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三环的夕阳刚刚落下,三里屯的尾灯就堵成了一片海。春秀路幸福一村小区的门口,几位大爷大妈坐在马扎上聊大天,这是他们茶余饭后的必备消遣活动。

“三号楼201那小刘,知道吧?为了环保家里头又弄了两株绿萝!真够绿色的嘿。”

“别说了,幸福公寓603那个姓李的姑娘,最近好像又相亲了,开口就要俩包包,这些个小年轻啊,真是够折腾的。”

旁边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大妈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这些听起来只是关于街坊邻居的闲散八卦,可不简单。

绿萝是大麻的代号,一株代表一百克。相亲是卖淫的暗语,一个包包指代嫖资一万。

翻译过来就是吸毒者小刘又从毒贩手中购买了二百克的大麻,外围小李以一夜两万的价格完成了一次性交易。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大爷大妈嚼舌根活动,而是4708部的一次情报交流会议。4708部,国安局下设朝阳区分部机构,是北京非常重要的情报机构。朝阳区面积470.8平方公里,因此得名。而更多的人只知道他们叫做“朝阳区群众”。

会议上正在埋头纪录的便是4708部部长,张大妈。记录完成后,张大妈盖上笔帽,说道:咱小区还有啥新鲜事吗?

现场无人说话,沉默了三秒。

一位穿红色羽绒服的大娘开口:“张部,公安那边指标又……”

张大妈示意红衣大娘不要继续说下去,用眼神指示,众人起身,带上马扎,走进位于一号楼的地下室内。

走进地下室,张大妈把笔记本使劲扔到桌子上:“公安那边怎么又来指标了?不是给了好多了吗?柯震东房祖名李代沫宁财神,我们都给了多少了!”
 “没办法……最近西城大妈和丰台劝导队突然发力,重要情报量涨的飞快,海淀那边这个月又贡献了个尹相杰!”

“尹相杰!我们也给过尹相杰,现在倒好,他们又拿去炒冷饭了!”

“张部,如果这个月不再给一个,咱们在数量上,可能就要丢第一了……”

张大妈攥紧了拳头,青筋暴现,她盯着墙上的锦旗许久。

禁毒小能手、扫黄天团、除暴安良保朝阳……

一个个荣誉称号在张大妈紧皱的眉间飞过,猛的睁眼,张大妈:“摇!”

众人忙活起来,红衣大娘将一台机器推到跟前,张大妈掀开罩步,一台巨大的摇奖机露出端倪。她摁下绿色的开始键,号码池内开始不断滚动。

噗,第一个字母“M”

噗,第二个字母“N”

张大妈摁下停止:“今天就两个字的姓名吧。”

一位半秃的大爷点点头,在键盘上敲下M和N,拼音输入法显示两个字“毛宁”。在一个大数据核对检索之后,大屏幕上显示出绿色的大对勾。

张大妈:这个月指标就给毛宁了!

众人点头,红衣大娘立即开始着手上报工作。

张大妈顿生一股悲哀,和平年代,曾经伟大到左右战争的情报探员,如今却只落得提供吸毒者罪名的地步。像是一股热血在胸腔不断撞击,却无处可以发泄。散会后,上了年纪的她回家的步履有点蹒跚,推开房门,家中空无一人。

很多人问过张大妈,为什么不结婚?

张大妈笑笑说,我已经嫁给共和国了。

但不是说张大妈就未曾坠入爱河过,事实上,她曾经和一位男情报员爱的天雷勾地火,只是后来的一场意外,让两人阴阳两隔,而张大妈之后就再也未曾动过心了,一心扑在了事业上。

翌日清晨,大爷大妈们围在小区内的一棵大树下,用自己的身体不断撞击大树。看似平常的晨练,实则包含不可告人的深意。情报员王大爷用不同的撞击大树的频率,组成一段摩尔电码,与众人分享情报。

电报如下:

“幸福村中街,白色捷达,可疑。”

张大妈挥舞起鞭子,破空的声音遮掩住她说话的声音。

张大妈:这辆白色捷达我也注意到有一段时间了,三里屯区域的停车费用很高,经常几个小时就要花费上百元。这辆白色捷达却停了接近一个礼拜,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小伟,你还有什么线索?

