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篮天
用荒野中的野菊花
用山坡上
我自己种的罂粟花
用一根绳
在篮天上打个死结
吊上我长长的舌尖
用白云
涂抹我全身的毛孔
闷死在没有语录的矮墙边
用荒野
扒掉我全身的皮肤
刷写我十年丑陋的家史
用山溪
洗净我的阴毛
告诉妈妈
你的儿子发育了
睾丸在白雪上滑行
精液又孕育几株野花
都去哪儿了
野花
都去哪儿了
野花
夜来了吗
蓝天冻成黑色
哭我断气时的哀嚎
悲伤着的时代
托住我的阴魂
把我入殓在我的罂粟花前
阳光终于来了
带着黑纱
跪在我麦浪翻涌的坟旁
对岸
对岸
有一个叫龙的国家自己也降了半旗
……………

 

兄长叫吴非

在不想多交朋友的年龄里
上帝指着你
对我说
他是你的兄
…………

我喜极而泣

(老酒葫芦<吴非>,是80年代上海诗坛的诗歌意象鼻祖,同郁郁,阿钟,京不特等齐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