以来几乎所有政体都与一种或几种宗教有关。例如中国古代的政体是儒教主导,后来中国有的朝代也有佛教和道教的影响。《雅典与耶路撒冷?》一文指出一个政体又常常与它的主导宗教有差别或分歧【1】。历史上政教合一是政权的自然形式。只是从近代开始,特别是从美国宪法和法国革命开始,才逐步出现以意识形态为基础的主权国家。政教分离也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来考虑世界上主要一神教和它们的相关政体。世界主要一神教是指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除了这三种一神教以外,还有一些只有局部影响的一神教,例如起源于波斯的Zoroastrianism和最近受到伊斯兰国残酷迫害的Yazidi 。这篇文章不考虑它们。我们先看三种主要一神教创立人时代的政体,然后考虑其圣书描述是什么样的政体,最后再来看这些政教关系的现实意义。

中东历史泰斗伯纳德·路易斯教授曾经这样总结三个主要一神教的建立者和他们的政体【2】。对犹太教来说,以色列子民从被奴役逃走,在荒野里流荡了40年才被许可进入许望之地。他们的领袖摩西只能瞄上一眼许望之地,不得进入的许可。对基督教来说,耶稣被侮辱和钉十字架,有几世纪他的追随者被迫害被殉道。而默罕默德在他生存时取得了胜利。他夺取了他的希望之地并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在其中他有全权。他的决定和行动被圣化在穆斯林的经典(Hadith 和 Sunna)在穆斯林的传统被得到放大。穆罕穆德在世时通过各种手法,包括交易、联姻、条约、和征服统一了沙特阿拉伯半岛。他的后继者继续征服欧亚非,扩大了疆土数十倍。伊斯兰帝国曾经统治过西班牙,还打到维也纳城下。政治历史上这三种宗教差别巨大。

从另一个重要角度看这三个主要一神教的政体是从它们的圣书来看:犹太人的旧约圣经、基督徒的新约圣经、穆斯林的可兰经。正如【1】所考虑,宗教描画理想政体的形式(基督教要复杂的多,下面稍有涉及)。这三个一神教中,犹太教最古老大约起源于公元前1200年。如前所说,摩西未能看到犹太建国。根据圣经记载,约书华带领犹太人征服当地土著人后建立了以色列人的家园。但是那时建立的以色列不是国家而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邦。后来以色列有一段时间由士师(Judges)领导。再后来为了抵抗外族入侵以色列建立了国家。第一个以色列国王是扫罗(Saul),第二个国王是大卫,第三个国王是所罗门。以后以色列国基本上是世袭国王制,与同时代的其它王国类似。因为篇幅所限这里的叙述已经大大简化了,有些重要因素和重要发展没有提及。无论如何,旧约圣经多次指出神(即上帝)建立以色列是想让它成为其它国家和民族的道德典范,并没有要求以色列侵略扩张。在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神所许愿的宝地)以前,神已经给以色列划好疆界,这与伊斯兰教完全不同。后来因为以色列多次犯罪触怒了上帝,上帝为了惩罚以色列让它亡国。此后古巴比伦征服了古以色列,许多以色列人(包括王室和精英)被掠到巴比伦为奴隶。不过旧约圣经也多次预言上帝会让以色列复国。

基督教实际上原来是犹太教的一支。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区别是如何看耶稣这个人。在耶稣到来七百年以前(甚至更早),旧约经书和先知的预言上帝将赐以色列人一位弥赛亚(意思是救主)。基督徒认为拿撒勒人耶稣就是这位弥赛亚,而另一些犹太人则认为不是。犹太人倾向于从政治意义上理解神所预言的弥赛亚,盼望这个弥赛亚像大卫王那样带领犹太人战胜外族统治者(耶稣时代是罗马帝国),重新建立犹太国。基督徒从更深一层理解弥赛亚,这个弥赛亚将带领信他的人脱离罪恶成为神的真正属民。公元70年耶路撒冷城被罗马军队攻陷后犹太教正式分裂,分别成为犹太教和基督教。基督这个词的意思是受膏者。在圣经里王才受膏(参考旧约圣经撒母耳记关于扫罗和大卫受膏的纪载)。所以称耶稣为基督也是认他为王。但是耶稣基督的国与世俗的国意义上完全不同。新约圣经里耶稣常常提到神的国(Kingdom of God,有时天国 Kingdom of Heaven),他指的是属灵的意义或是将来末日审判以后的国,不同于世俗的国。约翰福音 18:36 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对我们来说这些很重要。耶稣被钉十字架死时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地区属于罗马帝国的一个省。基督徒在罗马帝国里曾经有几世纪受迫害,有时迫害很残酷。一本权威的罗马帝国史有一些容易读的记载【3】。虽然受残酷迫害,基督教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壮大。康士坦丁大帝一反过去的罗马国策确立基督教为国教。从那以后基督教在欧洲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直到近代的美国独立和法国革命。

