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种渴望文革动乱的人,文革真的回来了,能保证只会斗人,打人,甚至打死人,自己不挨斗,不挨打,更没有死亡的威胁吗?当然不会。文革十年,斗人的挨斗,几乎是一个定律。今天你怎么整人,明天人家也会怎么整你。

汉奸这个词儿,最早是指明末清初,那些跟入关的满人帮忙的汉人。这样的人很多,成千上万的。不夸张地说,满人的天下,至少有一半儿,是他们帮着打下来的。然而,在满人统治了差不多两百年之后,汉奸这顶帽子,又扣在了另外一些人头上。鸦片战争的时候,前线的满人将军每每惊呼,前线遍地都是汉奸,好些老百姓都在帮英国人,给他们带路,卖给他们食物,而清军却常常得不到给养。严格地说,也不是老百姓乐意帮洋人,洋人出钱雇人,出钱买东西,老百姓,是看在钱的面上了。反过来,清军随便抓夫,随意抢粮食,老百姓当然避之唯恐不及。从那以后,清政府抓住跟洋人交易的百姓,一般都是按通敌的汉奸严惩的,但即便如此,也禁不住。

再后来,汉奸的帽子给了那些办洋务,跟洋人打交道的官员。最初的时候,别说办洋务,就是进了朝廷办的学西学的学堂,都被人骂成汉奸。朝廷第一所新学堂同文馆,就是因为害怕被骂成汉奸,才没有人去。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跟洋人谈判的人,就是更是汉奸了。曾国藩这样的理学大师,中兴第一名臣,就因为办了天津教案的交涉,被人骂成了狗屎,戴着一顶汉奸的帽子,进了棺材,一直到最近二十年,才算摘了帽,算是摘帽汉奸了。

至于李鸿章,则“李二先生是汉奸”,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成为共识。人们不仅传说他收了洋人的钱,而且儿子还成了日本人的驸马。但是,跟洋人的交道,又不能不打,要打,最好还是得他去。如果换了别人,中国的损失会更大。比如中俄瑷珲和北京两个条约,人家对方都没有动刀兵,就活活地把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南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给拿走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李鸿章就是汉奸,到现在,也摘不了帽,谁敢动这个心思,就是历史xx主义。

汉奸满地的时代,是抗战时期。侵略者打进来,占了半个中国,沦陷区的伪军、为日本人办事的伪政权人员成千累万。说他们都是汉奸,也是可以的,只是多数人仅仅为了活命混口饭吃,只有大个的,才是货真价实的汉奸。战后以汉奸罪清算,也只清算了那些魁首。

汉奸帽子满天飞,是当下。和平年代,没有洋鬼子打进来,办外交的,也都是政府。按说即使按过去的习惯,也没法说谁是汉奸了。可是,偏偏这种时候,却到处都是汉奸了。这里的汉奸,跟义和团时代类似,只是,那个时候,在洋学堂读书,跟洋人打工,用了一件洋货,都是汉奸二毛子。现在稍微变了一点,用洋货可以,但用东洋货不行,开日产的汽车尤其不行。但是,用东洋货的汉奸,仅仅是汉奸中的一小部分,最大最多的汉奸,是喜欢美国而且批评政府的人。当然,如果你仅仅喜欢美剧,喜欢摇滚,不大说话,汉奸的帽子,也许还飞不到你的头上。但是,只要你张嘴说话,对现实不满,或者仅仅对某个政策,甚至某个现象不满,哪怕就是对某些公园景点乱涨价发了句牢骚,对不起,你就是汉奸了。不仅是汉奸,还是美狗。如果你对某个前领导人有不同的意见,那么,你汉奸的帽子,就成了铁帽子,世袭罔替了,如果再有点名声,就有资格上人家的锄奸名单,照片上就有绞索了。

其实,当下的汉奸,不过是文革时期的反革命。那时候,是不是反革命,以是否忠于毛主席划线。但忠于还是不忠于,不过是嘴上一说。势力大的,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从前的反革命跟现在的汉奸,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那些爱国的斗士,没有办法抓人,给人带上绞索。顶多在人多势众,对方又放单而且年老力衰之际,可以趁机打人。当然,也不排除,这些人的确幻想着文革再现,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地杀上街去,抓人打人。实质上,他们这么折腾,就是在为文革还魂,制造舆论。民族主义也好,境外敌对势力也罢,无非是一个借口,一个陷阱,一口大锅,能把气氛炒热,把人带到沟里去最好,带不进去,至少可以在自己身上抹上一层爱国的保护色。里面即使不过是败絮,看起来也光鲜无比。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这种渴望文革动乱的人,文革真的回来了,能保证只会斗人,打人,甚至打死人,自己不挨斗,不挨打,更没有死亡的威胁吗?当然不会。文革十年,斗人的挨斗,几乎是一个定律。今天你怎么整人,明天人家也会怎么整你。你一张嘴,就封人家一个汉奸,人家一张嘴,也一样可以封你一个。今天几个跳得比较高,一门心思想重提阶级斗争,也经过文革的所谓理论家,当初都整过人,也爱过整,无一幸免。只是,这样的人,血管里流的就是整人的血,不整人,浑身难受,过敏。至于网上众多跟着骂人的,如果不是为了交差,不是为了挣五毛钱,真心觉得这样就是爱国,那你可当心了,过不了多久,你们自己人就会打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你们这种过分热心也过分傻的人。

来源:思想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