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线人“舵手”真名——俞强声

金无怠至死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暴露的。根据联邦调查局的说法,1985年10月前后,那个为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提供情报的线人“舵手”叛逃到美国。
李肃:“如果‘舵手’没有离开中国,你们还会逮捕金无怠吗?”
IC·史密斯(前联邦调查局探员):“不会,不会,不会,我们会忍下来。”
李肃:“所以‘舵手’的叛逃促发了金无怠的被捕。”
IC·史密斯:“是的,是这样的。如果‘舵手’没有采取他的行动,我不知道金无怠今天会不会还健在,但是他本来可以活得很长久,不会被发现。”
李肃:“你见过‘舵手’。”
IC·史密斯:“当然。从很多方面来看,他就是一个铤而走险的人。我认为对‘舵手’这类人来说,他们做这样的事纯粹就是为了寻求刺激,为了冒险。有些人做这一行是为了复仇,还有各种各种的原因。但是还有人甚至会倒贴钱去让你找他当间谍,纯粹就是为了那种刺激。”
李肃:“你知道他是怎么被中情局招募的吗?”
IC·史密斯:“不知道。嗯……其实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李肃:“这个‘舵手’的中文名字叫俞强声?”
IC·史密斯:“没错。”
俞强声1985年叛逃前在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他的父亲俞启威上个世纪30年代在上海投身共产党,化名黄敬,是毛泽东的夫人江青的第二任情人,也是她加入共产党的介绍人,1949年后出任红色中国首任天津市市长;母亲范瑾曾担任北京市副市长、《北京日报》社长等职。俞强声叛逃后,据传因为邓朴方的力保,才使俞家屹立不倒。他的弟弟俞正声也才得以成为当今中国政坛第四号人物,官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
李肃:“你们见面时,他会讲英语吗?”
IC·史密斯: “他的英语有点生疏,但是在慢慢好起来。他非常喜好社交,很外向。在聚会上,他应该是那个可以给大家带来笑料的人。我很愿意和他在乔治城(华盛顿市的一个高档商业区)消磨一个晚上,从一家酒吧喝到另一家酒吧。我觉得那样会很有趣。他的确是一个非常外向的人。我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派对动物。也许我说的不对,但我的印象就是这样的。”
FBI:俞强声没被中国特工谋杀
大约在1990年前后,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让金无怠的好友张茂林和俞强声也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牌桌上,一位牌友介绍他认识她的先生。
张茂林:“他好像跟我讲,他好像姓张,好像说他是做生意的。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俞强声,当时我并不知道。”
之所以了解到“张先生”的真实身份,是因为牌桌上的另一位牌友给中情局做过翻译,俞强声叛逃后和中情局人员会面时,这个翻译刚好在场。
李肃:“这个俞强声长的什么样子?个子有多高?”
张茂林:“我都没什么印象了,长的普通吧,胖胖的有一点。这个人后来搬到西岸去了,本来住在Virginia(维吉尼亚州)。”
坊间有不少有关俞强声叛逃后的传闻。有人说他来到美国后受到中情局的保护,隐姓埋名,隐居下来;也有人说,他被中共特工暗杀了。
李肃:“听说他搬到加州去了,是这样吗?”
IC·史密斯:“我不能对此发表评论。”
李肃:“甚至还有人说他在南美洲被中国特工暗杀了。”
IC·史密斯:“我可以戳穿那样的说法。那不是真的。”
李肃:“直到今天仍然是这样?”
IC·史密斯:“过去几天就说不好了。(笑)我也看过那样的报道,说他在危地马拉还是什么地方。”
李肃:“没错,在海边。所以那不是真的?”
IC·史密斯:“不是。”

间谍之女:没有什么能改变对父亲的爱

金无怠的三名子女目前都居住在美国加州。金无怠来到美国之后,只有他的长女金美石曾经在金无怠和周谨予身边生活了两年。金美石不愿出现在镜头前,但她同意带我们去看看父亲的墓园。
金无怠-奥塔玛哈墓园在金美石眼中,父亲乐善好施,对于穷人格外慷慨。在路上遇到有人卖10元一副的手套,他会掏出15元给人家。金美石相信,父亲是因为看到中国人民的苦难,想要向他们伸出援手才做了他所做的这些。
金无怠就长眠在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图市的奥塔玛哈墓园里。在他的青塚之旁,安葬着他的妻子周瑾予。2011年4月,她也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
金美石说,从小到大,他们兄妹三人只知道父亲为美国政府工作,并不知道那个机构是中情局。父亲出事让所有人感到震惊,他们都觉得一定是搞错了。
尽管谈论父亲并不是家里的禁忌,但是几十年来,一家人很少触碰这个话题,并且愿意一直沉默下去。但是金美石告诉我们:我深深地尊敬、仰慕、热爱我的父亲。我喜欢我爸爸。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
(全文完)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