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上访十几年一点也没有进展的情况。看看同时上访的“访友”都是搏命而来,零收获。农民最怕种地没有收获。上访就是在荒地里种彩票——中国梦。

强盗就是强盗,想让强盗文明一些,“亲善”一些,向日本鬼子那样惺惺作态都已经没有可能了。

其实,想一想,文明的强盗也还是强盗啊。与之讨价还价,有意思吗?

我在做乡镇长(副的)的时候,有一个也是副的副书记告诉我:中国老百姓很善良。你拿他一条烟,再返还给他一只烟,他就很“感恩”了。现在我知道,中国老百姓连“感恩”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强盗不再返还一只烟了。而且抢的不是一条烟了。

什么都是培养起来的。中国老百姓培养的强盗已经长大了。

为人民服务——变为人民币服务——现在已经成长为:吃人民服务了。

看看我的实际案例吧:

1、陈光公款嫖娼:1997年陈光从诸城带来的妓女张莉安排在司法局卖窗帘,当时司法局免费损失房租费(店铺4间)一年就是4——5万元。这是送的嫖娼钱吧。

2、陈光公款终身保养妓女:趁我(妇联儿童部长)1998年8月我带职务读研,陈光安排张莉当妇联幼儿园工人(吃空饷,继续卖窗帘)。使张莉在每月有一个事业编制的铁饭碗。可以终生享用。妓女漂泊了。

3、陈光把妓女产业化:1999年12月陈光把偷偷在一年前顶替我公务员编制的张莉公开提拔为菏泽市统战部办公室二级科员。妓女官员化——可以与陈光一起做权力与金钱的生意了。不久张莉开房地产、汽车贸易公司等等。

4、陈光把维稳黑社会化:办坏事,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就是上访的事情了。维稳成了陈光又一大生意——有了利用黑社会的资金。公开联系黑社会杀人不眨眼了。公开雇凶害我、害曹县张印章。均被立案。没有被当场抓获的凶手无法统计。

5、陈光把司法与黑社会“有钱”结合。让法院、组织部捏造黑材料陷害访民。成菏泽市司法与黑社会结婚的亮点。打击报复上访人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6、陈光带坏公检法。当我的公务员编制被顶替之后,户口随之消失——被卖了。这就是上有所好,下必效劳。

7、陈光先后卖人事编制、再卖工厂、再卖医院、再卖人头……无法无天。把菏泽市经济、政治集中买卖。政府财政空转。杀鸡取蛋的经营菏泽市委、菏泽市政府,坏事办绝。然后买官上调连带妓女一起走人。

8、没有监督,没有接访。更没有追究。中纪委也不是真空。

结论:上访是单行道,上访是“东方求败”,上访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悲催戏剧,上访是颠覆人道的旅程。

结局篇结束语。

牛跃敏

2015年12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