上面引用的经节中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新约圣经没有讲基督教徒占主导的政体应该是怎样的。后来二千多年基督徒占多数的国家实行什么样的政体成为一个完全开放的问题。历史上有许多摸索,天主教会和新教教会在这上面也犯过许多错误。只是最近二三百年来西方政体才逐步走上正轨。西方对政体现代化有两个重要贡献:民主和政教分离。我以前讨论过民主,指出所有公民在政治上应该是平等的。既然平等,任何人都应该有选举和被选举权,民主政体就是自然的选择【4】。以后我会继续讨论民主与基督教之间的关系。本文我们先考虑政教分离。从历史上看,政教分离是一种现实政治。在政教没有分离以前,各个教派认为其它教派错误甚至是异端,恨不得消灭为快。北美殖民地建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欧洲一些教派在本国受迫害而期望在北美建立不受宗教迫害的新乐园。但是许多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的教派又反过来迫害其它教派。慢慢地许多人认识到只有建立一个独立于教派的政府才能实现和平正义公平的社会,即政教分离。那么政教分离是否符合圣经呢?如果政教分离与圣经冲突,那么早晚会有人挑战它。下面我们从神学的角度来考量这点。

许多人认为基督教的政教分离的根据来自耶稣回答一个挑战性的问题。马太福音 22:16 (法利赛人—敌视耶稣的一派犹太人)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的人、去见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 神的道、甚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 22:17 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该撒(即凯撒大帝)、可以不可以。22:18 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就说、假冒为善的人哪、为甚么试探我.22:19 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看。他们就拿一个银钱来给他。22:20 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22:21 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 神的物当归给 神。耶稣看出他们的什么恶意呢?如果耶稣回答说应该交税,他们会说耶稣不过是凡人也要顺服罗马帝国当局,这会使耶稣在许多犹太人眼中失去弥撒亚的光彩。如果耶稣说不要交税,他们会向罗马当局告耶稣谋反。耶稣的回答很有智慧,避开了这些人的陷阱。耶稣的这个回答有一些政教分离的因素,但是不全面。首先,交税只是经济的一部分,经济只是政权统治的一部分。况且如果一个基督教政府成了“凯撒(统治者)”,更复杂的是如果一个不同基督教教派主持了政府,那怎么办?

我们再来看基督教的特殊性。基督教与其它宗教有很大不同。在多数宗教里,如果一个人生在一个宗教家庭里,他或她一般就属于那个宗教。另外一个人如果遵守某些法律和规条,那个人常常就属于那门宗教的教徒。但按照圣经,一个人要成为基督徒必须要重生得救。约翰福音3:1-16,特别是 3:5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 神的国。一个人可能生在基督教家庭,但是如果没有重生,按照圣经就不是基督徒。一个基督教社会总会有相当一批人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现在基督徒占多数的美国真正重生得救的是少数。中世纪时欧洲各国中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恐怕也是少数,只是那时的社会压力大,许多非基督徒在口头上也说是基督徒。因为一个基督教社会必然有许多人不是真正的基督徒,政体需要实行某种政教分离。

我认为政教分离的圣经依据来自新约圣经马太福音十三章稗子的比喻。13:24-30 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阿、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么、从那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作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么。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 13:36-43 当下耶稣离开众人、进了房子.他的门徒进前来说、请把田间稗子的比喻、讲给我们听。他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一个有许多基督徒的国家必然有真正的基督徒,但也有稗子就是魔鬼之子,还有其它各种信仰的人,包括异端。耶稣的教导很明确,不要因为信仰现在惩罚这些人,要等将来末日审判时神来一起审判。这与旧约时严惩违反神的律法,异端,或拜偶像的人完全不同。当然,一个正常社会需要对通常的罪犯:杀人,抢劫,强奸,偷盗等进行审判和惩罚。世俗法律就可以达到这些目的。这样政体和教会就可以分离了。我们看到虽然欧洲经过了两千年才实现政教分离,但实际上政教分离符合新约圣经教导的精神。

