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日屠呦呦在瑞典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用中文做了题为《青蒿素的发现——中国传统医学对世界的礼物》的演讲。演讲中有说感谢同事,感谢协作单位,就是没有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人民。妳不感谢党也行,至少要感谢祖国吧。妳不感谢祖国也能忍受,至少要感谢人民吧。可是妳谁都没感谢。我觉得屠呦呦这样很不好,做了坏的榜样。

屠呦呦说,“我现在要说的是四十年前,在艰苦的环境下,中国科学家努力奋斗从中医药中寻找抗疟新药的故事。”请问,没有党的领导,没有毛主席的指示,你们能吃饱了撑的研究抗疟新药吗?谁都知道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任何行为都来自于党的领导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任何人不可能抛开党的领导从事任何研究工作,更何况,研究抗疟新药是一项党直接领导的秘密任务,因为越南抗美战场需要。

那时很多解放军战士伪装成越南战士在越南抗击美军。这种事情原先绝不能说的,现在已经过了保密期。越南北部山地亚热带丛林环境,疟疾肆虐,战斗减员严重,党中央不得不动员全国的生理化学药物等相关研究人员,不惜代价寻找抗疟新药。当然,诸如此类的动用举国体制寻找新药的任务很多很多,只有抗疟新药研究成功。

如同卫星上天原子弹爆炸,举国体制下中国科研人员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一旦出成功,人家都会激动得热泪盈眶,高喊三声“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什么的流行语。表彰大会上,照例要说“感谢党,感谢毛主席,感谢领导”之类的大实话。妳屠呦呦凭什么不说?而且在国际场合,正好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时候,妳竟敢一句都不提党领导,祖国的培养和人民的嘱托。

屠呦呦,人不能没良心啊!

倘若事情发生在当下,妳独自带领一个科研小组,完成一项专业课题,出了成果,不感谢党还说得过去。因为今天的思维方式和做事方式与40年前大不相同。但妳不是,妳所研制成功的青蒿素不是。妳自己也说了,那时40年前的事。40年前是早请示晚汇报的年代,妳所做的科研工作是党交给妳的任务。妳无法否认吧。

听说屠呦呦得奖之后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毛主席。

屠呦呦去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之前梦见伟大领袖毛主席。她兴奋地问:“毛主席,您有何指示需要我向世界人民传达?”

毛主席沉思片刻说:“共产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过时了,人家不吃那一套。但我们有中医药,人家吃这一套。在妳演讲稿里提一句我在1958年关于中医药的指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就可以了。”

习总日记20151208屠呦呦点头说:“好,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事。向全世界传达毛主席指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毛主席高兴地:“妳不愧是革命事业接班人。”

屠呦呦自豪地:“我还是毛主席的好战士。”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