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议院去年底通过了《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马格尼茨基是俄罗斯律师,因揭发政府腐败出名。2008年俄政府以“逃税”为由将其逮捕。2009年11月马格尼茨基在羁押期间死于看守所,2012年12月美总统奥巴马签署了《马格尼茨基法案》,规定不得向与马格尼茨基之死及侵犯人权有关的俄罗斯公民发放美国入境签证、冻结他们的在美财产等。

前些天通过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是将2012年专门针对俄罗斯的法案扩大为面向全球,它的主要内容是禁止各国严重违反人权的官员入境美国,冻结和禁止那些官员在美国的财产交易。该法案还需众院通过和美总统签字才生效,可已经褒贬之声四起。美有参议员大呼“重大胜利”,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即总编胡锡进)则在一旁小声嘀咕“能不能最终成为法律,以及能‘管多大用’都很难说。”

2015年12月30日单仁平发题为《要管全球人权的美参院以为自己是谁》一文。文中言语轻浮狂妄,真不知自己是谁?单文讲“美国不停高喊人权,有人觉得它‘蛮可爱’,但也有很多人耳朵被它磨出了茧子,烦它了。”单先生何止是烦,简直是一听美讲人权就血压升高,手冰凉。单文讲“美国国会自我感觉极好,‘老子天下第一’,……”“看来美国主流社会对自己价值观的笃信蛮彻底的,他们认为美国的就是对的,不太在乎自己在别人的眼里是不是有些滑稽。”环报反美是其主旋律了,但这些话用在自己身上也合身。环报之流的价值观也是“笃信蛮彻底的”,不在乎自已在别人的眼里是那么的丑陋。也是“老子天下第一”,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全球独一无二呀。

美国人权外交即是以人权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将对别国人权状况的判断作为是否与其维持良好关系的重要标准,并尽力向别国推行普世价值观和宪政体制。如美首提“人权外交”的总统卡特在1977年就职演说中讲“对美国来说,最崇高和最有雄心的任务就是帮助建立一个真正的正义和和平的世界。”美国几十年来对它国侵犯人权事件以人权报告、人权对话、外交抗议、经济、人员制裁、军事压力等多种形式进行干涉。对中国更是在8964、法轮功、异议人士、民族宗教、计划生育、香港占中等各个方面表态施压。人权已成中美关系中最不合作、最对抗的领域。环报等中国官媒有五大论调对美人权外交进行反击。

(1)主权高于人权,不能干涉别国内政。在二战后,为了保证世界和平与稳定,联合国宪章写上了“不能干涉别国内政”的内容。但历史在前进,尤其是非州卢旺达的大屠杀震惊全球,发人深思。1994年卢旺达国内胡图族和图西族发生种族互杀,当时美欧准备派兵干预,但中俄以“不干涉内政”为借口,在联合国强力阻挠美国行动,致使该项人权救助行动在联合国流产。国际社会眼睁睁看着两个部族一个月内多达100万人被杀害。总结此惨痛教训,“人权高于主权”的新思维在国际社会成为主流认可。

2003年12月23日联合国大会宣布将每年的4月7日定为“反思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在联合国响亮提出“今天再谈联合国宪章,我们比以前更加意识到,其目的是保护个体的人类,而不是保护践踏他们的主权国家”“从今以后,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都无权躲在国家主权后面侵犯人权。”

(2)各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不错,但要讲清这是指各国国民通过“真普选”决定本国国策和领导人。“枪杆子里出政权”一锤“买卖”定终身是专制者的选择。

(3)人权外交只讲政治权利不讲发展国家的生存权、发展权。生存权、发展权和政治人权密不可分存于一体。政治权就是国民要将生存权、发展权放在自己手中,而不任人摆布。

(4)美国自己人权问题多多,不要内外双重标准。美国人权问题谁抨击的最多,分析的最深刻,是美国人自己。任何国家都会存在侵犯人权的现象,但美国等民主国家比不民主国,在防范这种现象时多了多党大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等多道“防火墙”.“你也有毛病就不能说我有毛病”这是错者以攻为守的法宝。

(5)美国人权外交是为其霸权主义服务。美国是世界人权警察,但常识告诉我们,没有警察的社会比有会犯错警察的社会还坏。幸亏世界有个美国,否则任专制者、恐怖组织横行,各路枭雄混战,那才是世界的“末日”.美国为其“人权外交”付出了多少纳税人的金钱和生命,这是一种担当。

共产主义者也是有“人权外交”传统的。从“共产国际”建中国支部到苏社会主义阵营,到毛的世界革命,到现今的“中国模式”.不同的人权观在各国之间的博奕会以各种形式表现,树欲静而风不止。

北京 查建国 1月6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