现在我们转向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没有定规的政体成为鲜明对照,从一开始伊斯兰教的政权就与宗教紧密联系。前面讲过穆斯林把穆罕穆德的言行编为伊斯兰教的经典,后来的法律政体都要向这些看起。伊斯兰社会一直政教合一,实际上很难想象政教不合一的穆斯林社会是什么样的。简单地说伊斯兰世界有几方面特殊。首先,哈里发(Caliphate)这个词有两个意义:一个是穆斯林中的最高领袖,穆罕穆德的后继人,阿拉(即伊斯兰教的上帝)在地上的代表;另一个是伊斯兰教在地上的唯一政体。按照伊斯兰经典,世界上所有穆斯林应该归一个领袖哈里发统治。“伊斯兰国(IS)”有那么大的能量与这点有关系。第二,理论上穆斯林世界是不分国界的。法国革命引起的国家主义确实在穆斯林世界有影响,例如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ürk, 1881 – 1938) ,埃及的纳赛尔,伊拉克的萨达姆等都受国家主义的很大影响。但是纯正的伊斯兰主义者从不认为穆斯林社会应该分国界。第三,伊斯兰教看世界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穆斯林世界属于已经见到光明的世界。另一部分是属于黑暗的非穆斯林世界,等待穆斯林发动圣战去“解放”(参考【2】)。这与犹太教和基督教成鲜明对比。犹太王国有地域限制。基督教虽然要传教到全球,但是传道不用武力(个别地区有,但是那不符合圣经。圣经中压根没有类似于圣战(Jihad)之词)。第四,政治权力在穆斯林社会的重要性可以在穆斯林两大主要派别你死我活的斗争中看出点滴。早期一个哈里发死后,谁来接替他为新的哈里发引起了争执。一派要求在默罕穆德所在的大部落氏族里选,一派要求在默罕穆德的女婿的后裔中选出(默罕穆德没有儿子)。前一派占了上风,成为逊尼派。后一派成为什叶派。第五,早期和中期的伊斯兰政权比较开明。在许多伊斯兰政权下,犹太人、基督徒、基督教的异端等,只要你交更多的税,同意作二等公民且不反抗就可以和平生活下去。当然如果反抗,镇压常常也是铁腕的。这是中世纪时许多犹太人和不认同教廷的基督徒逃到伊斯兰统治地区的原因。第六,虽然穆斯林政权是政教合一,但是与欧洲的政教合一有很大不同。欧洲是政权与教会合一。穆斯林社会直到近代没有类似于基督教教会的宗教机制。只是在最近的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伊朗才产生类似教会的宗教机制。伊斯兰世界中没有类似教会的机构存在对伊斯兰教的改革有深刻的影响,将来我们讨论伊斯兰的宗教改革还会涉及。

由于伊斯兰教与其它宗教的不同和穆斯林社会的历史的独特,穆斯林国家实现现代化有许多难处。首先,很难看出如何在穆斯林社会实行政教分离。确实有少数穆斯林国家实现了一定程度的政教分离,土耳其的凯末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但是这些都没有从伊斯兰教从神学上确立政教分离的正当性。政教分离对于现代社会相当重要因为它有利于人员的交流、贸易、法律的公平、法治的实现等等。但是政教合一贯穿于可兰经和伊斯兰教相关经典中,可以说在它的DNA里。其次,“伊斯兰国(IS)”之所以对一些穆斯林有巨大吸引力在于它恢复了哈里发。土耳其的凯末尔提倡世俗化在1924年废除了哈里发。名义上持续一千多年后最后一个哈里发同最后一个穆斯林帝国奥斯曼一同消失。从那以后不时有伊斯兰主义者要求恢复哈里发。宾拉登就对哈里发被废除耿耿于怀,把废除哈里发一事归罪在西方头上【2】。宾拉登想要恢复哈里发,自己也有成为新哈里发的野心。但是宾拉登同时有深谋大算。当有人推崇他自立为哈里发时,他说哈里发是个双刃剑,他的意思是时机尚未成熟。现在“伊斯兰国(IS)”成立使得一部分的穆斯林找到了早已盼望的“国家(哈里发)”的成立。在英语里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就是伊斯兰政权。这是世界上唯一合乎可兰经和其它伊斯兰经典的政体。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地许多穆斯林涌向叙利亚加入IS。大西洋月刊最近有关于伊斯兰国的深度报道【5】,其中有不少有价值地方。有些地方不是完全准确,以后再讨论。【5】的许多批评和警告是很有价值的,例如奥巴马错误轻看伊斯兰国和缺乏有效战略对策。有些人(包括许多华人)认为既然伊斯兰国那么残忍,多数穆斯林不会愿意加入。这种看法过于肤浅。许多穆斯林可能起初看不惯伊斯兰国的残忍和对可兰经的解释。但是毕竟它是现今唯一真正实现伊斯兰教的哈里发。许多穆斯林会根据谁胜利谁壮大来选择,至少是顺从。要考虑有效的应对伊斯兰国的战略,需要更深刻地考虑一些宗教的本质问题。这留给将来的文章。

注释:

【1】韩家亮:雅典与耶路撒冷?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51124130806.html

【2】Bernard Lewis, “What Went Wrong?: The Clash Between Islam and Modernity in the Middle East,” Harper Perennial, 2003. Bernard Lewis, “The Crisis of Islam: Holy War and Unholy Terror,” Random House Trade Paperbacks, 2004.

【3】Simon Baker, “Ancient Rome: The Rise and Fall of an Empire,” BBC Digital, 2010

【4】韩家亮:初谈平等和现代民主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771 韩家亮:宗教、制度与普世价值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9452

【5】Graeme Wood,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5/11/16/395111.html#ixzz3riFETLHS

原载: 《大西洋月刊》http://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5/03/what-isis-really-wants/384980/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