王大爷继续撞击树干,发出长短不一的频率:我已查到车主的姓名,叫做江主,大兴人,大专毕业,曾获得大兴区黄村书法比赛二等奖,综合来看,并无什么可疑。最近他去了趟巴黎旅游……

张大妈停下挥舞鞭子,问道:巴黎?

张大妈脑海里浮现出极端宗教组织在巴黎进行的恐怖袭击的行动,在张大妈眼里,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巧合。尤其是一个人刚去完巴黎旅游,回国之后就从大兴把车开到三里屯停了快一个礼拜没动窝,这可不是什么巧合,这可不是。

王大爷顺着张大妈的思路想下去:张部,你是觉得和isis有关系?确实,有很多外国人脱离国家自愿参加了这个极端组织,只是这个茂江主,并无什么宗教信仰……

张大妈:不能放过一丝可能,我们要对全朝阳区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走,我们去看看那辆白色捷达。

众人确认车辆所在位置之后,快速散开,消散成几股涓涓细流,不久之后,又重新在白色捷达前汇聚成一条大河。

王大爷从裤兜里掏出螺丝刀和扳手:张部,要撬开引擎盖看看吗?

张大妈看了看周围,此刻的时间是早上六点,上班族还未出发,胡同内人烟稀少,一片寂静。

张大妈:撬!

王大爷得令,撬开了引擎盖,众人围了上去,之后又爆发出一声惊叹。

引擎舱里安放了一个炸弹,而由于撬盖的这个行为触发了炸弹的开关,炸弹已经开始倒计时。14:58,14:57,14:56,……时间开始一秒一秒倒数。

王大爷没有想到自己直接触发了开关,神色有点内疚:对不起,张部,我没想到里面会……

张大妈打断:不怪你,我没有考虑周全。

张大妈拖着下巴,仔细观察起这个炸弹来,炸弹计时器下方有三根电线,从左到右分别为一根紫色、一根蓝色以及一根绿色。

张大妈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她在自己的脑海里寻找起来,双眸紧闭,眉头紧锁。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流去,在场却没有人退后半步,无限的信任被投到了张大妈的身上。

但世间只有时间是无情的,它不管好坏,只会向前。

计时器上还剩下一分钟。红衣大娘终于忍不住,上前打断张大妈问道:怎么办张部,我们是不是要联系公安来排爆?

张大妈抬起头来,睁开眼睛,摇摇头,向王大爷伸手:给我把剪刀。

王大爷慌忙递上。他不知道为何这个女人总是散发着迷人的自信,片刻中,他有些恍惚,仿佛早已停止跳动的那颗心又重新充满了活力。安全感弥漫开来,王大爷此刻觉得,别说是炸弹,就算是泰山在面前崩了,只要张大妈在,他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

张大妈接过剪刀,毫不犹豫地,剪断了绿色的电线,众人没有退后半步,只是站在原地,无限的信任被投到了张大妈身上。

呼吸间。炸弹的计时器终于定格在了00:05。没有再继续走下去。

现场没有人鼓掌,也没有人欢呼,一切仿佛是应该发生的那样,早就写好在了剧本里。张大妈掸掸手,说:好了,让公安过来处理吧。交待完了赶紧散开,有事及时通知我。

说完张大妈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把手插进兜里,离开了。没人可以从她的背影里读出些什么,其他“群众”们也对张大妈知之甚少,不想要爱情的一个人,交谈里除了工作也无其他。这种又近又远多感觉,竟然营造了些许熟悉的神秘。

当日14点58分,张大妈出现在了世茂工三商场的一楼,她脱了羽绒服换了身呢绒大衣,显得身材修长了一些,还戴了一条绿色的围巾。如果镜头可以拉近一点,观众们可以发现,她还偷偷化了妆。

“我当时第一眼看到那个炸弹,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一般的炸弹设置时间,怎么会有14:58这样的数字?其次,引线怎么会有紫、蓝、绿三色?简直绝无仅有,闻所未闻。”

“还记得三十年前,我说,比起暖色系的颜色,我更喜欢冷色系的。冷色系里,我最喜欢紫蓝绿,而紫蓝绿里,我最喜欢绿色。我说绿色不是碧玉的颜色,而是海的颜色。有时在阳光的折射下,海是绿色的,透明的绿,好美。”

“而这些,我只对你说过,只对你。所以我才敢剪下绿色的引线。那时我才明白,这不是什么恐怖袭击,而是你发给我的一条讯息。”

张大妈说完,回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就是那个当年自己爱的深入骨髓的男人,魂飞了三十年之后,再次完好无缺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男人笑笑: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是这里呢?这个时间呢?

张大妈:当年你是个大右派。这次的引线也是最右。再看看车主的名字吧,江主?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江去掉最左,主去掉中心,就是工三,世茂工三。至于时间,我刚才说了,14:58,还记得吗?

男人:不愧是我的张宝宝,你今天这条绿色围巾真好看。

张大妈:还不是你送的。

男人:你还记得戴上,说明你心里有我。

张大妈:有你没你,又有什么区别,我早习惯了。

男人:张宝宝,你别这么说,这次我回来,是想接你走。

张大妈:走?去哪里?

男人:我们坐下聊吧,站着又累又冷的。

两人来到一层的星巴克咖啡,点了咖啡以及拍照发朋友圈之后,两人继续就之前的话题交谈。

张大妈:不要说别的,为什么当年你要假死。

男人:你知道我是假死?

张大妈:当然,有什么能瞒过我的眼睛?我查到些蛛丝马迹,怀疑你是假死之后我就停了。你死不死不重要来,你瞒我,我的心就死了。

男人:瞒你也不是我想。主要是不瞒走不了,当年M18给我发了份offer……

张大妈:于是你就走了?抛下我?抛下这个国家?

男人:我……你也知道,国内右派不好活啊,我……这些年我也觉得很对不起你,I’m sorry,my fault,ok?这次回来,我也是想弥补你,带你一起走,走吧,跟我一起走吧。

张大妈:我走不了。

男人:有什么走不了的?有什么放不下的?说的好听你是情报组织的,但实际呢,有人知道你吗?到头来不还是你种树别人摘果?发给你的锦旗你敢挂出来?真的,走吧,一起。

张大妈:这些都不重要。

男人:那什么重要?我想和你一起淋伦敦的雨,游剑桥的湖,看曼彻斯特的足球比赛。这些才是重要的。走吧,一起。

张大妈:我不能接受一个死掉的人突然出现说让我跟他一起走。我今天来见你,就是想彻底死心一把,看见你,我就踏实了。我现在生活也挺好的,我爱我的祖国,最近又有了喜欢的人,你不用担心。

张大妈站起来,把围巾摘下来,递给男人。端起咖啡,转身离开了。一下头都没回。

当天晚上八点半,4708部组织了表彰会议,会议上,播放了本地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今日在朝阳区群众的举报帮助下,公安部门破获阻止了一起针对北京大众进行的汽车炸弹袭击事件……

张大妈带头鼓起了掌,其他人在张大妈的带动下,也慢慢鼓起了掌。或许北京市其他的人并不知道4708的存在,只知道朦胧的朝阳区群众。但张大妈他们自己知道,是自己为这个城市的安全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就足够了。

“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能勇敢地踏出每一步。”

掌声中,张大妈和王大爷的视线无意中对在了一起,似乎迟疑了一下,张大妈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来源:今天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